傑瑞德﹒邁德森講述在中國試圖請願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2月21日】我首次去中國是在1994年,當時我還是一位17歲的高中生。那是首批美國學生到北京的一所高中進行一學期的學習。此前,我在美國高中已經學了三年的中文,然而直到我在中國學習時,才真正愛上了中國文化。我尤其敬仰中國古代偉大的思想家和哲學家,並對道家和佛家思想很感興趣。1995年夏,我再次來到北京學習,一直住到1999年1月,並於1996年初開始在北京修煉法輪大法

自從法輪大法於1999年7月20日開始受到迫害以來,我陷入了深深的不安,中國政府怎麼能如此對待這些我已非常了解了的善良慈悲的人們呢。

2002年2月11日,我到達北京。2月12日中國春節初一的早晨,我去到天安門廣場。上午我拍攝下自己向全中國人民和世界人民發布的聲明:法輪大法好!後來我又走到人民大會堂北門外面,拍攝下自己向中國領導人發布的聲明:法輪大法好!停止迫害法輪大法!這兩次行動裏,警察都沒有發現,所以我安全地離開了廣場。

2月13日中午,我出去了一趟,一位同修隨我回到我住的旅館房間。我出去取些熱水,當我正要回房間時,發現一個人躲在一個角落裏注視著我。我開始懷疑我們被跟蹤了。於是我們離開旅館,到那位同修的旅館去。我在旅館外面等候,15分鐘後他走了出來,經過我身邊時悄聲告訴我,三個男人正跟蹤他。我立刻跳上了一輛計程車。

我出去了轉了一大圈,發現仍被跟蹤監視著。於是我回到旅館收拾行李,打算到另一個同修住的旅館去過夜。我到服務台辦理退房手續。辦手續要用很長時間,他們不斷叫我等著。整個過程中,一個男人坐在大廳裏監視著我。辦完手續後,我到外面去, 發現仍被跟蹤著。

由於我背了一個大背包,我覺得最好是去火車站把這些人甩掉。我到達車站時已是晚上9:00,車站人並不多,我知道在這種情況下很難甩掉他們。於是我決定買去鄭州的車票,由於去鄭州要乘八個小時的火車,我想他們不會跟我到那麼遠的地方去。然而當我2月14日清晨到達鄭州後,我發現自己仍然被跟蹤著,而且還有一輛汽車等待著跟蹤我搭乘的計程車。

我去查看去香港的機票,可當天沒有航班。我回到火車站,買了張去深圳的火車票,上午9點多一點發車。在火車上,我對面臥鋪上的男人對我說他是警察,還向我出示了身份證明。他個子矮胖,自稱姓王。他沒有帶任何行李,英文很不好,我裝做不會中文。他沒有提法輪功,也沒說他在跟蹤我,只是不斷在車上找人幫他翻譯。他想讓人告訴我他要查我的護照和簽證,但是沒人知道怎麼用英文表達,我乾脆不理他們。午餐時間裏,他很想讓我隨他去餐車吃碗麵,但我拒絕了。我不想離開我的行李,因為包裏有我為自己拍攝的錄像。2月15號清晨3:00他下了車。

到深圳時是中午12:30。一些警察帶著攝像機等在我的車廂外面。我不理會他們,離開了火車站。車站裏有很多人,很難看清是否有人跟蹤我。有一個人在我經過他的身邊時對著我攝像,然後當我排隊進入香港時,又看到他對著我拍攝。我看到在火車站拍攝的那些警察,現在又在拍攝排隊進入香港的人流。於是我決定就此提前結束我的中國之行。我於2002年2月15日下午3:30離開了香港。

在中國期間,我雖然沒有被抓,也沒有挨打,但是由於被跟蹤,被監視,我經歷了一場精神上的折磨。我非常敬仰中國文化,並很想再次去中國,但大概只能等到迫害結束那一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