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得法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八月十六日】 我是XXX,主要目的是想對剛入法輪大法之門的人以及在宗教中認真思考的人,談一談個人的一點經歷和體會。

我現正在某州立大學攻讀博士學位。和大多數在中國接受教育的人一樣,以前也是一個無神論者。從古典小說,尤其是〝西遊記〝中了解到一些有關佛道神方面的事情,覺得都是神話傳說,是迷信。在大陸上大學時,也經常去名寺遊玩,對寺內的各種佛像以及其他塑像從來沒有仔細琢磨琢磨。和同伴們一起,哈哈一樂便拋之腦後。

日子就這麼一天一天地過。不是個壞人,也不是個很好的人。看著周圍的人怎麼活著,自己也怎麼去活。別人去奮鬥,去掙錢,自己也去奮鬥,去掙錢。就這樣不知不覺地長大,不知不覺地成家,有了孩子。直到1992年下半年,由於各種複雜的原因,再加上長期在學校念書,腦袋開始經常發疼難受。

怎麼辦?就想到了氣功。當時一個很好的朋友練氣功有一段時間,還有些特異功能存在。為了治病,我於是找到了那位朋友,從此開始進入氣功之門。慢慢地身體確實好起來了,但最主要的是,從自己身體的感受中,以及有關古代修煉的書中,我開始了解到了一些教科書中根本沒有講過,即便提起也是一概以迷信兩字概括的事和物。

看來,修佛修道確有其事,佛道神並非憑空臆想。唯物主義,無神論的世界觀開始動搖。對修煉,對宗教方面的書,尤其是佛教中禪宗方面的經書,越來越感興趣。每晚臨睡前的打坐(坐在椅子上而非盤坐)成了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份。後來來美國求學時,身體已沒有太多的麻煩,順順當當的學習搞科研。

來到美國,首先接觸到的是教堂裏熱心友好,關懷備至的華人基督徒。在一個人生地不熟的國度裏,遇到這麼好的人,內心倍感溫暖。由於在思想中早已有了佛道神的基礎,對上帝之說並不陌生。後來和許多中國學生一起去參加了一個華人布道聚會。會上的布道家熱情洋溢,談論人生,談論神的事情。會後布道家問下面的聽眾是否同意他的觀點,同意的請舉手。我當然同意,就把手舉了起來。後來才知道,舉手的意思就是表明要加入教堂,心中有些想法,但礙於情面,再加上對神的事情也確實很感興趣,所以也就受了洗禮,作了見證,進了教堂之門。

96年下半年,從電腦上開始接觸到法輪功。當時一看到法輪功,就覺得好。李老師去休斯頓講法的消息我也從電腦上獲悉,那時就想去,但後來還是沒有去成。本地的一對夫婦去了,回來後,在自己家裏開始向外面宣傳大法。跟我一塊兒進州大的幾位要好朋友和我們全家,再加上從附近某大學來的另外一些人,成了那對夫婦家弘法會的第一批聽眾。

有趣的是,到目前為止,這第一批聽眾,幾乎一個不落,差不多全在認認真真的學法煉功。而在這期間,我個人卻在外面兜了一個很大的圈子,還自認為比別人更加明白似的。宗教,尤其是佛教中禪宗的影響,使我遲遲跨不進法輪大法這扇門。禪宗講〝法無定法〝,沒甚麼法可講,而李老師卻給人講了那麼多的法。我聽起來有點刺耳,聽不進去。

到了98年3月,李老師在紐約講法答疑,本地的人要開車去參加,我也跟著去了。李老師講到了末法時期宗教的各種問題,卻仍然沒有打動我的心。法會後,大家聚在一起討論交談,我卻獨自一人躲在一個角落裏。晚上,我對妻子說,以後再也不參加這樣的法會了。我的心真是硬到了極處。

駕車回家的路上,奇怪的事情發生了。聽著聽著李老師的講法錄音帶,我的大腦中竟突然有了這樣的想法--我要好好開始學法輪大法了。到現在我也想不起來當時怎麼會一下子有這麼一個奇妙的想法。

回到本地,我就告訴了大家我的想法,大家為我鼓掌。我這才真正踏入法輪大法之門。現在回想起來,當初不肯進來,最主要的原因是覺得如果按照自己以往在宗教中認識到的修煉方法去修大概也能修成。其實,時代不同了,現代人已經很難確切地知道以前的修煉方法到底如何。

想當初我人還在教堂時,每當週末去禮拜的時候,心態還比較平穩。但一旦混入社會,就根本不知道怎麼做才能真正符合耶穌基督對信徒的要求。我那時也有時去參加一些寺廟的法會,總覺得法師講的都是個人的理解,對佛經的真正內涵很難弄清楚。看那些宗教以及古代修煉的書,似懂非懂,要應用到日常點點滴滴的工作生活中,更是難上加難。而法輪大法卻完完全全是針對現代人的思想境界所講。李老師用最通俗的語言將最玄妙的修煉方法透露於大眾。一個人只要真心想修煉,那麼法輪大法時時刻刻都會起到指導作用。

我個人真正腳踏實地地煉法輪功至今差不多有一年。在這一年中,我的身心發生的深刻變化無法和以往在宗教圈子裏的情形相比。我活得越來越明白,越來越踏實。許許多多埋藏很深的都已經習以為常的骯髒思想在修煉大法的過程中,慢慢地去掉。心靈和身體一天一天地淨化。曾好幾次在睡眠中感受到大法的巨大威力而驚醒。我終於深深地體悟到了李老師所說的那句話:〝我要度不了你,誰也度不了你〝。千真萬確!



後記:

上述文章寫於半年多以前。現我已完成博士學業,正繼續攻讀計算機碩士學位。目前國內正大批判法輪功,視法輪功如洪水猛獸。剛開始揭發批判時,我也曾有所迷茫,因為從鋪天蓋地的聲討揭發中,出現了許多以前不知之事。然而,隨著批判的越來越深入,我的心卻越來越明朗。我開始明白了〝大批判〝背後的苦衷。我修煉法輪功的心,也正是因為這不尋常的大批特批而越發堅定了。為甚麼? 留給網上真正有智慧的朋友去思索答案。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