鑽石心

——寫給走不出人來的同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2月6日】不久前的一頓午飯上,我與12歲的女兒談論如何更智慧地講真相的問題。在引用師父的話時,脫口而出:「爸說……」女兒與妻都沒有注意這句話,我自己卻愣住了。原來在我心靈的深處,我早就把師父當做了自己的父親。我不知這是常人之情還是一種昇華了的理性認識,因此一直不想和同修談這個話題,但在這三年多的修煉過程中我無時無刻不感到師父那無微不至的關懷與慈愛。我今天終於有勇氣寫出這段修煉過程中粗淺的認識與體悟,完全是因為我看到身邊的一些同修,他們至今放不下常人的觀念,不能從根本上走出人來,從而擔心他們的危險。如果文中有執著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現在大法弟子都在按著師父的要求做著揭露邪惡的事情,三年多來那麼多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那麼多的同修被非法判高達十幾年的苦刑。我們在抵制邪惡、講清真相、救度世人的時候,我們是否都認真地想過:這場邪惡的迫害或考驗為甚麼會發生呢?「這就是他們今天所敢於給我們帶來這場災難的原因,那就是更高的果位與這麼大的法就得這麼大的考驗,但是呢,反過來講,如果不允許它發生,它也發生不了。」(《導航》-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 )師父為甚麼允許它發生了呢?除了「我是要利用他們安排的這一切看他們所為中的心性」(《導航》-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 )之外,是不是還有別的原因呢?「一個佛一揮手,全人類的病都沒有了,這是保證能做得到的。」(《轉法輪》)那麼,師父為甚麼不「一揮手」把這場所謂的考驗徹底否定了呢?真修者當然心裏清楚不是這樣的。我們都知道如果沒有師父正法與救度我們,我們今天都不會還留在世上了。其實質原因或許就在《走向圓滿》這篇經文裏:「你們知道嗎?目前舊的惡勢力對大法迫害的最大的藉口之一就是說你們的根本執著在掩蓋著,從而加大此難,要把這些人找出來。」

如果「7.20」迫害的當天,一億大法弟子都站出來煉功,該是怎樣的一種情形?迫害會持續至今嗎?如果每一位大法弟子都能把師父當作自己的父親,那我們會允許邪惡的惡毒造謠與誣陷嗎?如果每一個被迫害致死、判刑、勞教的同修,我們都當作是自己的兄弟姐妹、甚或就是自己本身,那我們該如何做呢?就像今天道德敗壞到已病入膏肓的社會一樣,在指責它的同時,是否每個人都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其實現在那些還不能堅定站在師父這一邊維護大法的,嚴格地說就是在放任邪惡迫害,這就好比真修者苦難的身軀上也踏著你的一隻腳啊。可嘆得了法而不能珍惜的人。師父語重心長的慈悲講法一再被一些「大法學員」利用作為走不出人來的藉口。師父讓我們多學法,一些人就以學法為藉口不去講真相、不去證實大法,陷入了為學法而學法中去了。師父說:「我為甚麼叫你們學、念、記《轉法輪》呢?目的是指導你們修煉哪!」(《何為修煉》)我有時想,不能圓融地理解師父的法,就其本質而言,還是為自己的怕心找藉口。怕心本來就是非常髒的一顆心,而用師父的法找藉口來掩蓋則是髒上加髒了。其實師父多次在經文中講過這一問題,只是這些走不出來的學員過強的執著使他們不願正視自己:「一個神在正法中,他們對大法的一念就決定了他們的存與滅。那些得了大法的還能和常人一樣對待嗎?得了法卻不能證實法,還配當大法弟子嗎?無論他們怎麼在家裏所謂的堅持學法煉功,都是被魔控制著,走向邪悟。」(明慧編輯部文章《嚴肅的教誨》)

