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會洗腦中心的野蠻折磨無法動搖我的正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5月10日】我是石家莊市的大法弟子,因堅修大法,遭迫害,被迫流離失所。2002年2月13日(正月初二),我和愛人帶著9歲的兒子去岳父家,返回途中被蓄謀已久的本單位惡人綁架。當時大約有6、7個人(都是本單位石鐵機務段職工)直接參與作案,另有一人自稱是被請來的警察,為綁架支撐臉面。(事後得知還有一夥人在別處蹲坑守候,伺機犯罪)。當晚,就被強制送省會洗腦中心。在這裏,我遭受了兩個半月的非人折磨迫害,親眼見證了洗腦的真實面目。在師尊的加持下,我承受住了各種折磨,挫敗了強迫洗腦的陰謀,並於4月27日,堂堂正正走了出來。在此,我要把兩個半月的親身經歷寫出來,用事實擦亮世人的雙眸。

魔鬼畫皮---「法制教育」中心

所謂的「法制教育中心」,地址在石家莊市北城街,這裏原是市勞教所的三大隊,也就是過去的監獄,高牆深院,鐵門緊鎖,門口內外遍布攝像監視器。院內有南北兩座樓,被綁架的大法弟子都被關押在北樓,北樓所有的窗戶都用鐵網密封,唯一的樓門24小時門衛值班。每個大法弟子還專設2名「陪教」進行全天候監控(被迫妥協的減為1名)。如今這個所謂的「法制教育中心」成了專門用於迫害大法弟子的基地,每天都上演著難為外人所知的人間慘劇,空氣中瀰漫著陰森的恐怖使這裏成了地地道道的魔窟。這裏目前還劫持著大約20多名從各單位被綁架的大法弟子,其中大法弟子姜帆(男,29歲,華藥職工),因堅修大法已被非法關押4個多月,目前仍在遭受迫害。

初露猙獰──連續十天不許睡覺

剛一進去,被邪惡控制的人們以偽善的面目出現,一些叛徒還說這裏挺好。面對非法剝奪人身自由的無理拘押,甚至企圖剝奪公民的自由信仰和獨立思想,我全面不配合對我的迫害,既不理睬也不去談話室。兩天後邪惡之徒終於按捺不住,撕下了偽善的面紗,把我推到談話室,並被告知,不許回宿舍,不許睡覺──一連十天。十天中,一撥一撥的小丑們輪流粉墨登場,極力灌輸無恥的謊言,威逼利誘,企圖在你身心俱瘁神智不清之際,誤導你自欺欺人順水推舟的叛變,逼你承認迫害有理,逼你向魔鬼出賣靈魂,逼你寫出謗師謗法的「四書」。期間市「610辦」的一名叫孔繁運的警察威脅說:再不轉化就送勞教,在那邊一樣轉化,勞教到期再不轉化還送回這裏,來回送,不轉化甭想出去,絕食出去根本不可能。而且惡狠狠地說:也甭想著平反,就算平反了,我也不幹,先把你弄死,你也出不去。

從進去之後我就一直絕食抗議,暴徒們自稱「對生命負責的人道灌食」實際上是殘酷的迫害,用很粗很長的管子強行插進胃裏,令人痛苦不堪,它們把這當成了治人的手段,灌食的奶中加入了大量的鹽。每次的灌食都像從地獄裏走了一趟(我從前抗議看守所的非法關押也曾絕食遭灌,可絕對沒有這裏邪惡)。每次灌很多,天天灌,我曾三次絕食抗議非人的迫害但都被迫中斷。第十天,孔犯叫人拿來了一張塑封的書本大小的師父法像,惡言毀謗,極盡邪惡污辱之能事,然後幾個人強行摁著我去踩、坐法像,我奮力反抗,它們見難以得逞又向我懷裏塞,我順勢把法像抱在了懷裏,之後尋機藏了起來。

