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樣走上修煉道路的(德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1999年10月21日】九七年底,和好友一家相約去瑞士過聖誕節。那天從北邊趕到斯圖加特他們家中的時候,女友的先生說她去煉功了。我挺納悶:大過節的哪兒來這麼大的癮,煉哪門子功呀?待她回到家中,見其對先生的態度也起了變化,說話的語氣溫柔了許多,我心裏暗暗感到詫異:這並不符合她的性格呀!聊天時好友告訴我她煉的功法特別好,勸我也跟著煉。我因一向對氣功之類的不感興趣,都不想多聽,趕忙打斷她的話頭:「煉甚麼功呀,我不信這些,都是些迷信。」朋友看看我,甚麼也沒多說。

第二天上路,朋友建議聽功法的磁帶,想想反正路上也沒事幹,聽聽也無妨,儘管心裏不太願意,也沒表示反對,於是她便放起了錄音。我這才知道她煉的功叫法輪功,創始人是李洪志老師。一開始由於對法輪功毫無了解,我心不在焉地聽著,在對自己不懂的地方甚至還無知地哄笑起來。可漸漸地當聽到李老師講到史前文明時,心裏突然感到受到了巨大的衝擊,開始安靜下來認真地聽了。李老師所舉的例子都是在科技界早已得到證實了的事情,可對我來說還是頭一次。我只感到他把我帶入了一個無比寬廣的世界,一個極為久遠的年代,那時車窗外邊映出了瑞士壯麗的雪山峰,那皚皚的白雪,那巍峨的山峰,彷彿都在向我傾訴著那極為漫長悠久的歲月。啊,原來人類的文明遠不止我們這一茬呀,長期以來曾困擾我的一些事情一下子推到我面前。

記得我開始懂得「死」這個概念大約是在五、六歲的時候。從那時起,每當我一想起死的時候,心裏就有說不出的難過,常常想著,宇宙是浩瀚無邊的,而人一死,甚麼都不知道了,那麼將來宇宙中再發生甚麼事情就再也與我無關了。每每一想到此事,心就像被掏空了似的,眼淚也隨之而下,久久難以入睡。可是李老師卻說:「人的元神是不滅的。」並解釋了原因 (詳情請參照【 轉法輪】26-27頁) 。這真讓我感到震驚,原來一切是這樣的。

就這樣,在瑞士我們一路停停走走,到處遊玩,磁帶也斷斷續續地聽完了一半。這趟瑞士之行,佛法給我的衝擊簡直讓我的大腦快要承受不了了。我一向認為是迷信的事情,李老師卻用最淺白的語言,結合著現代科學給清清楚楚地剖析出來,還有比這更讓我感到震驚的事嗎。

回到家之後,我的心情一直非常不平靜,腦子裏時常分成兩派在打仗。一邊說這就是你要尋找的真理,你不能輕易放棄;另一邊則說這些都是迷信,是騙人的。幾乎天天處於矛盾之中在痛苦地掙扎,一直持續了兩個多月。後來我又去了斯圖加特一趟,那時我想,好吧,既然來了,幹嗎不去看看他們煉功呢。如果我不喜歡,我可以拔腿就走,也不損失甚麼,因為我已經知道法輪功是不收費的,也沒有組織形式,要來就來,要走就走。就算是多給自己一次機會吧。於是我跟著朋友去了煉功場。其結果又讓我吃了一驚。我在那裏見到過去認識但不太熟悉的一位姑娘,她原先十分不起眼,但見她現在臉上白裏透紅,似乎在散發著一種光彩,人看上去又顯得那麼平和。整個煉功場被籠罩在一種十分祥和的氣氛中,加上大家和諧的動作,以及令人心曠神怡的音樂,隱約讓我產生了一種迷途的孩子終於找到家的感覺。我隨後要到了《轉法輪》一書,帶回家後,便一頭紮了進去。

可是說實在話,頭一遍讀完我還有點失望,怎麼這本書這麼多的大白話呀,還老重複。可隨著我不斷地繼續讀這本書,並按照書中的要求來提高自己,我才知道,膚淺的不是這書,而恰恰是我本身。隨著我不斷的讀,我的視野也不斷地開闊,按照李老師書上「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我發現書的內涵也在不斷地變化著,我總算懂得一丁點甚麼是「佛法無邊」了。因而每次看《轉法輪》都有新的體會。我漸漸地明白了為甚麼李老師講,這部法是他給人類留下的一部「上天的梯子」。只有在修煉的過程當中,不斷提高自己的心性,按照宇宙的標準「真善忍」去做,人才能昇華上來。由於我頭一遍讀的時候,只是一個想學法的常人,因而也只能讓我知道那一層的理。只有通過修煉達到了新的層次的要求,書背後那一層新的內涵才能顯示出來。

