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蕩進京證實大法 正信正行走出監牢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0月31日】我99年得法不久,江氏獨裁政權就開始了鋪天蓋地的陷害。我和所有的同修都失去了聯繫,家人也開始阻止我煉功。這樣停了兩個月後,我開始冷靜的思考:法輪大法是在教人做好人,更好的人,最後達到無私無我,師父真正是在教我們走正路,錯在哪裏?!那時我就定下了心:誰都阻擋不了我的修煉,不管當權者怎麼打壓,我都要堅定地修下去。就這樣,我開始在家裏堅持學法和煉功。直到去年5月才和一位同修聯繫上,學習了師父的新經文與講法,並大量閱讀了明慧網上弟子的文章,才知道自己的修煉沒和正法聯繫在一起,從此,我暗暗下定決心:我一定要精進實修,緊跟師父正法進程,早日成熟,為大法和師父討回公道。

面對邪惡的殘酷迫害,通過不斷學法,在法理上昇華後,頭腦越來越清醒、理智,越來越能在法上認識法,去天安門證實大法的念頭也越來越強了。我對師父說:師父,弟子已經成熟了,我要進京證實大法,為大法和師父討回公道。

8月10日,我和另一同修踏上了進京正法的路程,11日上午到了北京就直奔天安門廣場,正好是星期天,廣場上人山人海,我們一邊發正念,一邊找在哪個地方定位打橫幅,只見對面來了幾十個外國遊人,打開橫幅,放聲大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我師父清白!停止迫害法輪功!」這樣反覆喊了十幾聲,聲音響徹九霄,那一刻,我把自己當做一個神來正法,沒有一絲人的東西,達到了無我的狀態,那群外國人和周圍的遊人都被驚呆了,有幾個外國人拿相機拍照,有人說:「喊得好!」有人為我擔心,警察離我三、四米遠,一直背向我,好像沒聽見似的。我完成了第一個願望,收起橫幅就朝人民英雄紀念碑方向走去。將橫幅貼在紀念碑上面是我的第二願望。由於牆面太滑,透明膠不容易粘上,用的時間過長,被三個便衣抓了,當時心裏只有一念:有師在,有法在,正法時期與師父同在。一邊走一邊向圍觀的人們喊:「法輪大法好!」沒有絲毫懼怕,一直喊到天安門附近的一個派出所。一到那裏就被搜身,因我不配合邪惡,三個警察像發了瘋似地朝我亂打一通,我就背《入無生之門》:「騎虎難下虎 人要與神賭 惡者事幹絕 堵死自生路」和《秋風涼》:「邪惡之徒慢猖狂,天地復明下沸湯;拳腳難使人心動,狂風引來秋更涼。」他們打累了才停下來。隨後把我關進了收容所。

我被他們打得遍體鱗傷,卻沒有疼痛的感覺,這才明白:是師父為我承受了,禁不住淚流滿面。想到他們把我打成這樣,我開始靜下心來向內找,發現自己沒做好,應該發正念窒息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不允許邪惡操縱警察迫害我,也是對警察的慈悲挽救。

一進收容所,我就決定:以絕食絕水抵制迫害,要求無罪釋放我,不斷加強正念,再也不允許任何人以迫害我為藉口來考驗法。打那以後,他們就再也沒動過我。一般情況,在這裏只呆一天就分流了,我在這裏卻呆了三天兩夜,每天都抓來幾十人和我關在一起,我知道是師父給我安排救度眾生的機會。「帶著如意真理來 灑灑脫脫走四海 法理撒遍世間道 滿載眾生法船開」(師父經文《如來》),這都是各個省市的一些生意人。在這裏就打開了講清真相、揭露邪惡的市場,不負對我們期待已久的有緣眾生。我逢人就講,還把我被打的傷給大家看。明白了真相的人們都站在正義的一邊,他們對我說:「我們知道了法輪大法是正法」。我也知道他們有救了。