圖窮匕現──連續十五天不許睡覺

連續十天的摧殘邪惡一無所獲。自欺欺人的鬼話矇蔽不了我,相反卻讓我認清了邪惡的醜陋與詭辯的荒唐後,我的正念正信更為堅不可摧。歹徒們見我還不轉化,這時,氣燄囂張的邪惡暫時平靜下來,也讓我稍作休息。僅僅過了兩天,更為殘酷的新一輪迫害開始了。歹徒們安排了幾個最為陰毒的背叛了「真、善、忍」、失去了靈魂的叛徒24小時輪番「做工作」,不許片刻休閒,只要你一閉眼,它們馬上過來扒眼皮、戳眼珠,甚至賣力到吃飯時湊在你身邊眼盯著你的眼睛監督。這一次持續了十五天,期間每天24小時圍著你灌輸荒唐的言論,同時還不間斷的進行身體上的侵害。不讓睡覺是他們的主要手段(實際上非常殘忍,據說普通人長期不給睡覺,讓幹甚麼你就會幹甚麼),為了不讓我睡覺,幾個惡徒採取各種辦法,打腦門,錘大腿,擰耳朵,扒眼皮,順手抄起甚麼東西劈頭就砸……,有一個最邪惡的叛徒趙聚勇,人性全無地摳眼睛、彈眼球,讓你覺得痛苦難當生不如死。後幾天看我實在熬不住了,就讓我在屋裏來回走,有兩次走著走著就睡著了,有時頭撞在了牆上,有時撞到了門上頭上撞出了個大包。而且出現了常人所說的幻覺,眼睛看東西也不正常了。最後一天晚上已經坐不住了,坐在凳子(為了不讓我有片刻休息,不讓坐有靠背的椅子)上不斷地摔倒,每次都被強行拉起扶著再坐下。邪惡的極度瘋狂動搖不了大法弟子的金剛之志,歹徒們的陰謀再度以破產告終。

十五天後,精疲力竭的邪惡之徒失去了信心,一般「助教」不再來值班,換由誤入歧途者來值班,兩個小時一班,每班最少兩人,原則上還是不讓睡覺,有時碰上不忍心過份折磨我的誤入歧途者,會讓我靠在椅子上睡一小會兒。此後每天24小時被強迫看誹謗大法的錄像、光盤反覆播放,由於長期坐立,腿和腳都浮腫了起來,尤其腳腫得很厲害。

精神折磨--看看邪惡之徒如何炮製「四書」

第二輪強暴洗腦期間除了不讓睡覺外,邪惡之徒還採取了極其卑鄙的攻心伎倆,強制「寫」四書。第一次還是姓孔的惡警帶了一夥保衛人員,把我按在椅子上坐住,用圓桌頂住前胸,這時,有的摁肩膀,有的勒脖子,有的扭左臂,有的抓右臂,並使勁掐住不許我反抗,孔惡過來掰開右手把一支筆硬塞到我的指縫間,然後它雙手用力攥住我的右手開始在紙上七扭八斜的寫字,我全力抵制,它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寫」完了所謂的「一書」,又抓著我的手強制按了指紋印,之後它們得意洋洋的炫耀:你看你已經寫了。這次我的右臂肌肉被拉扯掐傷,疼了好長時間。如出一轍,此後又有過第二次和第三次,均以趙聚勇為首的幾個男「助教」行惡。關於趙聚勇,明慧網上早有判決,此惡乃是邪悟後的「猶大」(其實連猶大都不如,猶大還知道後悔,可是這個叛徒卻毫無廉恥),魔變後靈魂喪失、人性全無,異常惡毒,殘酷迫害大法弟子遠甚於一般惡警,可以說是我所遇到的最邪惡的「毒瘤」,摧殘大法弟子身體毫不忌諱後果,兇惡的表情很難讓人把它視作人的同類(失去靈魂的叛徒怎麼還會是人呢?)它抓住我的手,見我全力反抗寫不下去,就惡狠狠地把我的手往桌子沿、椅子靠背上猛磕,我的手疼得象骨頭散架了一樣,造成硬傷疼了好些天。它們這樣幹了兩次。

還有一天,一個名叫劉力輝的男「助教」叫來了幾個邪惡「助教」楊傑、邢蕭、李明等把我按在椅子上灌酒,一個姓崔的女「教師」(50歲左右,據說是這裏最「善良」最「好」的「教師」)也跑來助虐,我奮力掙扎,半茶缸白酒大多順著脖子流了我一身。姓崔的還在茶缸裏兌了些水澆在我頭上。它們獰笑著,告訴我以後還要經常這樣做。它們還經常故意抽煙吐在我臉上熏我,妄圖以此動搖我的信念。為了達到它們邪惡的目的,「助教」們絞盡腦汁,極盡各種邪惡手段實施人身摧殘和心理攻擊,侮辱和謾罵成了家常便飯,嚴酷限制起碼的人身自由(比如為了防止堅定的大法弟子見面互相鼓勵,去廁所前,有人先去「偵察」一番,確認無人才允許專人陪伴去廁所),被迫害期間不許親人探視,不許送衣物等生活用品。

