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誤解大法到得法精進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1月19日】1997年春節前,我的母親喜得大法。剛開始,我沒怎麼往心裏去,後來母親每天上煉功點,全家人對她意見很大。

有一次,母親上煉功點走後,全家人聚在一起,談論起她煉功的事,沒有一個支持的,而我表現得最徹底,說了一大堆不好聽的話,最後還說是那個法輪功義務輔導員讓我媽煉的,明天我看到他非得罵他一頓不可。在家人的勸阻下,我沒那麼做,反正一提我媽煉功的事,我就不高興。

那時我正學電腦,那位輔導員向我洪法。我當時誤認為,學功的不是老年人就是病人,年青人學氣功幹嘛,沒事閒的,就沒把他放在心上。

1997年春節後,大年初四,我和家人打麻將累了,就閉眼睛休息,就在閉上眼睛的一瞬間,看見一個褐色的卍字符在我媽身邊旋轉。當時我覺得很神奇。心想:我媽的功法不能錯呀!這一定是法輪功中的法輪吧?就給我媽畫出來,當時也沒說甚麼。

由於我愛看書,就拿起《轉法輪》看,誰知越看越愛看。原來我就認為人活一世,每天吃飯、上班、睡覺很沒意思,當看完一遍《轉法輪》,一切都明白了,對這本書愛不釋手,就這樣得法了。

1997年春天的一天,我在休息時看見一隻大眼睛,還一眨一眨地看我,更覺得寶書的神奇了,於是開始煉盤腿,盤幾秒鐘就痛得不行,後來能盤十幾分鐘,有一次,剛盤上腿,身體「唿」一下飄出一個和我一樣的人,我總是控制讓她回來。可她一會兒又飄出去,我意識到副元神總出去也不是事兒,於是從此我就不怎麼煉功了,一有空就看《轉法輪》。有一天睡前閉眼時看見了阿彌陀佛和老子,其中一個還指著我說:「此子可教也!」當時我想,就我這樣的還「可教」呢!

1998年底,我在家聽講法錄音,一閉眼就看見兩個人,一個跪著,另一個道士模樣,頭髮很長、花白的、披著,額頭繫著帶子,穿著道袍。我悟到,這一定是另外空間的人也在聽師父講法。我想他們都來聽法,我也應該勇猛精進了!

不久,我媽借來師父在海外的講法帶在家聽,當時聽到師父說「你不抓緊可不行」(《在美國東部法會上講法》)時,我著急了於是加緊煉功,每天五套功法一套不落,很神奇,這回打坐副元神也不往出飄了,休息時還看見大法輪在旋轉,淺黃的底色,卍字符和太極都在自轉,比世間任何顏色都好看,透明又漂亮。更增加了我修煉的信心。不論怎麼忙,學法煉功不忘。期間有一天還看見一頁紙從遠處飄來,上面每個字都是排列整齊的黃色小法輪,真是太神奇了!

老師經常在夢中點化我。我學法煉功很清醒。但有一回,自己很失望的時候對師父說:「師父啊!我堅修大法,願意為法付出一切。哪怕流盡最後一滴血,也要緊跟師父正法,維護法!師父說過:我說我開了一扇大門,其實我開的已經沒有門了,就看人心。(《法輪佛法在長春輔導員法會上講法》)到底您管不管我?我能夠修成圓滿嗎?」然後就做了個夢,夢見一張方格紙,大概10趟,每趟10格,中間3、4趟是空格,上下兩頭每格都有個圓圈。我悟到,這不是師父點化我還有「心」沒去淨。

我還看到魔的干擾。今年9月的一天,早6點發正念後,感覺很睏,躺下就看見一個醜陋的小人從身體飛起,在半空中看著我得意地大笑,全身還很不莊重地抖動。我立刻默念師父的正法口訣「法正乾坤,邪惡全滅」,它就不見了。我悟到「睏」和「懶」都是易被魔鑽空子的,因此要衝破它們,得先除惡。

慈悲偉大的師父,弟子唯有用自己的一切條件,甚至生命來譜寫修煉正法的篇章,兌現自己久遠年代的誓言,不負師尊的慈悲救渡!

不當之處敬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