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沒有能奪去她的生命,難道要勞教奪去嗎?

——呼籲社會各界營救我女兒王利的生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8月24日】 我女兒王利,今年31歲,武漢市人,大專畢業。因修煉法輪大法,被關押在武漢市何灣勞教所近5個月,現生命處於危險狀態。我們呼籲社會各界救救我女兒王利的生命。

1987年我女兒因患癌症在武漢市同濟醫院進行了10次化療,並進行了兩次手術。後雖然撿回了一條命,但從此體弱多病,三天有兩天要去醫院看病。為了治病,為了活下去,到處投醫問藥,也曾練過其它氣功,但效果不好。在痛苦絕望中靠吃藥來維持生命。此時我們家已無能力支付繁重的醫療費用,給本人和家庭造成了沉重負擔。

1993年3月,我女兒王利開始修煉法輪功。在不太長的時間裏,病情有所好轉,身體也逐漸恢復。我們全家都看到了希望。從此她按功法要求認真修煉,從做好人開始,修心養性,慈悲為懷,善待一切,不斷放棄常人的一切執著追求和慾望,心志也恢復了正常,性格也開朗了。身體好了,人也長胖了,能外出打工上班,全家都高興。這一切對我女兒、對我們這個家庭、對社會都是有益的。

1999年7月政府取締了法輪功。她於同年7月24日去了北京,本著相信政府,抱著善意去向中央反映自己由於修煉法輪功所受的益處,身心所發生的巨大變化。未達上訪目的,於1999年9月初被公安部門抓回武漢。到2000年3月,在近5個月中,每當政府有關部門來詢問和"幫教"時,王利都善意地向有關部門說明她修煉法輪功後身心的變化。但政府有關部門中的個別人在對待我女兒王利的問題上不實事求是,於今年3月對我女兒王利下了實行勞動教養的通知書。把她相信政府、善意地去上訪說成是與政府對抗。把有關部門來詢問時,我女兒實事求是地說明修煉的一些情況和自己身心的變化,也說成是有意對抗,如此等等。我女兒王利於今年3月被強制送到何灣勞教所。

我女兒王利在何灣勞教所的近5個月中,遭受了極端非人的待遇,吃不飽,每天勞動時間平均達18小時左右,在剩下的6小時中還要完成規定的教育內容。據我女兒王利等人講,早上給一碗米湯,認真觀看能看見碗中有數顆飯粒。中午和晚上每人一兩左右米飯,再加一碗鹽開水,偶爾碗中有幾片青菜葉子。每月規定家屬只能去見一次面,每次不能超過10分鐘。家屬所帶吃的食物必須在規定時間內吃,吃不完也不准帶到宿舍。我女兒王利每次都對我們說實在餓得不行了。據說,她們每天勞動時間最少為14小時以上,往往完不成任務只好再加班。每月總有那麼幾天要勞動24小時。往往每天勞動完後,大熱天也無力洗漱就睡著了。其慘痛殘忍使人難以目睹。

我女兒王利由於近5個月的勞累,體重由原來的85斤降到現在最多只有60斤,全身骨瘦如柴,形似骷髏。凡是去何灣勞教所看過的家屬,出來後心情都非常沉重,也都提出一個問題:這就是勞動教育嗎?法制、人權國家,法制何在?我女兒王利不參與政治,不干涉國事,就因為修煉了法輪功,實事求是地向有關部門說明修煉的一些情況,就要遭到如此勞教,人的生存權何在?!講正氣,如此勞教正氣何在?!我女兒王利現在還能堅持幾天我們不得而知,為此我們呼籲社會各界善良的人們營救王利。癌症沒有能奪去她的生命,難道要勞教奪去她的生命嗎?真理何在!正義何存!!

國家希望穩定繁榮,人民希望幸福安康,這是國策、人心。

"兼聽則明,偏聽則暗",本著實事求是對待一切,傾聽群眾的聲音,才會有穩定,才會有國家興旺發達,人民安定富裕。如此勞教能使人心服嗎?會達到社會穩定嗎?對修煉者消除誤會吧!承認法輪功對國家、對人民會有極大好處這一事實吧!救救我們的女兒,放了她吧!!

王利的父母 2000年8月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