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清真相 做而不求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3月2日】我是98年5月得法。我因為終得正法大道而激動高興。我親身印證了大法的神奇與博大,修煉與洪法成了我生活中的重要的一部份。然而,99年的720,將大法弟子推上了一個全新的歷史舞台,我在法的指引下走到了現在。以下是我的一些修煉體會,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主動地參與正法

說來也好笑,像我這樣一個對時事從不願意過問的人,99年7.20江澤民開始迫害法輪功,我義不容辭地走進了國會山莊。那時我已懷上了第一個孩子,有一些早孕反應。我們煉功點上的人都奔向華盛頓。一個星期的大規模請願後,學員覺得應該進國會山莊,直接向國會議員講清真相。我們一路走完了所有的辦公室,當我們一起走到大家一起煉功的草坪時,一位同修笑著對我說:「你,好樣的。」我此時真正感受到了大法弟子純淨的心態,很受鼓舞,也更加激勵我在今後的講清真相的工作中學會更多地包容,因為我們是一個整體。

我的孩子在2000年2月出生,因從來沒帶過孩子弄得我手忙腳亂。但在我的內心深處,一個越來越清晰與強烈的聲音告訴我,我應該更加積極主動地參與正法。我就開始在上班的地鐵上發真相資料。每每我一在地鐵上站起來臉就漲得通紅,但每每在一節車廂發完資料,回頭總能看到人手一份真相資料在讀,總覺得很高興。我碰上許多人要了煉功點的地址與時間,有的對迫害法輪功感到憤憤不平,有的叫我讀法輪大法幾個字給他們聽,有的中國人還好心地對我說要注意安全,有一次當我發傳單給一位地鐵上的乘客時,他笑著把他手上拿的書伸給我看,原來他在讀英文的《法輪功》。儘管只是發傳單,然而主動地參與正法時,發生在我身邊的事每每讓我倍受鼓舞。

與同事朋友講清真相

在我初得法的那段時間中, 我就廣泛地向我們的同事,老闆洪法。因為我們是做生物醫學研究的,我經常給他們舉一些具體的例子講給他們現代科學的許多明顯的不足與漏洞。 有一位新的同事從歐洲剛來,有一次吃飯時提起法輪功,大為不屑一顧。與他接觸幾次後,他忽然說原來法輪功還這麼深奧啊,從此刮目相看;又有一次,另一位新來的同事在大肆誣蔑法輪功時,我過去的同事不緊不慢地說:我還真想煉煉法輪功,另一位老同事滿懷自信地說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保準要倒霉。我發現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法輪大法的真相已深植人心。

我曾送給老闆一本法輪功的書,他雖沒有好好看,但我發現每每我在場時,他就特別注意他的言行,真是「佛光普照,禮義圓明」。在自焚案推出後,老闆笑著對我說,你可別去幹這種事。我向他解釋了法輪功不許殺生的原則,他恍然大悟並神秘地對我說,原來中國政府在演戲。

向地方官員講清真相

四位加拿大的學員步行來紐約之際,我們走進了每個地方官員的辦公室,面對面地向他們講清真相。我們的坦誠感動了許多官員,他們主動地提供了其力所能及的幫助。我體會到了「做而不求──常居道中」的一點含義。我意識到只要我們走得正,法的力量就會從我們身上體現出來。做而不求,就能使我們不被具體事情的表現所侷限。

在我走訪的官員中有一位是國會議員。我們許多學員都曾在不同時期與其聯繫過但很少有反饋。當我一走進他的辦公室時,迎面走來一位男的辦公人員。我不緊不慢地將我們的來由告訴他。我的語氣很客氣也很禮貌,有一種內在的力量,莊嚴而令人肅然起敬。當我介紹到長途步行來紐約的加拿大法輪功學員時,我清楚地看到他的表情變得非常尊敬,並急忙去拿了一張名片過來,告訴我們有事儘管找他們辦公室。不久以後,我們許多學員都收到了這位國會議員的來信,表示他將在國會討論此事時起到積極的作用。

堅持學法是做好正法工作的關鍵

隨著正法進程的加速,講清真相的方方面面的事情很多。每每都是在靜靜的學法中,碰到的矛盾與問題都會迎刃而解。

有一次,我在協調一件事情時,方方面面都出現了一些問題,我十分苦惱,想來想去自己也沒有錯,好像別人做的事確實不太像話,然而問題在於我怎麼想自己有道理,別人怎麼不對勁,我的那顆心總也平靜不下來,我意識到是因為我的容量不夠了,沒有其他的辦法,我放下手上的工作開始靜心學法。開始還是靜不下來,人和事不斷地浮現在腦海裏,我盡力排除這些東西,慢慢地我的腦海裏只剩下大法了。一小時、兩小時,等我讀完,我心中容不下的東西全沒了。我一目了然地看著所有這些事情的起落,發現其實並沒有那麼多問題而是自己的心有問題,我忽然明白了師父講的「凡事向內找」的另一層含義。

(2002年法輪大法大紐約地區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