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定正念正信 堂堂正正闖出洗腦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2月8日】我是在8月19日晚10點多鐘被邪惡之徒抓進洗腦班的,面對邪惡我非常的平靜沒有一絲的怕。我的一念就是任何邪惡和邪悟的東西都別想往我腦子裏打,我是大法弟子,我不能在這裏,這不是我待的地方,我要出去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必須出去,請師父加持弟子。

在師父的加持下,我6天後正念闖出了邪惡的洗腦班,我想把在洗腦班裏的所思所悟的一切都寫出來。

在洗腦班,一室三個幫教監視一位大法弟子。在當天晚上,我在法上思考這場迫害,這場迫害不是常人對修煉人的迫害,而是舊勢力利用世間惡人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怎樣才能清除邪惡對我的迫害呢?不要叫邪惡鑽空子,就得用神的一面。「你們自己做正的時候師父甚麼都能為你們做。如果你們真的正念很強,能放下生死,金剛不動,那些邪惡就不敢動你們。因為它們知道這個人你不叫他死,對他甚麼迫害都沒有用,邪惡也只好不管他了。如果在這種情況下邪惡還要迫害,那師父可就不客氣了,……」(《北美巡迴講法》)想起師父的話,更加強了我對大法堅定的心。甚麼叫自己做正呢?不就是對大法有一顆堅定正念正信、抵制邪惡的一顆心嗎?同時想起了宇宙的眾生都在看著我,我決不能辜負師父對我的慈悲苦度和眾生的希望。全盤否定邪惡的舊勢力對我的安排,它們不配迫害我。在這瞬間我想到了絕食,絕食就牽扯生與死的問題,你能放下生死嗎?我這樣問自己,我的回答:能,就這樣,第二天我開始在三個幫教的監視下絕食四天,我覺得餓的時候,我在心裏特別祥和地默念:我不渴也不餓,請師父加持。我就覺得不餓了。在家時一頓不吃都難受。我知道師父在呵護我。

在洗腦班這幾天裏,邪惡幫教偽善的對我在生活上關心我,想用人的情來感化我放棄修煉而達到他們的目的。他們越是關心我,我越是提醒自己是個修煉人,不能叫人的情左右自己,不能被他們的偽善矇騙。我就跟他們說我修煉大法以後的體會。幫教說:你先別幫教我,先看看錄像再說。就跟我聊一些家常話。我心想你們只能用偽善矇蔽一些學法不深、不能在法上認識這場邪惡迫害的人。

在洗腦班裏,有邪惡的幫教與邪悟者和誣蔑大法的錄像帶,上下午循環的播放,十分的邪惡。我打出一念,任何邪惡和邪悟的東西都不要往我腦子裏打,我不接受,請師父加持。當時在邪惡干擾下我心裏特別難受。因為這裏是邪惡集中地,你的思想稍微一放鬆邪惡就有機會鑽你的空子,削弱你對大法的正信。不能叫邪惡鑽空子,心裏默念師父的正法口訣,加強正信,果然好多了,甚麼也沒聽進去。只想像自己身體巨大,像神一樣,眼前的一切邪惡變得太渺小了,像小丑一樣可笑。

在洗腦班的第5天下午,當邪惡之徒喊學習了,我說我難受,就在這時我覺得我頭暈,我就回到床上,喘著粗氣,渾身抽搐。幫教把醫生叫來,一檢查哪都不正常了,甚麼心臟病、血管也癟了、營養也不足了,哪都不行了。我心裏想:請師父加持。在師父慈悲加持下,持續1個半小時。醫生臨走時說:「這病會一次比一次重」。邪惡之徒怕出人命擔負法律責任,也沒有能力迫害我了。當天晚上通知我愛人第二天接人。就這樣在師父慈悲呵護下,我堂堂正正闖出邪惡的洗腦班。用自己對師父和大法堅定正念正信、堅如磐石的一顆心抵制了邪惡對我的迫害,又重新回到了助師正法的洪流中去。想起師父在《轉法輪》裏講:「所以叫修在自己,功在師父。你自己只是有這種願望,這樣去想了,真正那件事情是師父給做的」。對這層法理有了更深的悟。

在這場魔難過後,我對大法有了更深的悟。只要堅信師父,能在法上認識法,認清這場迫害,就沒有過不去的關。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