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市洗腦班的恐怖主義行徑紀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0月12日】我們是武漢大法弟子,先後被哄騙進入洗腦班。在經歷長達6個月之久的「監視居住」後,才恢復了人身自由。當我們談到這段經歷的時候,朋友們都說:「洗腦班實質上就是第二監獄。」的確,洗腦班的招牌夠多了,但萬變不離其宗,都是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的恐怖場所。
  
一、歹徒綁架大法弟子進洗腦班

2000年元旦前後,本地大法弟子為了講清法輪功真相,揭露邪惡,向不明真相的民眾散發了大量真相資料,有的因此被抓。為了伸張正義,法輪大法弟子面對邪惡,無所畏懼,前赴後繼,仍到北京上訪。2000年12月中旬,邪惡採取防範措施,通過辦班限制和阻止大法弟子在元旦期間赴京。他們將大法弟子以「了解情況」為名強制綁架進入洗腦班。被綁架的大法學員大致可分為四種類型:一是曾經進京上訪的;二是散發傳單的;三是參加交流的;四是公開發表言論的。有兩位教師是提前兩天被哄騙到學員宿舍關押後帶入洗腦班的。一位姓李的大娘在家裏幹活,公安幹警身著便衣敲開門後,脫下外套露出制服,說是到派出所有事而被騙進了洗腦班。一位大法學員是計算機專家,派出所的人說甚麼他們新買了一台計算機,在辦公室需要安裝,請他去幫助看一下,這一看就將他看進了洗腦班。還有一學員正在單位上班,被騙進了洗腦班,也不告訴家屬人在何處,搞的家屬活不見人,死不見屍。在進班後的第二、三天裏,公安機關給每個學員送達了「監視居住決定書」。

二、大法弟子正念抵制邪惡

「監視居住決定書」的送達,撕開了洗腦班虛偽的面紗。面對邪惡的欺騙,我們開始了第一次集體絕食,學員中絕食最長時間的為5天。以後絕食天數和絕食次數不斷增加,由多人絕食達7天到最後一功友絕食達11天。一開始,我們就堅持學法、煉功,邪惡只好睜隻眼,閉隻眼。這為我們向工作人員揭露邪惡,講清真相,創造修煉環境打下了基礎。

洗腦班最初的目的是防止大法弟子元旦上訪,原以為是一個短期的階段就要解散,洗腦班負責人也沒有想到此班竟成了遙遙無期的「第二監獄」。元旦前北京上訪人數猛增,江澤民、羅幹等的恐怖分子窮凶極惡地在全國範圍內搞白色恐怖,加強防範措施,鐵門加鎖。這種遍及全國各地的洗腦班就變成了中國大陸的「第二監獄」。這種「監獄」的最大特點就是人身自由受到限制,除了強制大法學員接受邪惡的洗腦外,一般24小時不得走出房間,晚上睡覺不准關燈。學員房間的繩子、鐵衣架、鐵勺子甚至指甲刀都被收走了。為了抵制邪惡,大法學員主要採取兩種抗爭的方式,即出逃與絕食。今年以來,有一個區的洗腦班中,前後出逃四人次,集體絕食(二人以上)7次。每次出逃都引起邪惡的極度恐慌,他們最擔心和害怕的就是大法學員到北京上訪。春節前一功友出逃後,「610」驚慌失措,派車到處找,當時未果,邪惡將私憤發洩到其他學員身上,春節大年初一至初五鐵門不打開,親屬與功友只能隔著鐵窗會見。還有一個區的一位學員越窗出逃後,公安四處布控,五天後將這位學員抓住打斷了雙腿,重新投入了看守所。未出來的學員通過多次絕食,一方面堅定了大法弟子的正念,另一方面引發某些工作人員的善心。一次一功友的經文被一處級幹部搜了,引發集體絕食。司法局一位幹部打抱不平地說:「就是那個婆娘,害得我們都不得安寧,那個經文我見過沒有甚麼不好的內容。」我們功友之間相互團結,共同鏟除邪惡,不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使工作人員都厭倦了,原來的那種狐假虎威的政治責任感逐漸消失,他們從內心感受到了大法的力量。

三、洗腦班破壞家庭,「株連十族」

在1999年7.20之前,我們大法學員無論在家庭、單位,還是在社會都是公認的好人,家庭和睦,工作認真負責,積極肯幹。可是1999年7.20之後,大法學員受到不同程度迫害。長時間的關押給大法學員家庭、生活帶來不幸。我們有的子女因為缺少輔導,學習成績下降;有的引起夫妻關係不和,愛人寫下了離婚協議書。有一個區當初進班共九位功友,其中鬧離婚的家庭有四個。半年後,我們出洗腦班,子女的成績又上升了,家庭也和睦了。這些事實說明,中央電視台宣傳的破壞家庭,不是煉功人所為,而是江澤民、羅幹一夥恐怖分子造成的。這種洗腦班類似於「文化大革命」的「五七幹校」,表面上高喊「團結、教育,挽救」政策,實質上是挑動群眾鬥群眾,達到迫害法輪功之目的。然而,法輪大法修煉者堅定的正念是邪惡料想不到的,也是他們永遠無法理解的,想得到一份保證書或一份簽名非常困難。為此,邪惡就採用株連九族政策,給修煉者加壓,甚麼將來孩子不能上大學呀,找不到工作呀,不能出國呀等。事實上,現在出國的申報表中,就有是否修煉法輪功的欄目。有工作單位的功友,單位與「610」都簽訂了責任狀,保證本單位無人到北京上訪。有堅持修煉者的單位,年終不得評為先進,不得發放年終獎金。儘管多數修煉者在單位工作都是佼佼者,一些單位的領導仍然與上保持一致,對本單位的修煉者採取開除黨籍、降職降級、扣發工資甚至開除公職等實施打擊,有些不明真相的同事也怨恨修煉者。這就是江澤民等邪惡之徒創造和發展的「株連十族」政策。

