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醫科大學學生遭受的毒打和折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2月3日】我是一名醫科大學的學生,在醫院實習。有一天公安科的科員到我的寢室在不出示任何證件的情況下到處翻東西,找到了許多法輪功書籍。我要求他們(三個人)出示工作證和搜查證時,有一個人只出示工作證,未出示搜查證,還強行撬開壁櫥的鎖,把我和同學的個人生活用品亂翻,而且口出穢語。當我再次要求他們出示搜查證時,有一個公安把我推倒在床上。

在派出所裏,從2000年11月16日下午開始至11月17日晚上他們未供給我任何食物和水,他們還扒光我的上衣打開窗戶吹涼風,說是讓我知道物質的重要性,並說這是執行正常任務搜查身體。他們把我褲腰帶及二十餘元錢搜走,沒有進行登記。

送到鐵北看守所,值班管教對號裏班長囑咐給我打「藥」(註﹕指不讓我說話)。第二天轉號,班長同樣是不讓我說任何話,與他人打招呼,說簡單話都不行。我問為甚麼不讓我說話,班長說這是管教交代的。

送到朝陽溝勞教所,在那裏我經常是因煉法輪功而遭毒打和折磨。暴徒們採用的手段極其邪惡。踢喉嚨、用鋪板砍臀部、摘腰眼(用肘鈍擊或用腳跟抬起猛落踢到肋脊腎臟部位)、開飛機、穿牆過等辦法。平時不讓說一句話,因說話被發現經常受到勞教的毒打和折磨。我跟他們說政府不讓打人你們為甚麼還打人時,他們說:幹部說的話是這個(有手勢),跟你們法輪功說不打你們,跟我們說就是打,不打不轉變。我這才明白了於中隊說的話:「不打你,不罵你我肯定讓你轉變」。他是在背地裏唆使班長、值班對我們施加壓力,使大法弟子受盡折磨,難以忍受。有時三天三宿不讓睡覺、炎熱夏天穿棉襖坐板。班長許輝及劉立國、蓋丹等人經常毒打和折磨大法弟子。殷相輝腿被打傷,他曾在奮進勞教所被邪惡迫害腿受過傷,這次又使他傷上加傷。他找到呂大隊長、王中隊長說要把這件事告到長春市法院時,暴徒才停止對殷相輝的迫害。二大隊朱管教讓一名大法弟子從二門(改造區大門)到宿舍樓大門爬著進來,足有五十多米。

管教們執法犯法,勞教犯們罪上加罪,甚至拆開勞教人員信件翻看。所裏有位領導說:「中國是法制國家,但實際上權還是大於法。」大法弟子鐘喜(住長春淨月鎮一農民)在家煉功,於2000年3月份被當地派出所叫去無故勞教一年。於2001年七月份解除教養。此前中央電視台第一套節目晚七點的新聞聯播上播放著一條假新聞:「在中國勞動教養的法輪功人員中沒有一例是因在家煉功而送去教養的。」而鐘喜回家第二天又被當地派出所抓去送到興隆山洗腦班。

中國是法制國家,但是江澤民這個最流氓、最邪惡、最卑鄙、最毫無人性的犯罪集團卻把權力凌駕於法律之上,知法犯法。

以上是我的親眼所見、親耳所聞、親身經歷。以前別人總是告訴我政府做的事情是對的。通過這次經歷我不再相信如今的江澤民流氓集團。我的人權受到侵犯,人格受到侮辱、被肆意踐踏,正是發生在「人權惡棍」江澤民獨裁統治的中國。法輪功被栽贓陷害,大法弟子遭到迫害致傷、致殘、致死。所有善良的人們請你們關注並阻止正發生在中國的栽贓陷害法輪功、迫害大法弟子的恐怖活動。

還師父清白,還法輪大法清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