最近我接觸了一些這樣的「大法學員」,他們的一些家人已經開始出現各種病的症狀,如其仍不悟,那下一步呢?「那些得了法的人從表面的人這講知道了法的內涵的,有的從法中得到了生命的延續,有的得到了身體的健康、家庭的和睦、親朋好友的間接受益與業力的消減,以至師父為其所承受的等等這一切好處;從另外空間講身體在向神體在轉化,然而當大法要圓滿你時卻不能從人中走出來,在邪惡迫害大法時你卻不能站出來證實大法。這些只想從大法中得到好處、卻不想為大法付出的,在神的眼裏看,這些人是最不好的生命。」(《建議》)我身邊有一個走不出來的學員說:「現在還相信,還能堅持到今天學法就不錯了,反正得法就是神,到時候修到哪算哪吧。」這樣的思想不危險嗎?師父在《北美巡迴講法》中說:「而那些個沒做好的,走向反面的,不出來的,就看著他們的神一面的身體一層一層地往下化掉。」師父在此一再提醒這樣的學員:「是啊,只要迫害一天沒有結束,那一天就是機會。利用好吧,做得更好吧,快一些重新返回來吧,不要再錯過了。」師父一再告誡我們要為自己與眾生負起責任,可是許多人就是死抱著人的東西不放,為自己遲遲走不出人來找了無數的藉口,置師父的無邊慈悲與諄諄告誡於不顧。同修啊,不要利用師父的慈悲,這是天大的不敬與罪業,是難以形容的一顆骯髒的心,如不修去,危險至極。記得一次給一個走不出來的學員送去一份明慧網的資料,這個學員竟然不敢在同修面前稱一聲師父。我難過了好久。別忘了師父說過的很嚴肅的話:「你自己不要未來,那我就放棄你。我沒有執著的。」(《建議》)在眾多真修弟子遭受巨大困難的情況下,還想讓師父等你到甚麼時候呢?你就不能對自己更珍惜些嗎?

在學了這麼長時間的大法後,在面臨著這場畢業考試時,你是勇敢地走進考場迎接考試呢,還是臨陣怯場拒絕考試呢?「修煉一段時間了,是不是還是當初的想法,是不是人的這顆心才使自己留在這裏?如果是這樣,那就不能算作我的弟子,這就是根本執著心沒去,不能在法上認識法。大法在中國遭到的邪惡考驗中淘汰下去的都是這種執著心沒去的人,同時給大法帶來一些負面影響。」(《走向圓滿》)同修啊,在這實修的幾年中你知道你已經錯過了多少次提高的機會了嗎?你的「不知對大法與修煉機緣的珍惜」(《排除干擾》)會使你悔恨一生的,或許還沒有悔恨的機會呢?「在人世中,他們真的迷得太深了,最後只能是這樣了,就怕最後連人都當不上啊!」(《和時間的對話》)

這骯髒的塵世不就是個臨時的戲台嗎?為何睜著眼睛執迷不悟、流連不返呢?

「弟子們啊!師父心急而無用啊!你們為甚麼就放不下那顆常人之心哪?就不願再向前一步哪?」(《再去執著》)走不出人來的同修啊,快一點放下這如霧似夢的塵世吧,早日加入到「一帆升起億帆揚」(《心自明》)的壯闊的船隊中來吧。「其實我傳大法必有難言之因,真相一顯,後悔晚也。」(《再去執著》)還讓師父說得怎樣明白?如果大家都在想苦難快一點結束、快點結束,可是如果眾多與我們有緣的世人都沒有得到救度,結束時你想會是甚麼結果呢?結束後的人間該是怎樣的一種景象呀?那些和我曾朝夕相伴而走不出來的同修,在這黎明前的黑夜裏,我現在最不能釋懷的就是你們呀!

「堅修大法心不動 提高層次是根本 考驗面前見真性 功成圓滿佛道神」(《見真性》)邪惡算得了甚麼!它們只不過是那個妄想擋住正法的車輪的那個小小的螳螂。那在這個偉大輝煌的過程中,我們以一顆甚麼樣的心呈給師父呢?跟你們講一個小故事,這也是我自己的故事:

經過近半年,轉了三個看守所之後,在勞教之前的體檢中發現我患了嚴重的「心臟病」,勞教所拒收。即使這樣,邪惡依然不想放我(其實與我當時的心性不到位有關),又把我關押回看守所。十幾天後的一個午後「碼坐」時,我身邊一位福建人(經濟詐騙犯)跟我抱怨說:「我爸不管我了,也不來看我了。」近幾天他甚至拒絕有病服藥,開始自暴自棄,出現了精神要崩潰的現象。我就安慰開導他,同時也是在跟自己說:「你怎麼能這樣想呢?你放心吧,他是你父親呀,怎麼能不管自己的兒子呢?」剛說完這句話,就聽管教從鐵窗外叫著我的名字:「把東西都拿走,你釋放了。」

其實師父從沒有要求過我們甚麼,讓我們所做的學法、發正念、講真相都是在為我們的圓滿回歸而做,並不是我們為大法做了甚麼。你如果帶著太重的常人之心,你就很難體會慈悲偉大的師父都為你安排了甚麼。師父也要我們一點東西的:那就是一顆純淨之心,一顆在陽光下熠熠閃爍的鑽石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