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2月28日】(接前文)當時環境特別邪惡,以前絕食有生命危險的,勞教所都不收,可這次是只要大法弟子不死就收,有重病的也要收下,觀察三個月沒問題就留下。「中國的勞動教養所是邪惡勢力的黑窩」(《窒息邪惡》)勞教所裏的環境與看守所是截然不同的,在這裏堅定信仰的法輪功學員承受著巨大的精神壓力。他們沒有任何說話的權利與人身自由,為大法說句公道話,馬上就會被惡警扣上「反革命」或「精神病」的帽子,從而採取各種非正常手段制裁,被所謂的「幫助」與「教育轉化」。吃飯、喝水、上廁所,所有的活動必須由兩個人包夾。堅定信仰的學員都被列為「嚴管」,經常被輪班洗腦到深夜12點以後,睡覺時必須與包夾同住一個被窩。學員之間哪怕傳遞一個眼神都是違規的要扣分。新進勞教所的法輪功學員,馬上會被一群可恥猶大圍攻,不背叛信仰就連損帶罵,再不聽話就動手打,還要扣分加期。每天從早上5點到晚上8點半除了吃飯,沒有休息時間。

由於我剛進來時身體極度虛弱、頭暈、量不出血壓,他們沒有馬上對我進行圍攻,這樣我有了一個緩沖和調整自己的機會。剛進勞教所,由於怕心,曾一度想放棄絕食。我一邊極少量進食,強制輸液,一邊觀察著形勢,決定應該怎樣戰勝邪惡。在我體力逐漸有些恢復時,他們開始對我進行了輪番圍攻,他們要求我寫入所登記,我想我不是犯人,寫甚麼入所登記,開始他們偽善地要求我配合管教工作,後來看說服不了我,就變得態度強硬,翻臉了,晚上他們以幫教的名義,把我弄進一個小黑屋,準備「收拾」我。一個外號叫「母夜叉」的犯人打了我一個嘴巴,並對我進行恐嚇,威脅、罰站,並叫囂要如何折磨我,我一直發著正念,雖然有一點害怕,但是沒有屈服。我原先膽子很小,從小在溫室裏長大,只有在電影電視裏才看過這種可怕的場面,今天親身經歷了,反倒膽子壯了起來。其實邪惡甚麼也不是,不配在正法中起任何作用。一個犯人有甚麼權力敢隨便打人,一個人迫害大法弟子該有多大的罪。我決定如果哪個犯人再敢隨便打我,我一定制止他。

第二天一群所謂的「學委」、「幫教」又圍上一堆,讓我寫入所登記,並罵師父、罵大法,對我人格肆意侮辱,用拳頭打我頭部,我警告他們不要打人,他們反而更加囂張。於是我宣布從此以後不吃飯了,絕食抗爭,這樣我從消極對抗轉為積極對抗。

由於我的不配合,後來所有要求寫心得、寫感想、寫思想彙報、填表等諸如此類的事再也不逼著我做了。我絕食第二天,他們就給我強制灌食和輸液。他們把我摁倒在地,用最粗號胃管從鼻孔插進胃裏給我灌食,然後用皮帶把我綁在鐵床上強制輸液,我抗議他們這麼做是違法的,他們卻恬不知恥地說這是為了救死扶傷,講究人道。看守我的犯人為了不讓我絕食,他們打我、踢我、把我的頭往牆上撞;並恐嚇、威脅,我沒有被邪惡嚇倒,心想師父會給我安排修煉道路。我明確告訴他們我絕食的根本目的是要求無條件釋放所有大法弟子,還我師父清白,為法輪大法平冤昭雪。

他們利用「名、利、情」,人放不下的各種執著來動搖我對大法的堅定信念。因為絕食,他們每週要給我進行一次毫無意義的身體檢查,每次體檢都要花去125元以上,所有費用由個人承擔,當時我家經濟非常困難,丈夫一個月工資根本養活不了一家人,而且還有外債。於是邪惡就利用我這一弱點進行干擾威脅,他們說如果我家屬不給錢,他們已經與當地派出所串通一氣,要強制執行,當時真有點動心了。師父的話在我耳邊響起「修煉就是難,難在無論天塌地陷、邪惡瘋狂迫害、生死攸關時,還能在你修煉的這條路上堅定地走下去,人類社會中的任何事都干擾不了修煉路上的步伐。」(《路》)於是我又重新堅定起來。這下他們害怕了,用騙小孩的玩意來哄我。當我在勞教所裏再次絕食一週以後,邪惡有點消耗不起了,由蠻橫、威脅變成了偽善。所有管教都來勸我吃飯,我就利用這樣的機會向他們講清真相,說明絕食的原因,用純善來救度他們。在事實面前,他們也無話可說,只是礙於面子強詞奪理。後來他們找來我家屬勸我吃飯,聽說家裏被迫害得七零八落,老人生病,孩子由外人照管,經濟十分困難,這一切迫害只能讓我更加堅定絕食的信念。邪惡強加給我們的這一切迫害是絕不能認可的。

他們一方面對我進行肉體折磨,另一方面又不斷地對我進行精神洗腦。我不停地背法、發正念,同時請師父加持,我一定要跟師父堅修到底。其實師父每時每刻都在身邊看護著我們,只要你做得正時,師父就能將一切磨難化解掉。每當不堅定時,師父也會用各種方式點化我,他們強制我聽誹謗大法的東西,都是些罵師父、罵大法的話,每當這時,我從心底發出「哪怕自己多遭些罪,也不能讓他們肆意侮辱大法」。充份運用智慧,採取各種不配合方式,一次小丑們氣急敗壞用腳狠命地踢我,並特意穿上皮鞋,將我雙手踩在腳下,我沒有還手,但也沒有屈服,後來手被踩出了血,雙手都腫了起來。由於我的正念正行,師父把一切壞事都變成了好事。我雙手腫得像饅頭,胳膊青一塊紫一塊的,第二天輸液扎針的時候,大夫找不到血管了,後來好不容易扎上了又被我弄滾針了,我一直發正念,不讓他們再扎進去,輪番換了六七個大夫,在我手、胳膊、腳,共扎了二三十針也沒扎進去。邪惡開始慌了神,接二連三給我檢查身體,後來大概檢查出心衰。二十來天的洗腦對我毫無用處,我反而越來越堅定,後來他們也就不再給我念誹謗大法的書了。在邪惡面前真是你弱它就強,你的正念強它就弱,我感覺自己正的力量在糾正一切不正確狀態。包夾我的兩個人都出現了身體不舒服等病態。我不停地發正念、背法,不配合邪惡,邪惡真的消耗不起了,沒過幾天,他們就把我放了,說是保外就醫。

判了兩年勞教,50天就闖出來了,這是我萬萬沒有想到的。後來看師父講法「你們自己做正的時候師父甚麼都能為你們做。」(《北美巡迴講法》)我不禁淚流滿面,不知用怎樣的方式來感謝師父,只有不斷精進才對得起師父的慈悲苦度。同修們,讓我們共同精進吧,只要堅信師父,堅定大法,那麼不管多大的難關都能闖過來,只要我們能在法上認識法,那就無所不能。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