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申述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2月31日】我是遼寧某地退休工人。因患有風濕性心臟病和淋巴結核等多種疾病,每月藥費一千多元,一年得幾萬元,動不動就上醫院搶救。九六年有幸學了法輪功,為國家省了大量藥費,給社會減輕了負擔。法輪功在九二年國家氣功博覽會上得過獎,師父把得的錢都捐給了見義勇為基金會,實踐證明這樣好的功法對國家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我煉幾年了,確實受益非淺。

不知為甚麼突然不讓煉了。我看到電視裏講的和我實踐看到的完全不一樣。公民有上訪的權利,我多次進京上訪,可警察不容我說話就把我多次拘留。2000年前夕,我正在家,不知為甚麼公安局警察到我家又抄家又抓人、拘留,還不讓孩子上學。自從7.20開始我家的電話就被監控,走到哪都有跟蹤,沒辦法我又到北京上訪,於2000年六月十四日非法被送馬三家勞教一年。

在勞教期間,馬三家大講甚麼黨的六字方針,用不讓睡覺、蹲、電棍等手段迫害大法學員。我被騙寫了甚麼三書。我是違心寫的。實踐證明大法就是好,就是正。我於二月九日回家。

在今年六月份,電話中得知父親八十多歲因液化氣管爆炸燒傷,有生命危險,正在醫院搶救,讓我和愛人馬上回老家看望。回去後這邊正在搶救我父親,而那邊公安局來抓人,見面不由分說把我帶到弟弟家旁邊的派出所樓上的大鐵籠前,不問青紅皂白,張口就罵,罵的下流難聽,還說允許罵人,說完舉手就打,打得頭上出好幾個包,胳膊臉都是傷,打完後把我手反扣著抬到樓下扔上警車,我當時就迷糊過去,完全清醒時,發現自己直挺挺躺在車裏,我整個後身濕淋淋,全身痛的不能動,頭發昏,剛一哼哼,打過我的那個警察就使勁用腳踢我,說我裝死。就這樣我被拉回,我已走不了路,由兩個警察把我一點點架到市保科樓上,說我撒傳單(沒有此事),被非法刑拘。我被打的傷市拘留所有見證。

第二天,不管死活抄家,我說甚麼也沒有,他們不信,他們找人撬鎖沒撬開,就用電鑽鑽開了門,翻完甚麼也沒有,就說聲對不起,當時我說:我抗議。請問,這是社會主義國家嗎?當時我想起法西斯。後來警察看我沒撒傳單,把我非法刑拘半個月回家,在此期間,我已寫過嚴正聲明,堅修大法到底。

今年八月十三日,公安局警察又把我帶到市政保科頂樓裏邊的一個房間裏,那有鐵椅(老虎凳),大鐵籠,牆上還有手扣的吊環,進屋後一個警察把我的手吊在一邊,一手吊在環上,當時我腦子裏立刻想起渣子洞集中營。

經濟上,九九年我愛人從北京郵回兩個手機和七千多元錢被警察搶走至今不給,這次又把我們兩家合買的黃色出租車扣下,現在公安局在自用。

通過這次親身經歷,使我更加清醒了,更加看清了別有用心的邪惡之徒真面目。如:天安門自焚採訪燒傷的小女孩說的那些話和唱的歌,全是假的,我父親燒傷還沒那麼重,嗓子都不能說幾句話,需要安靜,休息,消毒,可那個小女孩燒的手都焦了還能大聲說話,唱歌,全都是假的。

還有我去北京上訪,有一外地女學員,去北京上訪被警察抓住從陰道過電,請問這怎麼解釋?以前別人跟我說我還沒太往心裏去,這回我是真真切切體驗了邪惡真實所為,真是像毒藥一樣就是那麼毒那麼壞,我更加堅定了堅修大法到底的堅如磐石之心,更加痛下決心彌補在馬三家受騙所寫、所做的一切。

2001年5月上山掛旗,是證明法輪大法是正法,讓人知道大法好,"真善忍"能讓壞人變好人,好人會更好,如果這樣社會就不會有犯罪,社會就安定昌盛了,這難道不是好事嗎?我也正告那些別有用心的邪惡之徒:我們學大法是無罪的。正告邪惡之徒:你們無故抓我們,判我們這些學真善忍做好人的大法弟子,你們是在踐踏憲法,踐踏人權,你們才是罪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