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師父加持下 我正念闖出看守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1月18日】我是大陸大法弟子,感謝師父呵護,加持我用正念闖出看守所。

我是2002年國慶節大搜捕中被警察綁架進看守所的。在綁架我時,惡警們揚言說這次定要整死我。緊接著就是連日連夜地突擊審訊和逼供。面對邪惡的瘋狂迫害,我想起師父《心自明》中的教誨。於是我就抱定一念:放下生死之念,維護大法。當天我就開始了絕食絕水。同時,靜下心來,堅持每天背法,白天整點發正念,夜深煉功,打坐立掌發正念,用大法衡量,清醒認識邪惡迫害的本質,堅持以法為師,指導自己正念闖關。

師父在《大法堅不可摧》中說:「師父要挽救一切眾生,而邪惡勢力卻在真正地利用眾生對大法犯罪,根本目的是毀滅眾生。」作為大法弟子是全盤否定一切邪惡的舊勢力安排的。師父還在《北美巡迴講法》中說:「如果你們真的正念很強,能放下生死,金剛不動,那些邪惡就不敢動你們。因為它們知道這個人你不叫他死,對他甚麼迫害都沒有用,邪惡也只好不管他了。如果在這種情況下邪惡還要迫害,那師父可就不客氣了,師父有無數的法身,而且還有無數的幫助我做事的正神也會直接清除邪惡。我以前不是告訴你們了嘛,你們每個大法弟子都有天龍八部護法,都是因為你們做得不夠,眾神都被舊的宇宙法理限制得乾著急沒辦法。」(只可惜當時我對師父的這兩段經文記不完整,只能記個大概意思)這時,我就不再感到只是我一個人孤單地置身於四面布滿邪惡和恐怖的監牢內,而是沐浴在佛恩浩蕩的佛光普照下,投身於歷史賦予我們大法弟子的偉大正法洪流中,置身於堅不可摧的大法整體中。更加堅定了我對大法的正信和正念正行,增強了我從內心深處全盤否定舊勢力安排的信心。

我是為講真相救眾生被抓進來的,這是邪惡的舊勢力利用大法弟子人的表面沒去掉的觀念、業力強加給我的迫害,這是師父不承認的,我也不承認。作為大法弟子我要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從這裏闖出去,講真相,救眾生,跟上正法進程。敬請師父呵護、加持我闖關。接著我又從內心深出向舊勢力發出義正辭嚴的正告:邪惡的舊勢力,講清真相,救度眾生是宇宙中最正、最神聖的事情。誰都不能反對,誰都不能迫害,誰動誰是罪!在這以後的10餘天裏,我每天堅持背法、發正念,以法為師,不斷向內找,坦蕩過好正法路上的每一關。在審訊和灌食時,「時刻用正念正視惡人。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堅持不回答問題,不給錄筆供,不簽字,不按手印,時刻用正念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危難之時,請師父幫助,使邪惡的陰謀自行解體。

一次灌食時,一大幫警察圍著我,說今天要對我強行灌食。這時,我一面在心中默念師父的正法口訣,一面請師父幫助清除邪惡的迫害。反映在常人狀態中,我就利用這機會向他們講清真相,還向他們列舉了許多我學大法身心受益後為世人做好事的事例。同時聲明我只是煉功做好人被抓進來的,倘若你們真要灌食,如果真有甚麼後果,你們是要負完全責任的。無論如何我是不會屈服的。師父在《也三言兩語》評註文中說:「對宇宙真理堅不可摧的正念是構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堅如磐石的金剛之體,令一切邪惡膽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體。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說來真神,大約過了20多分鐘後,在我與他們的談話還未結束時,突然門外有人進來要找他們領導有急事要辦,就這樣一場灌食迫害草草結束了。還有一次灌食也是在和這次差不多的同樣情況下自行解體了。

師父說:「你們自己做正的時候師父甚麼都能為你們做。」(《北美巡迴講法》)師父還在《去掉最後的執著》中說:「弟子們的痛苦我都知道,其實我比你們自己更珍惜你們哪!」多虧了師父的呵護、加持和救助,使我多次化險為夷,有驚無險。再次見證了師父和大法的洪大威德,見證了「這開天闢地都沒有過的慈悲與佛恩浩蕩」(《正法時期大法弟子》)這一法理的強大內涵。在我絕食水的最後幾天裏,有幾次起身時眼前一黑險些暈倒,突然一陣熱流從頭頂上下來通透全身,頓時人就清醒地站穩了。我明白了,這是師父在給我灌頂,把我從死亡線上又救了回來。我熱淚盈眶,深深地向師父雙手合十:「謝謝師父!」到後來真是水米不進了,身體出現極度虛弱和昏睡。朦朧中,我看到在另外空間為我搭了一個有兩三個城門洞那麼大的大彩門,走近一看原來是一列一眼望不到頭的大火車停在彩門裏面的軌道上。這不是師父在度我嗎?我明白,這是師父鼓勵我過關呢。

在絕食水的最後一兩天,我由於身體異常衰弱,手腳冰涼,身體僵硬。這時,只有一念尚存,那就是:維護大法。在面臨生命垂危時刻,我看到我來到了另外空間的大法法會會場,會場裏一眼望不到邊的大法同修們早已在那裏等著我們後來的同修呢。我知道我是姍姍來遲了。在那裏,我看到了在法正人間的那一天的壯觀景象,簡直用盡人類語言都無法形容的。我還明顯感覺到這洪大無比的正法洪勢已經接近人能感覺到的表面空間了。淚水濕透了枕頭的衣襟。這時門外傳來有人對話的讚歎聲:「法輪功了不起;十幾天水米未進寧死不屈,要叫我們恐怕餓了幾天就不行了。」我悟到這是師父借常人嘴在鼓舞我,堅持到底就是勝利。

與此同時,外面的同修也在為我堅持發正念,幫我清除邪惡,減少迫害。有的同修還不顧個人安危到我被關押的看守所講清真相,窒息邪惡。監獄內外溶為一體,形成一個堅不可摧的整體。就這樣我在師父的呵護、加持和同修們的正念幫助下,經過十多天絕食絕水,終於在2002年九九重陽節前夕,被宣布無條件釋放,堂堂正正地闖出了看守所,重新回到了助師正法的偉大歷史洪流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