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母親的遭遇使我同情每一個法輪功學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6月13日】我的母親是從九七年開始練習法輪功的。練功後的她看起來比以前開朗多了。她不但每天練功,還熟讀有關書籍,並且反覆聆聽成套的錄音帶。記得她很用功,把《轉法輪》讀了一遍又一遍,她跟我講她已經讀了上百遍了,有的段落已經可以背下來了。她還曾經送過我一本《轉法輪》,希望我也成為法輪功學員。由於我當時工作太忙,年輕又沒有恆心,所以沒有仔細讀。

誰知九九年的夏天,突然有一天法輪功竟然被禁止了。我還記得那一天電視裏反覆播放著由播音員宣讀的公告,緊張的氣氛使我這個黑五類的後代立刻意識到XX黨的獨裁者為了維護獨裁統治又在搞一場全國性的運動,我預感到他們不會放過每一個法輪功學員包括我母親。

從那天開始我母親就被工作單位的領導、街道的積極分子和派出所的警察們輪流「談心」。開始的時候我母親象徵性地交了兩本書(其實不該向邪惡妥協),沒想到他們還是沒放過她,追問她是否還有沒交出來的。在以前的多次運動中,我母親曾經有過不止一次被抄家的經歷,無奈的她只好把剩下的書和錄音帶也交了出來。但他們還是不死心,繼續向她施壓。我感受到幾經運動的母親心靈和精神上承受的巨大壓力。我深知母親是個倔強的人,深信她在默默的捍衛著自己的信仰與自由。雖然我不是法輪功學員,但是我通過我母親的遭遇我同情每一個法輪功學員。

令我氣憤的是,已將近三年了,警察還是隔三差五的突然出現在我家,打著關心的幌子來監視我母親的一舉一動。更可怕的是那些居民委員會的積極分子們,她們就住在周圍,隨時隨地窺視著。我的家在這場運動中又一次成為被監視對像,我的親人在這場運動中又一次成為「被改造對像」。我相信除了我還有許多中國人都已經熟悉共產黨的一貫作風:為了維護獨裁統治地位,他們可以不擇手段剝奪百姓的各種權利。我堅信像我們這樣被壓抑的中國人們總會有一天能夠得到真正的自由,人權得到尊重的那天。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6/20/23301.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