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北京警察的欺詐與暴力

——華盛頓西方法輪功學員北京之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2月20日】法輪大法信息中心報導-「我的鞋子還在天安門廣場上呢。這是到底特律轉機時朋友現給我買的鞋。」基斯指著那雙標牌還未拆的鞋子,對前來機場採訪的記者說。這位43歲的華盛頓地區健身中心的經理雖然三天沒閤眼了,仍顯得精神奕奕。

他對記者說,「我修煉法輪功兩年多了,受益無窮。我去天安門,是想告訴國內的中國人:西方人也煉法輪功,法輪功屬於全世界;還想告訴中國以外的人--對法輪功的迫害不僅僅是中國的問題,不僅僅是中國人的問題;『一個地方的不公是全世界的不公』。」

基斯對記者描述了他在北京的經歷,「我們頭一晚在旅館時就被警察破門而入,搜查了房間,說是在找『知道法輪功的美國人』。似乎他們對我們的行動有所了解。我們沒有讓他們發現甚麼,這算是我們頭一次領教了中國警察的蠻不講理。」

基斯的妻子,45歲的唐娜是一位文字編輯,看上去非常溫柔文靜。她接著講到,「我們第二天還是按原計劃到了天安門廣場,一路上被盤查護照至少三次。在廣場上我們見識到了這輩子從未見過的那麼多的警察,穿制服的、便衣的、警車,擠滿了廣場。氣氛非常緊張。我們在打開大法橫幅、喊出『法輪大法好』不到幾秒鐘內,六、七個便衣、警察就以極其快的速度撲了上來,又踢又打又抓頭髮把我扔到警車後座上。開始一個警察用腿卡住我的上身,揮拳要打我的臉。我告訴他『不准打人。你也用不著打人。』他就讓我坐起,但他一直用胳膊緊緊的卡著我的脖子。我看到基斯差點兒被扔到車頂上。」

基斯和唐娜被送到附近的派出所,在那兒他們看到很多認識的、不認識的西方法輪功學員,有的被打的眼眶發黑,有的衣冠不整,有的還流著血。尤其是那些堅持不報姓名、國籍,要求先聯繫大使館的學員,被打的最厲害。那期間他們中很多人要求上廁所都被拒絕。後來他們被送到飛機場附近的一家旅館裏,一個接一個被叫去審問,直到深夜。

唐娜說,「給我作翻譯的是個年青女警官。我告訴她自焚是假的,有300多大陸學員被活活折磨致死了......她簡直不相信我說的。我說,這些要不是真的,我就不可能坐在這兒,經歷所有的這一切,來告訴你真相。」

在基斯和唐娜及同一天被捕的若干批西方學員被分散關押、審訊二十多小時內,他們被禁止和各國大使館聯繫,財物被非法沒收,包括許多價格不菲的手掌電腦、攝像機和數碼相機。

最讓弗吉尼亞居民奈皮氣憤的是北京警察的欺詐手法。他說:「在上飛機前,他們給我看我的行李包,還給我看一份我的物品清單,問我『看清楚了?簽字吧。』我看著單子上的物件都是我的,我還以為他們要還給我東西了,在履行手續,就簽了字。結果他們拿起清單和我的包扭頭就走,還對我說,『你走吧。』根本就沒打算還我。我只好對這些無賴又可笑的人的背影喊,『嗨,恐怖分子,恐怖分子......』這些人在光天化日下搶劫、騙人,我實在是找不出更好的詞來形容他們。」這與他在北京街頭碰到的普通中國人形成鮮明對比,「我的眼鏡腳壞了,我問一位老人家能不能幫我修修,他說沒問題。修好後我要給他錢,他說甚麼都不收。很多地方連小費也拒絕。」

很多從中國回來的西方法輪功學員都這樣說,「我希望有機會我還能去北京。普通的中國人真的很善良。他們應該有權聽到真相。」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