摔跟頭之後的覺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2月19日】一天,一位同修問起我發真相材料出事的情況(我現在已經流離失所),我說我不願回首。

我看《明慧週刊》上一位同修說「如果不把自己的體悟寫出來,或者不同其他的弟子們交流切磋,不拿出來,其實是很自私的」時,我的心受到很大的觸動,為甚麼不願回首?因為自己做的不好,因為自己還有很多不好的思想,是它們怕曝光,見不得人,所以利用我的私心、要面子的心理。不是真正的我不願回首,而是後天的我。我要突破它,突破自我,對同修負責,對自己負責,我希望我所寫的能給同修一點借鑑,同時也將自己思想不好的東西從根子上去掉。

2002年剛過完春節,我帶著孩子去發真相材料,由於自己對發真相材料沒有嚴肅對待,想發完材料後帶孩子去看電影,結果被人跟蹤,並報警,當時自己正念不強怕心很大,沒能逃出魔爪而被抓。在派出所裏,雖然也一直在發正念,但怕心很大,而且對法還不太堅定,正念不足,懷疑自己發正念是否起作用,所以雖幾次脫下手銬,但逃跑未成,在惡警威逼、恐嚇、用刑之後,說出了真相材料來源,結果一同修被抓,家裏大法書、材料被抄走。(因為我沒好好收藏,只放在書桌下面)當聽到她被折磨而發出的慘叫,我的心在流淚,我恨自己,為甚麼不敢面對邪惡之徒,去承受。難道自己真的不行嗎?身體的痛苦真的承受不了嗎(當時我沒認識到消極承受也是不對的)?後來我被送到戒毒所和賣淫女關在一起。在那裏我遇到幾位同修,她們講了許多同修闖魔窟的事。聽後,我受到很大震動,不能再配合邪惡的任何要求、命令、指使了,我開始絕食抗議。

第二天又進來一個同修,她在派出所被惡警折磨三天兩宿,但她堂堂正正地闖過來了。我從心裏佩服這位同修。她說:「我受這點苦算甚麼,大部份都是師父為我承受了,它們把我反銬吊起來剛開始覺得很痛,後來覺得自己好像沒有重量了。」當她講完,我心裏真的很後悔自己在派出所的所為。師父說:「難忍能忍,難行能行。」「在真正的劫難當中或過關當中,你試一試,難忍,你忍一忍;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我為甚麼就不能試一試呢,怕承受不住,到了極限最後還得講,結果就順水推舟出賣同修。我現在明白了所謂的極限是因為怕心,給自己下了一個框。做為一個正法修煉的人,沒有極限,關鍵是你是否有正念,是否相信師父講的法,對師父相信多少,如果真是百分之百相信師父、相信大法,就沒有過不去的火燄山。

我絕食抗議的第三天惡警開始給我灌食,還有幾位同修也開始絕食。第四天我身體出現不正常反應,它們給我打點滴,讓那些判勞教的賣淫女看著我,並經常有管教來誘惑我:「你想吃甚麼,我們給你做。」我識破它們的偽善不予理睬。所長還找我們幾個絕食的談話,想勸我們吃飯,反而叫我們給說的啞口無言。絕食的第七天,醫生來看我,說我是鉀中毒,他們和政法委商量放我回家。

到家後,街道派人一天來三次,看我吃沒吃飯,因為自己沒悟到應該加強正念,或者乾脆先離開家,結果在家調養四天後,警察又把我送回戒毒所,我再次絕食,第二天它們又給我灌食。一室的同修先後被送走(有兩個絕食的同修被送回家,後來聽說她倆也被迫流離失所。)只剩下我自己,我躺在床上淚流不止,心裏一遍一遍喊著師父,我要回家,我要學法。絕食的第七天,我血壓異常,心跳很弱,他們把我抬到樓上,那裏還有幾個同修,也都在絕食。他們給我做了檢查,又給我打點滴,但還沒打完派出所便來人接我回家了。在家休息了一天,第二天我就離開了家(如果是常人根本不可能獨自走動),我又重新走入正法洪流。

我知道我還有很多不好的心,但是不管怎樣,我一定會跟師父走到底,就像同修寫的歌「一師一法一億徒,一生一世一部書」。《轉法輪》就是我生命的全部。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