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警員與澳洲學員振臂同呼法輪大法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7月1日】6月29日下午5點半鐘,我乘坐澳航Qantas 127號航班到達香港。在機場海關,我被以「安全」的理由拒絕入境。並給我一張「拒予入境通知書」讓我簽名,我不簽,提出要見澳大利亞駐香港領事的要求。警方同意我的要求,我給領事Ms. Louise Snith打電話,但已是下班時間,無人接聽。於是我又給澳洲坎培拉的澳大利亞公民海外緊急事務中心打電話,將我在香港機場海關無任何證件及手續不符,被以「安全」的理由拒絕入境之事告知該工作人員,他同意立刻給澳洲駐香港領事館聯繫,讓我等香港方面領事館的電話。

在等電話的過程中,來了一幫警員,說飛機要起飛了,必須趕快離開。我堅持讓對方說出甚麼原因拒絕我入境,他們說不出來。接著他們便強行將我送上飛機。拿來很大一塊布,男、女警員10餘人將我用布包裹起來,往機艙上抬。一個人拿著小型錄像機一刻不停地跟著錄像。我高聲喊著「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李洪志師父清白!」、「還法輪大法清白!」我唱起了《法輪大法好》的歌;我開始對所有警員、保安不停地講清真相。

我大聲說:「香港人民是好的,香港警員是好的,香港警員這樣做,是迫於江澤民的淫威,是受江澤民對法輪功的誣蔑造謠、欺騙宣傳毒害所致。善惡有報是天理,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時候一到,一切全報。無論是身居高位者,還是普通市民,誰都躲不脫這一天理。對法輪大法好的一念,善待法輪功學員,會得福報;跟著江澤民的謊言跑,為江賣命者,會遭惡報。那些做了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壞事的中國警察,出門就撞了汽車,遭車禍身亡,得絕症,遭惡報者,都是你們已經知道的不爭的事實。」

我心中只想把更多真相告訴他們,一口氣地說:「中國的頻繁的天災人禍已經在警示人們。今年中國的大洪水,剛一進入災季,便有19個省市受到嚴重的損害,已有750人死亡,還有300人失蹤,相信也已身亡。比1998年的特大洪災,全國10個省份受損更顯嚴重。這一切絕非偶然。我相信香港人民和警員會作出明智的選擇,支持真理,明辨正邪。」

我說:「江澤民給香港人民帶來的災難,也是一言難盡。香港回歸『五十年不變』,實則才不到五年,就已全變。今天的這一幕,便是對其祝香港回歸五週年,『五十年不變』的絕妙寫照和諷刺。不到五年的時間,自由、民主、繁榮的香港便已變得如此恐怖、黑暗,民主、自由早已被束之高閣;經濟出現倒退,公務員全面裁員減薪,歷史上幾乎沒有失業率的香港,現在失業率已達最高,民不聊生;這次江澤民要來香港,給香港帶來的不是暴熱,就是暴雨,香港人民又跟著遭殃倒楣了。誰願意給這樣禍國殃民的邪惡賣命?!」

我義正詞嚴地說:「我相信香港人民、香港警員會作出自己的選擇的。你們要好自為之,為自己的將來負責,為香港的未來負責。法輪功學員來到香港,是要把真相告訴香港人民,是要救度香港人民,是慈悲,是要把法輪大法的美好帶給香港人民。我相信,香港人民、警員都會認真思考,善待法輪功學員,抵制邪惡的江澤民。」

此時,警員們已抬不動了,個個累的滿臉通紅,氣喘吁吁,儘管這些男、女警員們不停的換人。有個男警員說:「怎麼這麼重?」他們不得不放下我,告訴我,只要我配合他們,他們便讓我自己走上飛機,但可以看出,他們都已明顯被打動了。一個女警員眼裏含著淚珠,蹲在我頭部一側喘著粗氣。我繼續一刻不停地講著。他們把裹著我的布拉開,讓我自己走。本來兩名女警員一邊一人拉著我的手,是防備我的抗拒反應的,不知甚麼時候,已變成了緊緊拽著我的手,不約而同抬起我的雙臂,並儘量舉得高高的,同我一起邊走邊高喊:「法輪大法好!」其他警員也都跟著喊起來「法輪大法好!」、「好!好!好!」整個飛機通道到處迴響著,我和警員們振臂齊喊「法輪大法好!」最後,連迎接我的飛機的負責人及乘務員也都跟著喊著,笑著,點著頭,拍著手。整個場如此的祥和、歡愉。這時,我看見那個像頭目模樣的「男警員」滿臉尷尬,一幅難言的哭相。

最後,男女警員們都興奮地和我握手告別,從那些支持的面容、理解和渴求的眼神,我彷彿聽見了她們心底真正的吶喊「法輪大法,我們支持你!」、「法輪大法好,香港人福氣了。」

9點45分,我搭乘Qantas 128班機,離開香港,於次晨抵返澳洲悉尼。我為那些在江澤民保安錄像機鏡頭直視下,敢於振臂高呼、敢於放聲高喊「法輪大法好!」的香港入境事務處警員們祝福。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