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負慈航度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3月3日】尊敬的師父,您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叫曉江(化名),1996年3月得法。當時,一位研究哲學的老師在課堂上向我們介紹法輪大法,記得老師說:「法輪功的出現,破解了哲學領域裏許多一直解不開的疑團。」當時在課堂上我聽得不太明白,也不知道法輪大法到底是甚麼,以為又出現了一門新科學。下課後,求知慾極強的我趕忙向老師打聽學法地點,老師給了我一位輔導員的地址。吃完晚飯,我立刻迫不及待地趕去了。

輔導員是一位研究生,他的宿舍裏已坐滿了人。他們每晚都聽一講師父在濟南講法的錄音。那天,正聽到第三講的「附體」這一節。

我對附體一事比較了解,因為我姥姥年輕時有一次生病,病得很重,夢中夢到有兩個女人走到她身邊對她說:「我們是黃仙,修了二三百年了,是姐妹倆,你只要以後供我們倆,我們就保祐你身體健康,家境富裕。」我姥姥醒來後,立刻請人給這兩個黃鼠狼精設了兩個牌位,每天好菜、好飯、水果點心等供著,還畢恭畢敬地磕頭。這兩個黃鼠狼精是怎麼「保祐」我姥姥的呢?聽媽媽說,六十年代挨餓的時候,她家的菜油罈子終年不空,吃完還滿。可嘆的是,這兩個東西用這點好處換取的是我姥姥的性命。我姥姥70歲時,就慢慢地神智不清滿街亂跑,身體越來越瘦,她去世前的幾年連自己的兒女都不認識了。死的時候,身體枯瘦萎縮得像個嬰兒一樣輕。

我心中不解:姥姥不是有仙兒保祐嗎?怎麼死得這樣淒慘?我姨還告訴我:她們村凡是跳大仙的,少則三五年,多則一二十年都不行了,大多是癱瘓在床動不了,像個植物人。真像師父說的:「如果它從你身上離開得早,你就會四肢無力。從此以後,一輩子都這樣,因為人的精華被它提得太多了;它要從你身上離去得晚,你就是個植物人,下半輩子你只一口氣兒躺在床上。你有錢你能花嗎?有名你能享受得了嗎?可不可怕?」(《轉法輪》第106頁)師父說的真是千真萬確,可是這些道理卻從來都沒有人明講過。

那天我立刻對輔導員說:「我要修法輪大法!」第二天清早,我就去煉功點學會了五套功法,兩天讀完了《轉法輪》,從此走上了修煉的路。

學法後,我感覺自己就像高屋建瓴一樣在俯視我以前需仰視的並視為無比深奧的學問。我的學習成績越來越好,有多篇論文發表,被評為「優秀學生」並獲得「優秀科研成果獎」。

得法不到一個月的一天晚上,我剛剛打坐,就感覺我的兩手被兩個暖融融的小球給托了起來,輕飄飄的,舒服極了。同時,一股熱流從頭頂下來通透了全身,甚至每個手指都通到了。我就像坐在一個大轉盤上不停地旋轉,而頭頂上的一股股熱流在不斷灌下來。我知道是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

由於我對學習很執著,名利心很強,有時學法煉功堅持得不好。一天晚上,臨睡前我把自己一天的言行在腦子裏過了一遍,看看哪裏做得不像煉功人。我發現自己對學習太執著了,就在心裏問自己:「曉江,你能放下名利心嗎?」我想了想,對自己說:「我現在還放不下。」就迷迷糊糊地睡著了。正在我似睡非睡的時候,我的窗簾一下子被拉開了,一個穿黑衣服,臉黝黑黝黑,手像雞爪子,牙齒全是煙色的一個老巫婆(跟西方童話裏的老巫婆形像一模一樣)站在我床前,我睜大眼睛望著她,嚇得說不出話來。她面目猙獰,叫著我的名字問我:「你還煉法輪功嗎?你是不是煉法輪功了?」看那樣子,只要我說一聲「不煉了」,她就會立刻撲上來附到我身體裏去。當時寢室裏還有三位同學在睡覺,我想喊她們,可怎麼也喊不出來。我緊閉雙眼心中默念師父的名字。頓時,我面前像轉動了一個大風扇,「呼呼」地響,老巫婆瞬間不見了。是師父救了我。我睜開眼,淚流滿面。第二天,我去了煉功點,開始天天堅持和大家一起學法煉功。

由於我的名利心實在太強了,在修煉的路上,這方面的關就很大、很多。有一段時間,我遇到了有生以來最大的磨難,幾乎連學業都不能保住。那幾天,我每天都是淚流滿面,心就像一個煎雞蛋一樣在熾熱的煎鍋上煎熬,壞消息不斷傳來,像一把鏟子無情地把心搗碎。功友們知道我的情況後,和我一起學法。師父說:「人在世間養成了許多觀念,以至被觀念帶動著,追求著嚮往的東西。然而人來在世上是由因緣決定著人生的路與人生中的得失,怎麼能由著人的觀念決定人生的每一過程呢?所以那些所謂美好的嚮往與願望也就成了永遠也得不到的痛苦執著的追求。」(師父經文《走向圓滿》)當我讀到這裏時,豁然開朗,不再那麼痛苦了。那幾天除了睡覺,我時刻都在學法。當我的執著心差不多全放下時,事情出現了轉機,我沒有失去任何物質上的東西,包括學業,真正失去的,是我對名利那顆執著的心。回過頭來再看,我曾經視之如命的名利,其實甚麼也不是。我悟到:你有多大的執著就可能遇到多大的難。如果在邪惡迫害時,我們不抱有任何執著,那邪惡就沒有空子鑽,就會自滅。

這事過去不久,一個十分精進的功友做了一個夢,夢見我原先身陷污泥中,痛苦地喊「師父,救救我。」然後,一個大法輪把我托起,送到一泓純淨的湖水中,洗淨了身上的泥垢,我得救了!

現在,我利用一切空餘時間學法、煉功、講清真象、救度世人。我知道自己為甚麼活著,生命為甚麼存在。只有努力精進,按照師父正法進程的要求去做,才能在真象大顯時,不辜負師父為我們巨大的付出,不辜負自己生生世世為得大法所吃的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