日本大法弟子:我被香港政府無理拒絕入境的經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7月3日】我是28日乘坐美國西北航空公司的航班於晚間10:30抵達香港,到我辦理入境手續時,入境處的工作人員拿著我的護照按著電腦看著,大約有一分鐘的時間,他低了一下頭無奈地對他旁邊的工作人員說:又一個!那聲音像在喉頭裏發出的,我是隱隱約約聽到的。我一直祥和地看著他,可他卻沒有勇氣面對我,也沒有和我說一句話,而是無奈地兩次回頭看了看他身後邊大約4、5米外的一群機場警察,大約十幾二十名,在我還沒有完全反應過來時候,因為我壓根都沒有想過我不能入境,馬上3名警察走過來問我:「你們多少人一起來的」,「你的朋友呢?」我不加思索地回答:「我的朋友過去了」。然後他們要求我跟他們走,我拒絕,並問:「為甚麼?」他們不回答,而是說:「你跟我們走啦。」我說:「為甚麼要跟你們走,出口在那頭呢!」他們回答說:「我們領導要找你說話。」

就這樣我被帶到一間大屋子裏,時間是23:25分,進去才知道這裏已經扣留了我們十幾名大法弟子,其中台灣11人、澳洲2人還有我們日本另一名大法弟子。很顯然他們事先備有一份名單,我們幾人交流了一下,決定儘快把我們的消息向外界公布,於是我向移民局提出我要給朋友打電話。他們讓我等一等。這時他們把我們15名學員分成兩組,我和9名台灣學員被帶到另一個房間去了,我們日本另一名學員和澳洲2名、台灣2名學員留在原處。十分鐘過去了,我再次提出要求說:「你們甚麼理由也沒說就把我們帶到這裏來,我朋友還不知道,還在等著我呢!」警察說打電話可以,但要把電話號碼交給他們,我回答說:「給朋友打電話是我的自由,我為甚麼要給你電話號碼」,我拒絕了他們的要求。警察沒有堅持,只是說這是他們的工作。我告訴警察:「沒有任何理由就把我們15個人帶到這,是你們不對!」看我堂堂正正說得他們也回答不了,就這樣我打電話把我們的情況告訴香港大法學會簡先生,簡先生問我他們以甚麼理由扣留你們,我看著身邊的十幾位警察和幾位入境處的工作人員,回答說:「到現在為止,他們全部幾十人,包括二十幾名警察和十幾名工作人員沒有一個人能告訴扣留我們的理由,其中被扣押者包括一名一個月半的嬰兒和一名9歲的小弟子。」警察和入境處人員聽了,無可奈何,誰都不說話。

通過電話後,我們正面洪法,告訴他們法輪大法按照真善忍教我們從善,教我們做好人,全世界現在50多個國家的人民都在學法輪大法,法輪大法講真善忍,每到一處都受到歡迎,生命需要真善忍,沒有像香港這樣對待我們的,江xx迫害法輪功是受到世界各國的譴責的,我們不希望看到一國兩制的香港成為第二個中國,你們自己也不希望這樣。警察和入境處人員都靜靜地聽著,但都不搭話。

這時已是夜裏1點多了,台灣學員的小嬰兒餓了,我說這嬰兒和我們一起被關在這已兩個多小時了,不管怎麼說你們必須把小嬰兒和母親無條件放出去。他們還不說話。我嚴肅地說,剛才你們也聽到我的電話了,明天世界媒體都會譴責你們這種無人道的行為的,香港人民也會指責你們的。到那時你的上司怪罪下來,你負不起這個責任,你們必須立即報告你的上司,這裏有一名一個半月的嬰兒!聽我說的嚴肅,他們感到問題的嚴重,馬上報告上司,並回答我說,我們已報告了。

嬰兒的母親因肚子餓了也沒有辦法餵奶。她建議我們一起煉功吧,於是我們全體開始煉功,在煉功的同時,兩位台灣學員向警察們介紹法輪功功法特點。當我們煉到第二套功法時,我睜開眼睛一看,哇,進來了好多警察,他們靜悄悄地進來,看著我們煉功,可能是聽說我們煉功,那邊大屋子裏的警察也過來了。椅子坐滿了,就站著看,靜靜的,整個場只有煉功音樂和我們大家不時地向警察洪法,說明真相的聲音。大家都感受到了強大的能量場,當煉到第三套功法時,我整個身體感到都要浮起來似的。整個場祥和慈悲,這時有學員說,你們都看到和感受到了這功法的祥和,如果你們願意學的話,我們可以教你們煉功。有些警察笑了。當我們煉到第四套功法時,入境處的主管人員進來了。當他告訴我們處理的結果是決定不給我們入境時。我說為甚麼?他說香港不歡迎你們。我馬上說這話是你說的?你將為你的話負責任的。他馬上說「不是我說的,是我的上司說的。」我說通過這幾個小時,還有剛才你們也看了我們的功法,你們都感受到了我們的祥和與善,你們作出這樣的決定是錯誤的,我們要求入境。他說有話明天向他們領導說,而他只是執行者。夜裏2點多,我們在警察指定的一個房間,大家一起學了師父的「在2002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及師父的新經文,然後背「論語」,整點發正念。

早上7點一過,入境處的工作人員叫醒我,說領導要跟你說話。等我收拾好後,他們卻要我把行李帶上說是要先檢查我的行李。我一聽嚴厲地對他們說你們太過份了。昨天夜裏2點多你們把我們的行李一件件翻個遍檢查,現在才過去4個小時又要檢查行李,你們這是幹甚麼啊!把我們這群祥和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當做犯人一樣對待,上廁所你們跟著,睡覺你們也守著,沒有任何理由不給入境扣留我們在這。我指著全屋子的十幾名警察說,你們知道法輪功是好的,從這十幾個小時的接觸中你們也感受到了我們的善,也知道我們是好人。當你們的領導做出錯誤的決定時,你們沒有一個人說一句公道話,你們明知道江XX迫害法輪功是錯誤的,卻在繼續執行錯誤的決定。你們得說話啊!一個晚上你們幾十人沒一個人說一句話,做人不能麻木到這種程度。警察們一個個低下了頭,而我的心在悲哀在哭泣!這時他們的上司無聲地示意他們到門外的走廊裏站著。我說你們得堂堂正正地做人!善惡要分明!要從善啊!善惡是有報的。

一直到他們讓我在拒絕入境書上簽字。我拒絕了。

一直到他們讓我離境,我拒絕。他們要動手,我請他們不要動我。這時我腦海中不斷地浮現師尊的洪大慈悲!我不能看著他們再做錯事害自己,我不停地跟他們洪法講真相。我告訴警察6月25日你們用布袋把一名68歲的美籍法輪功學員抬著扔到飛機上,你們知道你們在做甚麼事嗎?修煉自古就有,如果你們還不懂得甚麼是修煉的話,你們可以回去翻一翻辭海,你們敢這樣對待修煉人,你們知道你們在造孽嗎?說你們時你們卻說是領導叫幹的,難道江XX叫你們殺人你們也殺人嗎?殺人是要償命的。

也許是看我一直說個不停,入境處的一名工作人員用香港話對我身邊的另一名工作人員說你也說一點香港的新聞給她聽聽。我身邊的這位不作聲,當作沒聽到。我接著他們的話說,要想聽新聞,我來給你們說。於是我把冰島人民是怎樣地支持法輪功,反對冰島政府做出的錯誤決定等等告訴他們。

香港此行,讓人感到香港的前程是那麼令人擔憂。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