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勞教所的正法之路:挽救邪悟者 譴責惡警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0月8日】我和許多大法弟子一樣,被江氏一夥政治流氓所迫害,流離在外,有家不能歸。就在我走脫勞教所不到20天的時間,我丈夫又第二次被綁架,弄得我們妻離子散。

我原戶籍屬廣東,被非法勞教前,住在北京。一天,我正在街上走著,突然上來幾個強盜式的便衣,不由分說就把我推進車,在北京拘留所非法關押我4天後,通知我戶口所在地來接人。我從思想和行為上抵制迫害,我要尋機走脫,即使不走脫也不能順利地讓邪惡帶走。在機場等候飛機時,我突然拔腿就跑,沒多遠就被抓回。他們使勁往後背我的胳膊,狠命壓我的頭,我呼吸都感到困難。但是我並沒有屈服他們,使足了勁,喊出了「法輪大法好!警察在抓好人!法輪大法是正法!」他們把我拖到機場派出所。

圍觀的人們清楚地看到了當今的警察像強盜一樣,壞人不管,卻抓信仰真善忍的、一個「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好人。第二天,又從南方來了8個警察帶我乘火車去廣東。在車上我上廁所時,他們都跟著,站在我身邊。我說:「你們太過分了!我只是修煉法輪功,沒做壞事,你們這是侵犯人權!正事不幹,動用這麼多人力、物力,來對待一個弱女子。」在車上他們大吃大喝,結算時,他們無所顧忌的叫乘務員為他們開了700多元的單據。照此推算,他們8個人,一個來回花掉3萬~4萬元錢。俗話說:「上樑不正,下樑歪」 。江XX一夥為滿足私慾假公肥私,揮霍無度,滴滴人民的血和汗,被他們吞噬著。

我被非法勞教一年,關押在三水勞教所。剛一到那裏,就來了幾個誤入歧途的人給我洗腦。洗腦不成就專派兩個人來看我,結果這兩個人又被我轉化過來了,並且寫了「嚴正聲明」,聲明勞教所的強制洗腦作廢。勞教所發現這種情況,就把我調到了三大隊,關押了我三個多月又把我調到二大隊。這時又有一個大法弟子因抵制洗腦,勞教所連上廁所都不她讓去,把我們倆關在一個屋裏進行「嚴管」 ,用了五個叛徒來看我們。一次上級來檢查,怕我們揭露他們,讓我們上樓上,我們不去,他們就拽,我們就大喊口號,往下拖時我仍然喊。邪惡之徒就脫下我們的襪子堵我們的嘴,還用抹布堵,我們的嘴都被弄破了。這時王大隊長帶著幾個人破口大罵,對我們連拉帶推。我們的聲音也大了起來。我們被拖到樓下後,我倆不抬頭,同時背誦師父的經文,不知甚麼時候,邪惡之徒溜走了。因為我們被「嚴管」,邪惡的幫兇不許我倆說話。我質問道:誰給你的權力。憑甚麼不讓人說話 ?!江XX也沒有這個權力!強大的正念震懾了邪惡,環境有所改變,我們允許去廁所大便,但小便仍在屋裏。

有一次,惡警發現了經文,懷疑是我傳的,就把我叫去問話:「你去廁所幹甚麼來的?」我說:「你是甚麼意思?你說能幹啥?」 惡警說:「有人說你傳經文了。」 我說:「那你找他去好了,我不知道,你不要用對待犯人的口氣來對待我,我不接受。」我站起來就走,惡警們把我拽回來,讓我坐下,我不坐並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怎能由你說怎樣就怎樣。」他們大罵一通,並說:「勞教所開班這麼久,你是第一個敢這樣對待幹部(警察)的,太囂張了」!我說:「這裏是邪惡的場所。我對你們無仇無恨,只是對事,不是對人」。這時那個王大隊長咬牙切齒的罵起大法和師父來了。我指著她說:「住嘴,謗佛會下地獄的。」他們問不出我甚麼,就讓我回屋了。師父說「如果一個修煉者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惡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學員都能做到,邪惡就會自滅。」(《去掉最後的執著》)法理實實在在的展現在了我的眼前。

還一次,王大隊長帶人來我倆屋裏搜身。她把手伸進那個功友的懷裏,掐了她的胳膊,第二天,發現成了黑紫色,我就想要把此事找機會揭露出來讓全大隊的人都知道。幹警上班查房時,我就在旁邊幫著那位功友說明此事,幹警說:「這不關你的事,讓她自己說。」我說:「她的事就是我的事,掐她就等於掐我,我就是要管!電視裏整天喊『以德治國,以法治國』,你的法在那裏,你的德又在哪裏?我出去後讓全世界人都知道你們的罪惡!」他們說:「這樣鬧會給你加期的」。我大聲說:「死都不怕,隨便吧。」此時,我覺得自己頂天立地,甚麼邪惡也動不了我。

不管把我調到哪個大隊,我都抵制迫害,不穿勞教服不看誹謗大法的材料和錄像,不參加強制勞動,不起來「點名」。總之不參加勞教所的一切迫害大法弟子的活動。惡警就氣急敗壞的給我加期3個月,延期期滿後他們還是不放人,就變相的關在強化洗腦班。關了20幾天後,由於正念一直很強,在師父的呵護下我堂堂正正地走出了勞教所,又匯入到了正法的洪流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