通過一年多的修煉,使自己身心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來德幾年之後,我染上了花粉過敏症,春天打噴嚏,流鼻涕,眼睛又紅又癢。曾經看過不少的醫生,不但沒甚麼效果,反而一年比一年加重,嚴重時發展到晚上睡覺鼻子不通氣,只能用嘴呼吸,後來又變成連氣都喘不過來,好像肺不夠用了似的。真是痛苦。身體也變得越來越敏感,先是蘋果不能吃了,然後是梨,吃了就喉嚨發癢,後來變成連食道甚至胃都跟著癢癢起來。一次吃桃子,整個嘴馬上腫的不像樣,只有橙子還可以吃。於是便有了朋友的詫異,甚麼時候到你家,水果只有一種橙子。過去,我一直不明白,這些病是為甚麼,而且也不知道我將來還會發展到甚麼地步。醫生曾給我開過一份過敏證書,裏邊我不能碰的東西金木水火土都全了,甚至還有甚麼還有甚麼紙幣在內,同事拿著我的證書一瞅,樂得前仰後合的。通過學習《轉法輪》,我才明白了人為甚麼要得病,為甚麼會有痛苦,其實都是人自己給自己造成的麻煩。現在的我,除了偶爾連續打幾個噴嚏之外,所有的症狀都消失了,家裏的水果又豐富起來,臉色也由從小就有的菜青色變得有了血色。

我先生幾年前博士畢業後,一直沒找到工作。為此,我真是吃不好,睡不香,成天催著他寫求職信,給他精神上也製造了不少壓力。並不厭其煩地逢人便問,也不管人家是幹甚麼的、能否幫上忙,幾乎快成祥林嫂了,人搞得很消瘦,精神也不好,整天憂心忡忡,以致於朋友有天跟我說:「你想得太多了,你都快要瘋了,你知道嗎?」我心裏也明白不能再這麼下去,可就是放不下這顆心。自從學習了法輪大法之後,我才逐漸地清醒過來,知道自己這樣做,不但幫不上甚麼忙,反而加重了先生的負擔,同時把自己的身體也搞糟了。其實這道理我早就懂,但在現實中卻無法讓自己輕鬆下來。通過修煉,使我了解了生命的真正意義,明白了人為甚麼有遭不完的罪,吃不完的苦。也懂得了名利情是生帶不來,死帶不走的真正含義,漸漸地我放下了這顆心,不再沒完沒了地逼他,減少了他的壓力。雖然他的工作尚未解決,但我再也不因此而失眠了,夫妻和睦,我發現這麼活著一點也不累,而且連心都是輕鬆的。我真是慶幸自己得到了無價之寶--法輪大法。

有的朋友擔心煉法輪功要像和尚一樣的出家,要放棄自己的事業和家庭,其實不然。法輪功要求修煉者就在常人中磨煉自己,並不要求在物質利益上損失甚麼,而是要漸漸地去掉那些名利情和執著心,對工作不但沒有影響,相反作為一個修煉者,首先應該做到的就是要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這是作為一個好人的最起碼的要求。

自從我走上修煉的道路以來,由於心身不斷的變化,使自己受益匪淺,因而先後介紹給不少親朋好友,他們之中的一些人也相繼成為法輪功的修煉者。我由衷地希望每個善良的人都不要錯過這一千載難逢的大法。這裏我只是淺談一下自己剛剛開始修煉時的一點體會,再深入的情況,如果你要了解的話,建議各位最好親自去看看《轉法輪》,看看能讓全國一億人和全世界各民族許多人如此著迷的法輪功到底是在講甚麼的。在不了解的情況下,最好先別讓某些不了解真情的報導把你嚇住,也別輕易讓簡單的「迷信」一詞把你將來的好路堵死了,從而錯過了得之不易的緣份。別忘了,多給別人一次機會,就是多給你自己留條路哇!

德國學員
(1999年10月21日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