四、洗腦班踐踏法律,破壞人權

面對這樣一群善良的、堅定的大法弟子,邪惡的當權者竟然以國家的前途,民族的命運,人民的利益為代價,置法律與人權於不顧,瘋狂對大法修煉者實施迫害。大法弟子信仰真、善、忍,並沒有對社會造成任何危害,無端地被扣上各種大帽子。暴徒說甚麼「要在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打死算自殺」。為了逼迫大法學員背離真善忍,有的地方不法官員不惜動用納稅人的錢,撥專款興建類似監獄的洗腦基地專門對付大法學員(納稅人)。用工作人員的話講,在洗腦班上的大法學員是一腳踏在監獄,一腳踏在社會。其意再明顯不過了,不妥協將長期關在這裏,且隨時有可能進監獄。在一個區的洗腦班上有一位堅持與工作人員講真相、且堅信大法的弟子,因從走廊東頭走到西頭,僅十多米距離,邪惡藉以擾亂工作秩序為由,判以行政拘留。有的工作人員對大法學員提出一些無理要求,稍有不從就拳腳相加,不給飯吃,不准睡覺,關禁閉,有的直接送勞教。

五、洗腦班的犯罪方法

為了達到迫使學員屈服的目的,邪惡採用了很多種方法,硬的不行就採用軟的,明的不行,就用暗的,可謂費盡了心機。他們的邪惡作法有:

1、大帽子法。甚麼反對江澤民就是反黨。
2、威脅法。不妥協就開除公職、判勞教等。
3、威逼法。利用親情折磨大法學員,時而讓親朋好友進行勸說,時而不讓見面,挑起親情矛盾等。
4、利誘法。只要答應某一條件,就可以請假回家,或者可以出去購物、理髮等。
5、肉體懲罰法。整夜不准睡覺、罰站、拳打腳踢、不給飯吃、關禁閉、高溫大太陽下「軍訓」等。

此外,還有車輪戰、疲勞戰、哄騙法、承諾法等。針對他們採用的方法,我們功友充份發揮大法給予的智慧,與邪惡進行抗爭,讓他們明白法輪大法真相,來一批講一批。通過不懈的努力使許多工作人員思想得到轉化,只有少數邪惡之徒不明天理還在繼續作惡。

六、「洗腦班」的虛偽性、欺騙性和殘忍性

洗腦班負責人具有特殊的權力,他可以調動公檢法人員,也可指派各行政單位對大法學員做出違法、越權的事,具有絕對的權威性。為了達到洗腦的目的,有的學員家裏老人病危暴徒也不許學員回家探視、照看,有一個學員母親病重,臨終前非常想見兒子最後一面,都未能如願。這個學員母親病故後才被准許回家辦喪事,但沒有絲毫自由。邪惡迫害學員毫無人性,反而誣蔑學員沒有親情,沒有人性,真是殘忍至極。儘管許多人知道洗腦工作都是無用功,不可能轉變修煉者的堅定正念,但表面形式還是要保證,樣子要擺好。如有一個區對家庭困難的學員,只要親屬交1000元定金,寫個擔保書就可放人。

七、打壓政策造成的社會危害

1、嚴重地破壞了國家的法律,影響我國民主與法制建設進程,從而延緩我國市場經濟體系建設步伐。

2、精神文明建設受到極大摧殘。因為公安部門把迫害法輪功放在首位,無暇顧及其它社會治安問題,使壞人無所顧慮地幹壞事。然而法輪功學員是一個善良而又高尚的群體,打壓政策造成民眾仇視好人,出賣自己良知,也為邪惡勢力當道提供了社會基礎。

3、激化社會矛盾,引起民眾對黨和政府的不信任,造成社會不穩。法輪功學員的真誠、善良廣大人民群眾看在眼裏,記在心裏,與新聞媒體邪惡的誣蔑、造謠、誹謗形成了鮮明的對照,如此下去,人們還會相信虛假的宣傳嗎?被掩蓋的各種社會矛盾必然暴露出來,引起社會動盪不安。

4、損害了黨和國家在國際上的地位和形像。法輪功不僅在中國擁有眾多弟子,也越來越受到世界人民的歡迎,全世界有近五十個國家成立了輔導站、佛學會,修煉者越來越多。可是法輪功受到中國當權者的迫害,國際社會對中國公然踐踏人權的行徑不得其解,泱泱大國難道真是「朝中無人」了嗎?難怪有人說:

「610,一條線,團委、工會加婦聯,黨群緊相連。
公檢法,靠邊站,察言觀色聽使喚,誰也不敢翻。
轉思想,假其名,軟的不行就來硬,到底哪個狠。
擔保人,看親情,畫押簽字交定金,我要哄外人。
法律明,難施行,心照不宣互掩蓋,烏紗帽要緊。
換腦術,未發明,迫於無奈走形式,傷財又勞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