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甚麼走了兩年多才走進法輪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3月19日】我從聽說和關注法輪功到三個月前最終得大法曲曲折折經過了兩年多的時間。那麼兩年來的羈絆在哪裏呢?

我聽說法輪功是在4.25發生後不久,德國一份中文報上做了大篇幅的報導,說北京發生了萬人和平大上訪事件,是為一種叫法輪功的氣功,並說此功法有近億人在煉,而且有不少是外國人。看過此報導也沒覺得太特別,心想反正中國人愛大幫哄,也無非是又一個氣功熱,然後就又不了了之,所以沒往心裏去。

7.22剛過偶然打開收音機聽新聞,忽然聽到關於中國的新聞,外國播音員生硬地說著「法輪功」三個字。從報紙上看到較詳細的報導說,江政府抓捕了不少煉法輪功的人,覺得不可思議:煉功和被捕怎麼能搭上邊?這個問號帶著我對這件事關注起來。

後又看到兩幅照片,背景都是天安門廣場的,一幅是穿制服的警察攔住兩個農村模樣的中年婦女,說是在問:你們是不是法輪功?回答說「是」,於是兩婦人被捕了;另一幅是幾個穿警服的人把一個男老百姓反扣著胳膊壓倒在地,臉頰上還踩著警察的一隻大腳。這又使我不可思議:我走路沒招誰沒惹誰為甚麼問我的業餘愛好?而且居然因此而被捕?這到底是怎麼一個氣功呢?怎麼就能招惹得政府抓人呢?

出於好奇從一個免費郵寄出借處郵借到了《轉法輪》,想像著這本法書會多麼深奧難懂,得去挖掘推敲。一看目錄所列卻是大白話的講座,翻了一下看到一句不搞治病,心想氣功應該是很深奧的,也都是為了治病健身的,這本書一不深奧二不治病,也就放那兒沒再動。過了幾天寄還回去了。心裏還是認為這個熱很快會過去,警察抓人可能是少數幾個個例。

到了2000年下半年吧,報紙上總是持續地有法輪功的消息。時隔一年多,這個熱不僅沒過去,而且越來越熱:一個老太太被打死了,女兒為她媽媽上訪卻被抓了;北京一個大學的女講師從監獄保外就醫出來一直沒能救過來,也死了;更有甚者一個婦女和她8個月的孩子在監獄裏沒多久也給弄死了。我看來看去這個法輪功的核心就是提倡「真,善,忍」,沒發現有甚麼古怪和駭人聽聞的東西。那麼為甚麼那個江政府一而再、再而三地往下壓甚至還動用了國家暴力武器來對付法輪功呢?為甚麼這個法輪功熱就是不降溫呢?

一次和國內友人打電話,忽然想到他父親好像煉法輪功,就順便問了一句:國內法輪功是怎麼回事?立刻他電話的聲音不對了,也放低了,用那麼恐怖緊張的腔調說:那個不對的了,不對的了,和一秒鐘前簡直換了一個人,連法輪功三個字都不敢提。我好像又置身在文化大革命中了。這個電話後我的一個直覺是:國內現在肯定有些甚麼不對的了。

不知不覺就已是2001年,我在國外都生活五六年了。雖然有家有業,自己身體也很好,可心裏總是有一種飄然不踏實的感覺。從人與人、事與事的來往中得到的總是負面教訓多於正面經驗,每日你都面臨著被人欺騙的可能性。你若講誠實、善良、忍讓,八成會被人笑話你是老古董:現在誰還講這個?!那麼這個世界上就沒有一塊能使人與人真誠相待的空間了嗎?可是奇怪,法輪功怎麼就能講起「真善忍」來呢?而且還有人信這「真善忍」,這個「真善忍」是怎麼回事呢?

我上明慧網看了看,又想仔細讀讀這本《轉法輪》,──毛主席不是也教導我們,要知道梨子的滋味你就應該親口嘗一嘗嘛。於是我往返五個多小時到附近城市請來了《轉法輪》。基於上次等於根本沒看書的經歷我還特意問了問如何著手讀這本書,被告知最好通讀,有不理解甚至看書時迷糊瞌睡都是正常現象,從頭到尾看完。

這次我用了三天時間把《轉法輪》通讀了一遍,有些不理解和還不能接受的東西,但是一個百分之百的結論是:這本書沒有任何負面的東西,她講出了好人難做的原因和為甚麼仍然應該做好人的道理,這無疑是一本好書啊!江政府這是怎麼了?對一群鍛煉身體的平民百姓竟然大打出手以至於鬧出三百多條人命,這怎麼能讓人看得下去呢?夏日的一天,在一個法輪大法宣傳展台上丈夫和我分別鄭重地簽名以反對中國現政府的濫殺無辜。

從兩次請《轉法輪》和在宣傳展覽處與法輪功學員的接觸,我感到他們都熱心誠懇而且能為陌生人著想,這一點與平時接觸的人和事有鮮明的區別。但我當時還是未能很快進入法輪功,因為她講「有神論」,而我四五十年來一直是接受的「無神論」。後來我看到一本美國著名精神科醫生的死亡九分鐘見到耶穌的真實經歷,就又拿起《轉法輪》靜下心來細細地讀,發現其中描述的好多現象實際上都是我們親身經歷過的,只是我們後天接受的「無神論」教育先入為主,沒等去看去想,一些神奇現象自己就已經把它排斥到一邊去了。

其實絕大部份人(包括我自己)聲稱「無神論」本身就是一種虛偽。人們設立一個目標會說「謀事在人、成事在天」;辦事講究「天時、地利、人和」;成為人就講「人的命、天註定」,等等,等等,這個天指甚麼?不就是神嘛!五十多年來我們被灌輸的觀念實際上是把有神論和愚昧無知混為一談,說你是「有神論」就意味著你是愚昧無知,所以誰都不願意承認自己是有神論,可是誰都信天信命。這種自相矛盾和虛偽本身才是一種愚昧無知,人就是死要面子不承認。當我把自己「無神論」的面具揭掉時已經是2001年的深冬季節,再讀《轉法輪》時已經是和其他法輪功學員在一起了。

我既沒甚麼病也沒甚麼可求的,接受了高等教育,工作十幾二十年來天南海北地常飛,接觸著不同信仰的各色人種,被同行業視為女強人,那麼我能從法輪大法中得到甚麼呢?為甚麼通過兩年多的觀望並三個月來的實踐最終得出結論「法輪大法的的確確好」呢?我們中國有句成語叫「井底之蛙」,意思說不管這個井多深多大,你即便把其中的所有都見識到了它仍然是井中所見,所以它見識狹小;而當你跳出井來哪怕只瞥一眼,這一眼之見也絕非井中所有之見能夠比擬的,因為是基於兩個完全不同的立足點。得法前我就如一隻井底之蛙,所以說:如果不是幸遇法輪大法這一生真是枉費!

修煉三個月來法輪大法給予了我無論在心靈心理,身體素質和思想境界等方方面面的裨益都是無可言喻的,同時還有很多神奇感受,比如煉法輪樁法時法輪的旋轉,貫通兩極法和法輪周天法時兩手中強烈的能量流以及入靜坐定在雞蛋殼裏似的美妙等等,這些對於三個月前的我就如天方夜譚遙不可及。基於我本人的親身經歷我至誠至懇地希望每一位心存善念的人,不妨走近法輪功看一看和試一試,你定會覺得不虛此看不枉此試,誠如聖者曰:佛光普照,禮義圓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