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武昌區「洗腦班」 的邪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0月19日】一、強盜邏輯

學員親友看望時,「洗腦班」的邪惡之徒總是栽贓陷害,誣蔑學員不要親情,不顧親人痛苦,理由是:親人苦勸其寫「保證書」,學員毫不動心。一學員憤然揭露:「我家老伴在家摔斷了腿,無人照看,你們不放我回家照顧病人,反倒說我不要親情,不顧親情死活,真是強盜邏輯!」

二、一目了然

一日「洗腦班」開大會,為阻止學員交流,邪惡之徒們安排學員與洗腦人員隔著坐,某學員一眼望去,便可分辯誰是學員,在旁的洗腦人員問何故,該學員笑語:「煉法輪功者,雖長期關押,飽受折磨,然皮膚細膩,白裏透紅,一身正氣,祥和慈悲;做邪惡幫兇者,雖養尊處優,頤指氣使,橫行霸道,然臉色泛黑,成臘黃無血氣,利慾熏心,煙酒傷身,傷天害理,神氣猥瑣。兩者混坐一處。如黑白分明,豈有不識之理?」 洗腦人員默然。

三、防汛指揮部變成非法監獄

武昌區以建防汛指揮部名義從財政撥款400萬,修監獄式的「洗腦班」基地,周圍高牆電網,今年6月正式啟用,以人民的血汗錢,盜用防汛的名義,修建執政黨殘害無辜百姓的「整人」基地,日後法正人間,當為罪證,被世人切齒痛罵。

四、惡人榜

朱XX:男,區人武部部長,操襄樊口音,武昌區「洗腦班」主持者,歷時之兩年,為邪惡」 610」立下汗馬功勞。此人總是面帶笑容,道貌岸然,實則心如蛇蠍,縱容下屬恣意折磨法輪功學員,為武昌區「洗腦班」邪惡之首。

白XX:男,40多歲,區直機關工委科長,轉業軍人,操東北口音,甘為邪惡所驅,極為賣力,為朱XX之主要打手,與朱的假善不同,該徒一臉惡相,經常揚言:「這裏就是監獄,你們(指學員)就是犯人。」該惡徒常隔著鐵欄對學員咬牙切齒,「我要讓這裏變成地獄!」純粹是地獄小鬼轉世。該惡徒多次對老年學員大打出手。

黎長全:男,30多歲,區人事局科長,操宜昌口音,轉業武警,該惡徒逼迫大法學員「洗腦」時間雖短(只有一個月),然而肯下功夫,敢下毒手,深受邪惡讚賞,在其負責的學員堅決不寫保證書的情況下,惱羞成怒,將該學員毆打一夜,不讓睡覺,使盡武警絕招,對付手無寸鐵的善良法輪功學員,還要將其送入精神病院。

黃毅:區法院職工,40多歲,武漢人民法院,雖然只有短短半個多月的「洗腦」經歷,其賣力程度卻令邪惡刮目相看,大為器重,他常言:「對付他們(指學員),我只有拳頭。」 該徒長相斯文,戴一副眼鏡,看似文弱書生,實難想像竟是這等流氓之徒。他負責迫害的學員叫李兆倫,是湖北省統計局農調隊科長,業務骨幹,大學畢業,極有才華的小伙子。黃毅為逼其寫保證書,長時間不准其睡覺,百般毆打折磨,李兆倫現仍被省統計局非法關押。

「亂中看人心」(師父新西蘭講法),面對大善大忍的法輪功學員,有的洗腦人員心中善念被喚醒,認清了迫害的真相,對「洗腦」只是敷衍了事,有的甚至用便利條件幫助受迫害中的學員,為自己積下了無量功德。而像上述黎、黃之流,充份利用有限的時間,抓緊表現,向邪惡邀功請賞,撈取政治資本,真是不知死活,不知自己已造下無邊罪業,正如師父所言:「永遠也還不清,永遠都得還。」(《在加拿大法會上講法》)。

希望大法弟子看到此惡人榜後同時發正念鏟除邪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