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弟子福羅里安.阿克巴在天安門廣場的被捕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2月21日】福羅里安(FLORIAN AKBAR)是2002年2月14日在北京天安門廣場被捕的8名德國法輪功修煉者之一。甚至在他走上天安門廣場之前就像所有的西方遊客一樣被警察帶進警察隔離區進行了搜查。大約300名警察、還有很多的秘密警察和便衣在廣場上。

福羅里安本來並不準備參加打橫幅,只是想去看看。但卻在廣場上被抓著頭髮扔在了地上。廣場上發生了甚麼,他沒能看到。警察們把膝蓋頂在他的後背上,用肘彎粗暴地擊他的後背並把他的頭使勁向後壓。他的背部和頸部因此而扭傷。他始終平靜地問他們,為甚麼要抓他,並想站起來,但卻遭到了警察更粗暴的對待。他們指著黑色的警車,想把他帶過去。福羅里安於是開始喊:「法輪大法好!」福羅里安說:「如果他們就這麼把我抓起來,我想我至少得說出來,法輪大法好,中國政府在這件事上做錯了。」

他被警車帶到北京的警察局,並在那裏受到了審問。其後他又被很多的警察帶到了機場附近的一家旅館。修煉者們被單獨分開並被送往單獨的房間,其中包括一對姐妹。福羅里安就在那裏被單獨審問了6個小時。他希望能與使館聯繫,但遭到了拒絕。警察們反覆問著同樣的問題。很明顯,警察們想用心理戰術把人拖垮。一次一個警察恐嚇他說:「如果你不回答問題,我就把你關起來殺死你。」他還不斷地威脅要打福羅里安,但福羅里安一直保持鎮靜。在審問後惡警又用最大音量給他播中國的宣傳資料,不讓他吃飯和睡覺。

6小時後,大約在半夜一點時,他被另外的一些警察帶到下面的走廊裏。然後帶他去旅館取行李,當時有10個警察監視他,其中兩個是恐怖機構610辦公室的。隨後他被帶到一個房間裏和另外的7個修煉者在一起,這時至少有20個警察監視他們。這期間他還被強迫出去一次。他們強迫他站在旅館前,抓住他的胳膊給他照半身相。福羅里安說:「我估計,他們想得到一張我在旅館前的好照片,這樣他們以後就可以在公開場合說,他們對我們怎麼好。」

第二天下午13點,這幾個德國人被帶往機場,但他們的很多行李卻再也沒有拿回來。其中一個修煉者不得不光著腳上了飛機。福羅里安本人也被他們扣押了包括數字相機、手機和錄像機在內的價值6000馬克的物品。雖然福羅里安追問了好幾次,他仍然沒有能收回自己的這些物品。那些人對他說:「你再也別想要回那些東西了。」

2002年2月15日17時福羅里安乘坐的飛機降落在漢堡機場。朋友和親人們在機場迎接了他,在場的還有一個攝影隊和一家電台的記者。福羅里安在回家的路上接受了採訪。

據福羅里安說,還有一些修煉者被關在警察局裏被24小時監視,其中包括德國的安德烈.胡博。特別讓福羅里安擔憂的是警察們對待法輪功修煉者的粗魯和殘暴。「一些人真的被打得很厲害。那些警察們知道得很清楚,他們怎麼樣打人可以讓別人看不到。」「它們對待女性的殘暴可以用可怕來形容。安奈特(ANNETT)被它們打了好多次面部。現在她的臉還腫著…還有17歲的斯泰菲(STEFFIE)也被它們採用暴力推倒在床上。」

「一些男警察的舉止就像野獸一樣,它們完全不能控制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