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髮母親的呼喚:救救我的兒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1月19日】我是蘭州大法弟子楊學貴的母親。我的兒子因為堅決不願放棄他至高無上的法輪功信仰,忍痛拋妻別子,長期流落在外,於今年9月被公安綁架。市公安局一處讓學貴出賣同修,他一言不發,只輕蔑地搖頭。惡警們獸性大發,用各種慘無人道的酷刑折磨他。兒子被打得體無完膚,眼睛被用拳頭搗成青紫。這些衣冠禽獸們還把學貴的兩手背銬,把小腿扳過來壓在大腿下面,然後腳腕和凳子銬在一起,幾天幾夜就這樣銬著……聽到這些,我心如刀絞。作為母親,我的每一根神經都在顫慄。我反問自己:兒子是壞人嗎?他應該受如此殘酷的刑罰嗎?不!學貴36年的人生經歷都在我眼前,歷歷在目……

兒時的事就不說了。82年兒子光榮地參了軍,85年正趕上國家有難。他義無反顧地報名,要到老山前線去打仗。我心疼他,不同意。兒子說:「沒有國家那有小家?我是父母生的,別人就不是父母生的嗎?」聽到這話,我流淚了。整整二年啊,我每天流著淚坐在電視機前,希望能看到槍林彈雨中兒子的身影。那時候,兒子被稱作「新時代最可愛的人」。

87年,兒子終於從前線回來了,分配在蘭州市第二人民醫院總務科工作。新生活開始不久的94年,學貴得了嚴重的肝病。他所在的醫院盡了最大的努力,病卻不見起色。我們自己又想盡了一切能想到的辦法,也無濟於事。到最後債台高築,全家人向隅而泣。學貴自己萬念俱灰,偷偷地準備了安眠藥打算自殺。就在這近乎絕望的時候,1995年10月,一個難忘的日子,我們得到了寶書《轉法輪》!兒子如飢似渴地看書,忘了人間的一切苦惱。僅僅過了半個月,他身上發生了巨大的變化:病痛消失,能吃能睡能幹活。不久,他紅光滿面、精神抖擻地上班去了。從此以後,兒子不抽煙、不喝酒、不打麻將、不佔公家一絲一毫便宜。那時候,同事們稱他是「新生的楊學貴」。

今年6月,學貴他爸出了車禍,右腳被壓傷了。兒子在外聽說後,捎話回來:「我爸是炊事員,殺生太多,這是還了一大債。」又說:「不要給對方講過分的條件,不要訛人家,訛了對自己不好。」我們按照兒子的意見做了,肇事方十分感動。當他知道我們是在按照煉法輪功的兒子的吩咐做時,驚喜地說:「法輪功真好!謝謝李大師……。」

但是,曾幾何時,在「人權惡棍」江澤民標榜「現在是中國歷史上人權最好時期」的今天,我的兒子卻由「新時代最可愛的人」一下子變成了被在全省通緝的「逃犯」。法輪大法給了第二條命,被大家稱之為「新生的楊學貴」的人,現在卻身陷魔窟。兒子被迫失去了工作,在外顛沛流離,沒有一分錢收入。當年為治病欠下的債至今重負在身,家徒四壁。就在這樣艱難困苦的境遇裏,他考慮的還是別人,在他父親遇車禍的事上,反覆叮嚀我們:「不要給對方講過分的條件,不要訛人家……。」在道德淪喪、物慾橫流的今天,這是怎樣的博大胸懷,怎樣的大善大忍呀!也只有李洪志老師教導出來的大法修煉者才會有這樣無邊的慈悲!而當前這個鬼獸遍地的環境卻容不得他,等待他的是鐵窗和鐐銬……。

我沒有修煉法輪功,大法的法理也不明白多少。但是,作為母親,我知道我的兒子冤枉。他只是感激救了他命的李老師和法輪大法,願意按他師父的教導去做一個比好人還好的人,並且把法輪功的真相告訴被矇騙的世人。他沒有錯,更沒有罪,有罪的是迫害他的人。歷史會證明這一切。

面對中國國家恐怖主義的迫害我放聲呼籲:全世界主持正義的母親們,請關注我的兒子楊學貴的遭遇,他冤枉啊!救救我的兒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