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同修個人的迫害就是對整體的迫害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2月30日】最近在身邊發生了幾起大法同修出現嚴重的身體不適的現象。剛開始聽到消息時我只是簡單的認為一定是這個同修自己有執著或正念不強所致,所以就積極地想幫助別人找到執著;如果在魔難中的同修沒有在短時間內建立起強大的正念,我又會產生一種無可奈何的消極情緒,不知道該怎麼辦。我們一些同修就這個問題進行了很深入的交流。雖然是以這種身體上經受的關難為主題,我感到其中體現的法理對於如何從正法的角度看待個體同修所經歷的不同形式的魔難都有相通之處。

為甚麼這是一個整體的問題

師父告訴我們碰到問題要找自己,我在開始時還是很難看清楚其他同修的這種魔難和我自己有甚麼關係,直到我注意到《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中的一段講法。師父在談到舊勢力安排的一些破壞時說:「這些問題出現的目的,是舊勢力覺得有的學員認為修了大法了就甚麼都不怕了,我只要是大法弟子了,甚麼危險都沒有了。所以它們看到了:這不行,這不等於上了保險了嗎?學了大法就不怕了,這本身這顆心還不夠大嗎?所以它就要在大法中製造麻煩。」從中我體會到,在這個迫害中,舊勢力利用的不僅僅是經受魔難的學員的心性問題,它直接利用的也許是所有知道這個消息的大法弟子普遍存在的心性上的有漏(如「上了保險」的心態)。在打著「使大法弟子所謂的鍛煉成熟」的「冠冕堂皇」的幌子下,舊勢力直接阻止魔難中的學員參與正法的工作,甚至想要利用這些現象造成周圍學員不穩的心態,以達到其阻礙正法弟子完成救度眾生的歷史使命的陰險目的。那麼這個體現在單個學員身上的魔難,其實質就是針對我們整體的考驗。

既然這個迫害是針對我們的整體而來的,那我們整體中的每一個大法粒子都應該責無旁貸參與破除舊勢力的安排。一方面我們要明確地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集體集中發出強大的正念,幫助該同修度過難關;同時在其中我們每一個人都要向自己心裏認真的找一找,看看自己在這件事情上的心態是否有不符合法的地方,互相切磋,在心性上有個整體的提高。

其實,為了阻礙正法,舊勢力蓄意將各個地區的大法弟子、甚至每一個同修都分隔開來,抑制大法弟子之間的互相協調幫助的意識,以達到其分割迫害的目的。慈悲的師父在《在2002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中告訴我們:「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 我感到正法到了現在這個階段,同修之間打破由地域、心理、文化、環境等等因素形成的間隙,別的同修的事就是我們自己的事,一個同修的魔難就是我們一起要破除的障礙。我們不允許自己的同修被邪惡如此干擾和迫害。這樣來形成一個堅不可摧的粒子群已經是正法對大法弟子的要求了。一個同修作了一個很形像的比喻:一根筷子是很容易折斷的,一把筷子就很難被折斷。真是這樣的啊!

「那個同修自己不悟上來,我們能幫的也是有限」- ?

在具體分析面臨的魔難時,有些同修會有這樣的一個認識,就是:修煉是自己的事,別人的幫助不能起到實質的作用。在個人修煉時期也許這個認識是沒有問題的,但是在正法時期,攙雜了舊勢力的破壞的因素,情況就發生了變化。

明慧網上的一篇文章《正念除惡──怎樣幫助邪悟、轉化、被魔鑽空子出現魔難的弟子呢?》對我的震動很大。其中提到一個例子,就是一個學員被洗腦後邪悟,一位同修想和她交流,無奈這個學員把師父的法反著悟,和她切磋也很難改變。最後大家決定:通知所有能通知到的大法弟子,對她連續整點發正念3天,清除其背後邪惡因素。有一位天目看得很清楚的弟子看到眾同修發出的神通匯聚成一個相當大的場朝她家飛去,那裏的邪惡生命就逃;神通追上去消滅了邪惡。通過三天發正念,這位曾經邪悟的學員開始主動向她愛人要《轉法輪》看。不久她完全走出了邪悟,從新回到正法中了。

在邪悟的狀態下,這個學員是不可能有正信正念的,如果我們還侷限在「修煉是她自己的事情」 這樣的認識上,那她也就沒法得到挽救了。然而,同修們集體的強大正念就可以讓那些圍困她的邪惡因素解體,從而使她擺脫干擾,本性的一面在學法中就會容易清醒過來。類似的情況,在很大的魔難當中、在身體承受很大時,有時要保持清醒的頭腦和堅定的正念是有一定困難的,所以周圍的同修能有針對性的加強發正念;同時,設身處地地考慮難中同修的狀態,讓他感覺到大家真誠的鼓勵、支持,對難中的同修會有直接的幫助。

另外,也希望身在魔難中的同修,也從正法的整體的角度看待遇到的魔難,不要把它個人化,自己一個人很艱難地承受著也不讓別的同修知道。勇敢的和其他同修交流,共同破除舊勢力的安排,因為這個迫害的最終目的是阻礙我們正法、講清真相的歷史使命,所以它就不是一個自己單個人的事情了。

自己的一些粗淺認識和大家交流一下,如有不正之處,請大家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