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大法弟子給610辦公室的信:我所遭受的野蠻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4月17日】

市610辦公室的工作人員:

我是法輪大法弟子,在1999年10月份因進北京上訪講一句話,結果被勞動教養一年。在市二看守所期間,挨過小白龍、嘴巴子,帶過八十斤的腳鐐子,刑事犯也打大法弟子,還用拖鞋往臉上打。後被投入萬家勞教所,在那也受著非人的折磨,警察讓刑事犯包夾大法弟子,說打就打,說罵就罵,有時還讓男幹警打女大法弟子。我被關進小號1個月,期間又坐了1個月的鐵椅子,光腳不讓穿鞋,不讓刷牙洗澡,睡覺睡地板不給被,不讓有換洗衣服,只穿勞動服,一天兩頓包米麵粥就給一個碗底,只能喝幾口,幾塊鹹菜條,一天只能上一次廁所,整天被鎖在鐵椅子上不讓喝水。

後來警察不讓我們睡覺,把四個大法弟子背對背用手銬交叉銬在走廊站著,而後把大法弟子分別銬在監門上。有的還把沒洗的短褲塞進大法弟子林秀茹的嘴裏,悶得她都背過氣去了,醒後還繼續塞。更殘忍的是為了讓我們背叛信仰,暴徒把大法弟子掛起來,腳尖著地,汗淌滿地。對這樣慘無人道的行為,大法弟子以堅不可摧的正信,寧死也要堅修大法。法輪大法是正法,法輪大法千古奇冤。我從小號出來以後身上長的乾疥變成膿皰疥,近兩個月沒有睡覺,發高燒,整天拉肚,吃不進飯,屁股長滿了膿皰疥,坐坐不了,躺又不讓,說甚麼你寫保證就睡覺。後來由於長時間不睡覺、神志不清的情況下被欺騙,結果邪悟,提前一個月釋放回家。真理就是真理,騙皮騙不了瓤。在我的心中一直是只有師父,只有大法才能救度我,只是表面不說了。由於回家長時間不學法不煉功,心性也守不住了,又跟家裏人鬧矛盾了,心臟病也犯了,這才想起看大法。拿起書來一翻正好看到師父說告訴別人這個法好,才是最大的慈悲。我如夢初醒,一下子從地獄裏爬出,如果我不告訴你大法好,我不是太自私了嗎?得了法而不證實法是最壞的生命。每個人都得在這個法中擺放自己的位置。如果在你的心裏有抵觸大法的一念並迫害大法,就註定是被淘汰銷毀的。師父是來度人的,傳的是宇宙的根本大法,以「真、善、忍」指導我們修煉。無論對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個民族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千萬不要因為極個別人的錯誤決定,跟著迫害大法弟子,那你就是在做最傻的事。無論甚麼人在世上幹了甚麼壞事都必須要償還的。

師父說:「如果不為你們承擔歷史上的一切,你們根本上是無法修煉的;如果不為宇宙眾生承擔一切,他們就會隨著歷史的過去而解體;如果不為世人承擔一切,他們就沒有機會今天還在世上。」我又重新回到正法中來,我要告訴世人,向世人講清法輪功真相。大法弟子的慈悲就在於此,就是在這麼大的壓力面前,面臨著被抓被打、被勞教、被迫害致死的情況下,頂著壓力走出來證實大法好,這是一個自私的人所為嗎?這是為自己的圓滿嗎?是為了救度世人啊!電視、報紙等宣傳機器大肆詆毀法輪功,迫害大法弟子,造謠、誹謗,給群眾灌輸大法不好,這究竟是誰在毀滅眾生?是誰在對眾生犯罪?我想各位領導人,你們一定要三思啊!為甚麼全世界有五十多個國家都有煉法輪功的人?為甚麼大法弟子生死不怕?為甚麼看守所、勞教所邪悟後又明白了的大法弟子又重新跟上正法進程?歷史的教訓足以說明這一切。救一個大法弟子功德無量,迫害一個大法弟子罪惡滔天。

