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納粹集中營還殘暴的福建省某市洗腦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0月12日】今年三月,福建省某市不法官員開始辦洗腦班。某機關辦的洗腦班,全部採用欺騙手法,非法將大法弟子強行帶入洗腦班。有位女大法學員正請假照顧病重臥床的老母親,她單位人事處副處長打電話將她從父母家騙出來,該學員到自己家取東西時,單位黨委副書記指使保衛科長用腳踢其房間大門,門鐵鎖變形脫離,房間門被暴徒撞開,四個人破門而入,強行將這位女學員帶走。該學員問:我沒幹任何壞事,為甚麼抓我。當官的蠻橫地說:你今天不走也得走。就這樣,沒有任何法律程序,當官的想抓誰就抓誰。

某機關的洗腦班地點設在勞教所裏一棟單獨樓房(原打算關押吸毒犯的地方),這裏四週高牆圍著,巴掌大的小地方,一扇小鐵門緊鎖著,大法學員一進去,即失去人身自由,與外界完全隔絕。由於官方壟斷的媒體瘋狂地造謠誹謗煽動群眾對法輪功的不滿,許多不明真相的民眾對法輪功學員抱著仇恨心理,政客們為了烏紗帽為了向上級邀功領賞,是甚麼手段都能耍出來。它們以權壓法,對無辜的普通煉功群眾施行慘無人道的精神虐待和違法囚禁,這些在洗腦班裏都充份表現出來。在洗腦班裏,一個大法學員關一間房,由單位另派兩人24小時專職陪住監控。不准看大法的書及有關資料,不准煉功,不准學員交談。洗腦班裏的大小頭目及"幫教人員",隨心所欲地指使大法學員,強迫大法學員看誣蔑大法的錄像、電視,每天無休止地輸灌誹謗大法的邪惡思想,然後就逼迫每位學員看"四書"及誹謗大法的所謂揭批材料。

有位學員不寫"四書",被單獨囚禁在樓上,剝奪一切自由。樓梯口的鐵門緊鎖著,不許她下樓散步,不許她去食堂吃飯,每餐"幫教"人員把小半碗飯、一點青菜往這位學員面前一摔,就瞪眼罵:"……給你飯吃太便宜了你。"

暴徒不准大法學員看電視,不許她和任何人說話、來往,不許她打電話。在被非法關押期間,她單位頭目威脅恐嚇她父母,說,你們女兒反黨反人民,要判刑,採取嚴厲措施懲罰,害得她年邁的父母天天擔驚受怕,精神受到很大刺激,她70多歲的老母親從病床上掙扎著起來打電話找她,洗腦班頭目不許通知她接電話。她還被非法搜身,警察突然闖進宿舍,不出示任何證件,就對她搜身,搜查其所有的行李衣物及床鋪等處,並非法審問。天氣熱了,更不許她回家拿夏天的衣服,別人都穿短袖襯衫,她還穿著當初被騙進洗腦班時厚厚的棉運動服,熱得汗流浹背。一天24小時一舉一動都受到嚴密監控,不許她單獨行動,去衛生間洗頭洗澡都要先請示同意後由"幫教"人員跟著。晚上睡覺不許關燈,如果房間關了燈,必須將門打開,讓門外正中的電燈光照進來,據說這樣便於夜間看管,防止學員半夜起來煉功。一次該學員一整天沒吃一口飯,沒喝一口水,晚上胸悶難受,慢慢地掙扎坐起來喘一喘氣,同房間的一個"幫教"看到後,突然從床上跳下來,指著學員的鼻子大喊大叫:"你坐著要幹甚麼,你XXX好大膽,還想煉功……。

有個"幫教"人員大言不慚地說:她這麼賣力地監管法輪功,單位領導應提她個處長當一當。學員平靜的對她講善惡有報的因果關係,大概觸到她痛處,她跳起來指著學員一口氣罵了10來分鐘。

對不肯寫"四書"的大法學員,白天,暴徒強迫其看誣陷誹謗大法與師父的文章。洗腦班裏的大小頭目有時把學員叫去"談話",以勞教、用刑相威脅,反覆地說在洗腦班不寫保證與決裂,不寫揭批文章就直接判勞教一年以上,不需要任何法律程序,到勞教所就上刑具,酷刑一直折磨到你寫保證、悔過後才停止。有時4-5個人圍攻一個大法學員,譏笑嘲諷,對大法學員進行人格侮辱,罵學員是白痴……,誣不寫"四書"的大法學員是「國際反華勢力的別動隊」等等。晚上,暴徒從隔壁勞教所叫來一夥叛徒,5、6個人圍著一名大法學員散布邪悟,從傍晚一直圍攻到深夜12點多,有時連續輪番圍攻一直到第二天凌晨3點,然後勞教所頭目、洗腦班頭目再威逼該大法學員寫"四書",強迫學員寫攻擊誹謗大法與師父的文章。只要一天不寫,它們就一天不停止這種迫害、不寫就不許睡覺。如果在規定期限內還不寫"四書",沒有按XX黨官員的意圖和要求寫出誣蔑誹謗大法的揭批文章,就直接押送到勞教判刑1-3年。在勞教所除了一天幹十幾個小時超負荷勞動外還被非法行刑(手銬著吊起來用電棍打,上刑具,鎖進鐵籠子罰站等等)。

