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農科院大法弟子:我妻子和未出生的女兒被江澤民集團害死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月22日】我叫李曉明,工作單位是中國農科院特產研究所。因為信仰真善忍,修煉法輪功,遭受到江澤民集團的殘酷迫害,家破人亡。

2001年3月1日,本人與其他二位功友被叫到單位疫病樓會議室開會,會場由副所長董學、人事處長李渙霞主持,單位公安處成員均在場。問我們3人還煉不煉功,因我和另一位功友說「煉」,單位領導給我們放映叛徒的講演錄像及「天安門自焚」焦點訪談錄像。第二天上午又把我們叫到會議室,強迫我們寫保證書與決裂書。因我不寫保證書,於是他們強行將我押送到吉林市昌邑區610洗腦班,我完全被剝奪了人身自由。當時我愛人懷孕正處於臨產期,因為岳父岳母在家裏照看我小姨子那出生僅6個月的小孩,因此我愛人臨產他們根本不能脫身照看,這樣我愛人只能是我在場照看,而且當時已檢查出小孩兒胎不正,孩子太大,需剖腹產手術。3月3日晚,我愛人找到李渙霞去求情,問李渙霞能不能先將我放回來在臨產期照看她?李渙霞答覆:「因為剛送到學習班,不能馬上將人取回來,一週後去取人,能否取回,還要看我煉功態度如何。」我愛人精神壓力太大,我愛人在出事前,連著偷著哭了三個晚上,她為了告訴我如何去做才能放人,於2001年3月5日去吉林找我,途中在樺皮廠遇車禍身亡,而我在3月5日才被釋放。

就因為我堅持信仰不寫保證書,不法之徒們就這樣對我們如此殘酷的迫害,我只是煉功,想要做真正的好人,我沒有違反國家的任何法律,為甚麼自己最基本的權利都被剝奪了?如果單位不把我送到洗腦班,我愛人的車禍是完全可以避免的,說句公道話,我愛人與未出生的女兒的死亡都是因為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對老百姓迫害一手造成的。現在我父母、岳父岳母因為此事在默默承受著痛苦,我們有一肚子的冤屈,可在當今江澤民集團的暴政統治下的中國社會我們何處申訴?現在,我正在遭受江澤民集團對我進行的又一次嚴重迫害。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28/18156.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