在2001年9月8日下午,我去市場買菜,發現有一個五十多歲的男士跟著我,我想甩掉他,走到沒人處,他衝上前一下子就要把我的小皮包搶走,我喊他強盜,他說他認識我是煉法輪功的,不把包給他他就抓我。我一下認出他就是辦事處的,他把我的包、袋都搶走了,裏面有240元錢,這就是所說中國人權的最好時期嗎?我是大法弟子就可以憑白無故的搶我的包嗎?就因為我是大法弟子搶完就可以白搶了嗎?就因為我是大法弟子搶著我還要抓我嗎?我愛人到辦事處問他叫啥名,可沒人告訴,還說再去找就抓我愛人,問派出所也不告訴他叫啥名,反而說誰能證明你有錢,那麼誰又能證明我沒錢呢?警察也不能隨便搶包吧,那也是犯法的。

派出所不但不嚴懲犯人卻要抓我,使我有家不能回,兩個孩子都小不能照顧,大法弟子究竟「錯」在哪裏?我在2001年10月4日想回娘家長春,有人舉報說我是煉法輪功的,警察把我找到哈站值班室,我告訴他們我是好人,我沒有犯法我是無罪的,公民信仰自由,言論自由,我所做的一切事都是最好的,我要求無罪釋放。在不知姓名的情況下警察非法將我送到哈鐵看守所。我在不公正的對待下,被非法關押,沒有任何說話權利的情況下我採取了絕食。絕食第三天一個大夫要給我號脈,我沒讓,大法弟子沒有病,他惡狠狠地說一會兒讓我好好遭點罪,同屋的人也都為我擔心。一會兒,大夫找來五、六個男犯將我從牢房拽出。我要求見辦案人,他們說你想見誰就見誰呀,把我帶進灌食室,硬把我的雙手背後帶上手銬子。把我按在鋼絲床上,把兩條腿也用手銬子銬上,把我的肉都夾裏了,他們一幫警察還有大夫說:「甚麼肉不肉的。」這時大夫讓刑事犯撬我的嘴,強行非法灌食。有按頭的、有捏鼻子的、有掐腮幫子的,有掐脖子的,有用鋼勺撬牙的,大夫讓一個男刑事犯坐我腿上,那個男犯說:「能不能壞了」,大夫說了一些流氓話,他們撬了半天也沒撬開,我心裏一直喊著師父,大夫罵他們是廢物,說不行拿錘子去,把她的牙打掉兩個,又說拿鉗子去,把她的牙拔掉兩個。撬了半天也沒撬開,大夫讓我先起來,我問他們:「你們還是不是中國人啊!」大夫說:「少廢話,灌」,又開始按著我,他們死死地捏著我的鼻子和喉嚨,使我不能呼吸,終於把我的嘴撬開了,放上開口器,就覺得一盆鹹鹽水,嘩一下都倒進嘴裏,又從嘴裏溢出濕透後背,他們仍不鬆開鼻子和脖子,使我不能呼吸。這哪裏是灌食,這純粹就是窒息。我體會到了死亡前的感受,一個男犯說把她的鼻子鬆開吧,大夫說那不就嗆了嗎?我心裏想,「師父啊,我不能死呀,我還要弘揚大法。」我有一種說不出的力量,全身動了一次,覺得脖子鬆了一點,我又動了一次,覺得口裏的鹽水在慢慢的往下去了。這時大夫又命令弄來盆鹽水多多入鹽,鹹的我直咳嗽,直吐痰,回到房後,同屋的人都嚇壞了,知道我沒少遭罪,鼻子也青了,臉也紫了,嘴裏全是泡,腦袋上全是大包,正好外來幹部檢查,我向他講明情況。我告訴他,如果我死了決不是自殺,是他們把我害死的,大法弟子是不會自殺的。

後來所長來問我,把我放了能不能告他們嗎?結果還是把我交到了道裏分局。在哈鐵呆了8天,從家要了1600元錢,說是羈押費。揭露邪惡講清真相是每一個大法弟子的責任,我們不能助紂為虐,我們要讓他們看到自己的錯誤,重新擺放自己的位置,對他生命的永遠也是有好處的。道裏分局政保科科長李保忠,我向他說明情況,要求無罪釋放,可沒想到搶錢者沒事,被搶者卻被非法教養一年。

法網恢恢,疏而不漏,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乃是天理。每一個生命在這個特殊的歷史時期,一定要有一個明智的選擇,善待大法弟子,我們都有家庭、父母孩子親朋好友,我們的孩子在等待著母親的照顧教育,我們的親人在等待我們的歸來……。我要求你們立即無罪釋放所有大法弟子,這也是全世界善良人們的心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