良知泯滅──走向深淵的迷失生命

許多被綁架來的學員不堪折磨,在神智不清之際接受了邪悟洗腦,叛變後無法面對自我,竭力使自己相信這些荒誕可笑的謬論,自欺欺人,不敢想自己錯了。

令人痛心的是,有的人已經良知盡失,把靈魂賣給魔鬼,變成了麻木自私甚至惡毒的生命。在這裏我見到的王博、楊傑、邢蕭、楊凱亮、劉力輝、王桂蘭、吳永新等都在自己迷失後再去欺騙過去的功友。

更有邪惡者如趙聚勇,已是人性全無。其人是「助教」的頭兒,沒有專職的任務,卻每次迫害「身先士卒」樂此不疲,每次灌食都搶在前面,對於堅定的大法弟子,出手就打,不計後果。有一次,在多人圍攻我之時,它過來順手拿起一根筷子就往我身上猛戳,邢蕭見其專挑腹部等軟部位戳,怕出問題,就叫其紮胸、肋等,筷子戳斷了還不停手;它還隨手抄起一根電視機天線連線,對折後抓住中間,用帶鐵的一頭抽打我的腦袋,直到臉被打破,流出了鮮血;我的耳朵屢次被它擰、掐,後來左耳一度潰爛流膿;一次見我穿的是步鞋,就用它的皮鞋後跟用力踩碾我的腳趾,我的腳疼了好久;有一次又來擰耳朵,我用手一擋,它突然抓住我的一根手指用力後掰,然後用手戳眼睛,躲閃中還是戳進了眼角。這時還不罷休,又用書角砸向眼睛,我雖閉上了眼睛,但眼皮被打破。此惡徒為虎作倀,作惡不計後果,怎麼對人傷害大怎麼幹,深得洗腦中心的「器重」。據悉其人是被石家莊勞教所送到北京團河暴力洗腦的,也曾經受盡凌虐迫害,魔變後反過來把這一切瘋狂地向大法弟子報復發洩。

作為本單位派來的所謂「陪教」的表現更是凸顯末劫後世的人性迷失與世態炎涼,他們都是原來的同事,被委派到這裏後也成了邪惡的幫兇,由於我堅定正念不妥協,他們被脅迫加大力度監控,被威脅承擔連帶責任,還經常參加一些開會研究如何採取新辦法迫害我,緊張的「工作」令他們疲憊不堪,卻善惡不辨把一腔怨恨加到了我的頭上,認為是我堅強不屈給他們帶來的麻煩,這時許多人認定如果我不屈服,就永遠不可能出去了,如果我屈服了,就只能會「感謝」他們的「幫教」。在洗腦中心的授意下,落井下石的心理使得他們也學會了打罵、污辱、不許睡覺等,泯滅自己良知的同時滑向了毀滅的深淵。

※※※※※※※※※※※※※※※※※※※※※

如此恐怖的法西斯集中營卻能被央視焦點謊談粉飾為王博一家「幸福地團圓」之所,這裏常有外地參觀者前來,甚至中央「610」也把這裏樹為「典範」。「一個政府被利用來耍流氓,這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情。」(《導航》--在2001年加拿大法會上講法)直到目前,這裏的邪惡還在上演,已有至少150多名法輪功學員曾在這裏遭受迫害,洗腦中心目前還劫持著20多名大法學員,綁架還在繼續,幾天前又剛剛抓來了兩名年輕的大法女學員進行迫害,以趙聚勇為首的歹徒不用醫生,自行動手強施灌食。大法弟子姜帆直接從單位被綁架至此已被非法關押了4個多月,因不屈服還曾一度被送到勞教所加大迫害,「強制改變不了人心」,殘酷的迫害不能動搖真正的大法修煉者,邪惡的黔驢之技只能表現其毀滅前的邪惡與瘋狂。呼籲一切正義之士伸出援手,制止這場邪惡對善良的迫害,還人間公道,正天理人心。

河北省洗腦中心電話:7792624轉8012、7792624轉8013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