在這種慘無人道的精神虐待和酷刑折磨下,一些人被迫違心寫了"四書"及揭批文章。邪惡之徒立即步步緊逼,得寸進尺,逼迫他們在大會上念誹謗大法的揭批文章,還規定念時聲音要大,表情、神態要按照它們所要求的去做,以便新聞媒體錄像、拍照,如果不配合,表情不合格,就繼續高壓迫害。電視、報紙上的報導,都是用這種手段炮製出來的。

不法官員使用了最殘酷的手段從精神上與肉體上的折磨法輪功學員,也只能得逞一時,卻無法真正地改變修煉者的心靈深處的正信正念。一個知曉真理的生命怎麼會真心放棄呢?修煉者心中的正念,沒有任何人能夠讓他泯滅。有個洗腦班頭目去看已釋放出班的學員,遭到學員痛斥,洗腦班頭目氣急敗壞威脅恐嚇,學員仍表示要堅修大法,要發表聲明原來寫的悔過書作廢,最後洗腦班頭目只得說:你在家裏怎麼煉都行,只是不要發表聲明。大法弟子當然不會配合邪惡的要求。

洗腦班裏的政府官員威逼、強迫學員開口罵人,如果不罵,就說其思想認識還不到位,繼續違法囚禁虐待。古今中外,恐怕再也找不到一個這樣的邪惡集團利用權力,逼迫老百姓罵人,逼迫全國人民都要和邪惡獨裁者的思想保持一致,逼迫全國所有的宣傳機器都要跟著顛倒黑白,否則,就不擇手段進行迫害鎮壓。當局頭目為洩一己私憤,用納稅人的錢,動用大量財力警力鎮壓這些手無寸鐵的平民百姓,用酷刑和精神虐待折磨這些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修煉人,不知當年希特勒對自己國家人民有沒有這麼殘酷。邪惡的獨裁者把株連九族的手段"發揚光大"。由於邪惡獨裁者在迫害的同時全面實行株連策略,在中國大陸,一人煉功,會牽連家人親戚,牽連所在街道幹部,派出所幹警,牽連單位領導和全體員工。而所有受到連累的這些人都會利用職務、權力毫無顧忌地對你施壓迫害,因為同邪惡獨裁者保持一致是保住飯碗、烏紗帽,獲取名利的根本保證。

法輪功學員遭受慘無人道的迫害也無處申冤,因為在中國大陸,律師、法官要吃飯,也不能不同邪惡的獨裁者保持一致,否則,不但工作職務不保,飯碗不保,同樣會遭到厄運。某單位若有法輪功學員堅持修煉,該單位的先進集體榮譽稱號就會因此被取消,上面有關部門就會因此減少或停止有關項目的撥款,單位全體員工的獎金福利待遇就直接受影響,以此挑起單位全體員工對法輪功修煉者的不滿、怨恨。並且上級有關部門還要嚴肅追究該單位領導的責任,迫使單位領導邪惡地將迫害法輪功當做頭等大事,因為這可是關係到他們的烏紗帽,他們的切身利益啊。有位法輪功學員質問領導,我沒幹任何壞事,為甚麼抓我進洗腦班。單位保衛科科長邪惡地叫道:你去殺人放火搶劫我不管你,你修法輪功,這可影響到人家處長、黨委書記的仕途前程,黨委書記、處長叫我抓你,我不抓你,我這個科長還當不當?

某單位一原財務科長,因拒絕去洗腦班監控法輪功學員,結果單位頭目就藉機構改革之機,不安排她工作,折騰了好久,才安排她到另一處室作為臨時上崗人員。更可悲的是單位有人自己善惡顛倒反而責怪法輪功學員:都是因為你煉功,害得XX才搞的這麼慘。大陸法輪功學員因此在精神上要承受來自家庭、社會、單位,各個階層方方面面的壓力和打擊。僅僅是因為信仰真善忍,僅僅是因為修煉人的思想與當局頭目的思想不同,就慘遭迫害,而當權小人還不准受害人喊冤,不許他們向世人說清自己受害經過,不然就誣蔑你搞政治,是反黨反人民反國家,即抓捕入獄更嚴酷殘害。這真是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當年秦始皇焚書坑儒,與今日迫害數百萬修煉者的曠世奇冤相比,也不過是小巫見大巫呀!邪惡的江澤民鎮壓起人民來,其手段之殘忍陰毒,比起希特勒,也是有過之無不及,比起中國曆代封建暴君,更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當今的中國大陸,人民連基本的權利都被剝奪。官方壟斷的媒體,是獨裁者的喉舌。嗚呼!大陸百姓還能了解到甚麼事實真相呢?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