當天天黑的時候,有一位警察很同情我,下班後給我買了一袋快餐麵,我收下了。我們那號子裏的犯人也是一天沒吃沒喝,我就把快餐麵分給他們吃了,他們都非常感激我,說法輪功的人真好,我告訴他們說:「大法弟子都是好人。」師父在《甚麼是功能》中說:「大法弟子在人間的表現就是留給歷史的。」

第二天又抓來幾十人,年齡最大的50多歲,最小的14歲,天氣很熱,警察不准上廁所,不讓喝水,我就找來塑料瓶給他們裝尿,幾個小孩渴得亂叫。這時,走廊裏來了一個老太太,我就請老太太用飲料瓶裝滿水了放進來,讓每人都喝個夠。開始老太太不敢做,我就發正念請她幫忙,對老人說:「如果有人說您的話,您就說是我說的。」警察聽到了也不敢吱聲。

就這樣,我三天沒吃沒喝沒洗,腳上的血和襪子粘得很緊,手上的血也乾枯在手上,心裏卻是熱呼呼的,精神非常飽滿,肚子也不餓,心想有我的師父看護著我。心中不停地背誦《洪吟》中的「苦其心志」、「無存」、「威德」和近期師父的詩:《正念正行》、《神路難》、《正神》等,渾身都感覺輕飄飄的,正念也越來越強,我不報姓名,住址、不照像。警察沒辦法,只好把我轉移到前門派出所。

在前門派出所只呆了一天一夜,他們使用各種招術妄想套出我的姓名和住址,邪惡企圖迫害大法弟子的陰謀一個個被識破。我除了向他們洪法講真相,甚麼也不配合,時刻用正念正視惡人。他們說我太頑固,又把我送進崇文看守所,和7個姑娘關在一起,我就跟她們一個一個的洪法講真相,用我在大法中修出的純善來啟發她們善良的本性。她們明白了法理,也都能接受了,還想和我一起煉功呢。警察在夜間不停的抓人,我們這個號子裏又增加了兩位姑娘,睡的地方不夠了,我就把我的地方讓給她們,自己用兩隻鞋子合在地上坐了一夜。天亮後,警察找我談話,我把這事告訴了他們,我說我們大法弟子在哪裏都是一個好人,你們要善待大法弟子,將會得到美好的未來。

在這裏,只要有警察出現在我面前,我就主動找他們,「能不能跟你聊一聊?」他們也都答應了我的要求,「可以」,就這樣,他們一次次地放我出來和他們聊,我就利用一切機會跟他們洪法,講真相。心裏始終保持強大的正念,時刻牢記師父的教導:「對宇宙真理堅不可摧的正念是構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堅如磐石的金剛之體,令一切邪惡膽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體,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也三言兩語》)

第二天,他們要給我灌食,我就對他們說:「你們這樣做是在對大法弟子進行迫害,欠下的罪將永遠也還不清。」他們沒敢給我灌食。看守讓我背監規,我說:「監規是對犯人的。我們的標準更高,我們師父要求我們做到無私無我,慈悲救度一切眾生,這裏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出去。」他們再也沒有要我背監規了。我一直給他們講真相,要求無罪釋放我。他們當天就把我帶到醫院裏檢查身體,我發正念讓師父幫助我,他們拿了結果,商量後對我說:「你說出你的名字就放你。你沒有名字,我們怎麼通知放人?」我知道師父把我的智慧全打開了,我說:「就用我的代號吧。」他們真的就用代號通知放我,並給買好車票送我上車。

我再一次體會到學法、發正念、講真相的重要性。只有在法上認識法,才能突破一切,真正走出人來。對師父信有多深,堅定的程度有多深,坦蕩的程度就有多高。

感激師父的慈悲呵護,給弟子一次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的機會。師父,我要更加努力走正自己的路,要配得上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稱號。

不妥之處,望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