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正念闖出看守所和洗腦班談全盤否定邪惡舊勢力的安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1月14日】2002年9月25日,由於疏忽大意,被邪惡舊勢力鑽了思想空子,我們五個法輪功學員在一處租房內被公安抓捕。當時心態不穩,用功能沒將惡警定住。我們被抓到石家莊寧安路派出所,被強迫照相、錄口供,我當時理智清醒,明白不能配合邪惡,不承認邪惡舊勢力迫害,一律全盤否定。警察把我們分開後,另外幾位學員都被照了相,警察說:「他們都照相了,你為甚麼不照。」我說:「我不能配合你們犯罪,因為當權者對法輪功的鎮壓是錯的。」惡警們軟硬兼施,我抓住暖氣管,他們拉不走我,就放棄了。

在派出所,我給關押的犯人講大法真相,講我自身修煉後的變化,他們都說大法好,你們大法弟子了不起,不配合惡警們做的對。在師父的幫助下,有一個適當的機會,借一位有善念的人的電話將消息傳給了其他大法弟子,避免了不必要的損失。

下午,我的駕駛證被惡警翻到,被當地公安局接回本縣。在往縣看守所押送途中,我決定正念脫身,用腳把車窗玻璃打碎後,不幸被惡警死死抓住不放。事後公安局政保科李寶珠(女)說我跳車時咬她、踢她,真是惡人先告狀。當時惡警打電話叫來110,圍上來很多群眾,我大聲喊我是煉法輪功的,他們在迫害好人。圍觀群眾見證了這一切。

從被抓那一刻起,我就要求自己的主意識要清醒,不承認不配合任何邪惡對我的迫害,要全盤否定一切邪惡舊勢力的安排。在鹿泉看守所,惡警強行讓我坐鐵椅子(老虎凳),並戴上了腳鐐。所長張衛革偽善地對我笑著說:「你是三進三出看守所了,這次配合我們嗎?」我說:「不配合。」他說:「你的功友轉化了,你也轉化回家吧。」我平靜而不可動搖地對他說:「沒有人能轉化了我,你想錯了。」其他管教都跟我很熟了,心裏都暗暗佩服我,在這麼邪惡的鎮壓中,能堅定不移地走到底確實了不起。

警察想給我送勞教,結果他們說了不算,檢查身體不合格!我開始絕食抵制他們對正法弟子的迫害,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邪惡的干擾與迫害。我檢查自己的每一念,把基點擺正,絕食抗議不是只為出去,而是全盤否定一切邪惡舊勢力的安排,如果只為出去,很可能順應其它邪惡的安排,是有漏。比如聽說有一學員被抓後,在洗腦班絕食抗議要出去,結果叛徒勸她吃飯,說吃了飯才有勁跑,她覺得有點道理就吃飯了,結果也沒跑成而是妥協了。師父說:「修煉中加上任何人的東西都是極其危險的。」(《挖根》)我們正法弟子應煉就火眼金睛,「博法理可破謎」,識破一切邪惡偽善,做到明慧不惑。

在看守所,我發正念,背法「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正念正行》),想起偉大師尊為弟子們為眾生的承受:「危難來前駕法船,億萬艱險重重攔。支離破碎載乾坤,一夢萬年終靠岸。」(《苦度》)「操盡人間事,勞心天上苦。有言訴於誰,更寒在高處。」(《高處不勝寒》)淚水不停的往下流。心中堅定地向師尊發下誓言:無論在天塌地陷,邪惡瘋狂迫害,生死攸關時都動搖不了對師父對大法的正信、正念。我想在魔難中走過來的同修一定會明白我此時心情。

我堅定一念:對邪惡勢力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一概不承認,全盤否定!之後他們對我提審、簽字、照相、取指紋等全部落空,而且沒敢動我一個指頭,真是一正壓百邪!他們看這招不行,就到處給我造謠:說我跳車時用暴力對付公安,咬人,供出了多少學員,帶「小秘」等等。我在這裏全部給他們曝光,所有公安局、政保科、610、看守所等所有給我造的謠都是惡毒的謊言。我要在這裏徹底清除這些害人的東西。在看守所我悟到:要對安排這件事的高層舊勢力發正念,我正告它們:我們師父一再延長結束的時間,也在給你們機會,正法這件事誰動誰有罪,如果你們還執意你們的安排,那等待你們的將是銷毀,到時求誰都沒用。如果你們轉變觀念,同化大法就有希望,希望你們好自為之。

在看守所絕食抗議第六天,我身體出現不適症狀,我表現出很痛苦的樣子,誰叫我也不回答,心中默念正法口訣、背法,惡警們害怕擔負法律責任,第二天將我送至所謂的法制中心(洗腦班),他們由於擔心我走出去,將我關到層層有監控和鐵柵欄的三樓,派兩個保安看守。把看守所鐵椅子(老虎凳)搬來將我鎖在裏面,這充份表現出了邪惡的表面凶殘和內心恐懼。可這一切它們都說了不算。偉大師尊給弟子安排了破除邪惡的路。

在關我的房間走廊裏有一個天窗,雖然有鐵鏈鎖著,但我堅信一定會有辦法。晚上,我背法、發正念,感到強大能量包圍著我,正念之場強大,一定是師尊的加持和同修們共同發正念的威力。我給兩個保安講真相,講做人的道理,他們聽了連連說大法好,大法弟子了不起。我為他們明白真相感到高興。他們吃過晚飯後,躺在床上睡著了。我給他們的副元神發正念,因為我悟到:人在睡覺或疲勞時副元神在起作用,我告誡他們不要干涉正法這件事,誰動誰是罪,否則誰也救不了你,用正念定住他們天亮之前不許睜眼。晚上一點來鐘,我從鐵椅子中褪出來,爬上天窗,輕輕將上邊鐵板挪開一條縫,我鑽了出去,到房頂四處轉一圈,決定由西邊順排水管滑下去。三樓頂離地面十幾米高,在二層至三層之間險些掉下去,我心裏呼喚師父,並加強正念,心想掉下去也不會有問題。當我下到地面時,洗腦班發現跑了人了,拿著手電筒到處找我,我翻過西邊一堵牆(帶鐵絲網)到了一個學校,找到大門,縱身翻過去。那些邪惡看守想不到一個七天沒吃沒喝的人會有力氣逃跑。這正是師父的大法賦予我們超常的能力和智慧。出來後,搭上一個拉石子的貨車,後打一出租,又沒錢,幾經碾轉,坐上一個拉柿子的三輪車到了一個學員家,重新溶入正法洪流。

從出事到走脫歷經十五天,就像一場夢一樣。總結一下教訓:思想深處有潛在的一念:做大法正法工作有危險,擔心一旦有漏,肯定被抓或如何,卻沒有時時注意安全。這都是舊勢力強加給我們的干擾。在這裏與同修交流,如果有這樣想法請徹底清除它。大法弟子正法修煉的路由師父給安排,不允許舊勢力以任何藉口來迫害和干擾大法弟子正法。另外,還有思想業力干擾,麻痺大意,已知道出事地點有潛在危險,抱著僥倖心理,結果給正法工作帶來損失。希望同修們在做正法工作的同時,謹慎、理智、穩健地走好每一步,吸取我們的教訓。以上如有不符合法理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