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2月27日】2002年3月,黃沙漫天,陰雲抑鬱,不見天日,正是邪惡瘋狂搜捕綁架大法弟子的時候,由於3月5日有線電視台插播法輪大法真相的壯舉使邪惡魂飛魄散,惡警將所有的刑事案件全部停辦,瘋狂抓捕大法弟子,只要家中有大法書籍,不管煉不煉都抓進監牢,就連七八十歲的老人也不例外。

那天我們剛吃完晚飯,惡警以普查戶口為名叫開房門,進屋不由分說,未出示任何證件,在房間裏亂翻一氣,搜到了大法書籍,並要強行將我帶走,謊稱到派出所說明一下情況就回來。當時年幼的孩子嚇得緊緊抱著我,我不去,他們就欺騙我丈夫,讓他替我去一趟。丈夫信以為真,以為真能為我解脫,就同意了。結果他們剛把我丈夫帶上車,回頭又來綁架我,我指責他們騙人,可是他們在邪惡的操控下哪裏還有人性,就這樣他們將我和孩子分開,留給了患病的爺爺,將我綁上了警車。

到了派出所他們對我和丈夫進行了非法審訊。後來他們說看在孩子的份將我丈夫放回。他們審問我,我就給他們講真相,後來他們要求我在審問記錄、傳喚證上簽字,被我嚴詞拒絕:「我沒有罪,我不簽。」他們威脅,恐嚇,我沒有被邪惡嚇倒,拒不簽字。後來他們把我送進了看守所。

那幾日,看守所每天都有大批大法弟子被送進來,進入看守所首先由獄醫檢查是否有傷,很多大法弟子都被公安惡警毒打,受過各種酷刑,有的大法弟子受傷嚴重無法行走,是被抬進來的,有的腿部、臀部被踢得青紫、有的臉部、脖子受過電棍擊打、還有的受過老虎凳、吊打、塑料袋憋氣等酷刑。

看守所裏關押了大批大法弟子,關押在這裏的大法弟子基本上都將面臨著被勞教和判刑的迫害。當時惡警叫囂的也非常瘋狂,「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死了連家屬都不通知,直接掩埋」,根本不把大法弟子當人看待。

剛到看守所那幾日,真的有些被突如其來的邪惡瘋狂嚇住了。一想起被抓時的情景,4歲的孩子離開媽媽的場景,不由得淚流滿面。放不下自我,又沒有辦法的那種難耐的苦讓我陣陣心酸。但是大法弟子在一起,互相交流、互相鼓勵,一起學法,讓我很快精進起來,我開始背師父新經文,當我把《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背下來後,我的心性境界有了突破性的昇華。我明白了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使命,明白了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偉大與神聖。做為大法的一粒子,我的生命都是大法所造就的,在久遠以前曾經發誓要助師救度眾生,我應該珍惜這萬劫不遇的正法機緣,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就應該維護大法,得配得起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稱號呀。

當我心裏有了法,升起了堅定的正念,我不再感覺苦,不再迷惑,我要放下生死,闖出牢籠。這時正好一個已經絕食絕水十四天的功友被調到我們號,她與大法弟子在法上交流,帶動我的心性進一步提高上來。在邪惡面前大法弟子應該採取主動。師父說「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決心聽師父的話,無論我將面臨怎樣的險境,都不要配合邪惡,全盤否定邪惡勢力的一切安排。

決心一下就一步一步地去實踐。首先不能把自己當成犯人。從那天開始我們不跟犯人一起坐板,不紮鋪,並徹底開始了絕食絕水抗爭。

坐板是對犯人的一種懲罰,要求犯人反省思過。我們沒有罪,我們是最正的生命,是主佛的弟子怎麼能把自己當成犯人呢?這不是對大法的侮辱嗎?我們三個大法弟子首先走了出來,當然立即遭到以號長為首的邪惡分子的圍攻,但大法弟子人多、心齊,正的力量也令他們不敢為所欲為。我們耐心地向犯人們講清真相,告訴他們我們這麼做的原因,糾正他們的錯誤觀點,絕食不是自殺,而是一種抗爭,是為堅持真理的堅強與偉大。我們三個人坐在離監控最近的地板上,或坐或躺或發正念,正如師父說:「對宇宙真理堅不可摧的正念是構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堅如磐石的金剛之體,令一切邪惡膽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體。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也三言兩語》)大法弟子放下自我走出人來,確實震懾了邪惡,大法弟子的正念之場令邪惡害怕。

以前雖然背會了師父的講法,但並不真正明白那法背後的深遠內涵,但我只知道聽師父的話。雖然我膽子很小,但我按師父說的話一步步地闖過來了。當我真正實踐過來時,才真正體會到師父的講法那玄妙精深的內涵。

雖然地板又潮又涼,當時天氣又十分寒冷,但我們三個坐在地板上,一點不覺得涼,晚上鋪件衣服在地板上睡也不覺得苦。我絕食絕水的第二天,身體就感覺無力、虛弱,我結著印,心裏默念「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 蕩盡妄念 佛不難修」(《無存》)不斷地堅定著自己的正念,不一會身體就恢復了體力,感覺精力充沛。

有一天一個學員被提外審,被打得遍體鱗傷,我們三個就趴著窗戶大喊「要求懲治打大法學員的兇手」。在學員們的強烈要求下,獄醫進來給學員檢查了身體,並安排人照顧受傷的大法弟子。後來我們悟到如果這個學員不配合邪惡、正念很強,也許不會受到這麼嚴重的迫害,因為當時看守所裏大法弟子人數眾多,他們也不敢太猖狂,可是當時大法弟子們都沒有反應過來,結果遭到嚴重的迫害,真是「教訓是深刻的」啊。

當我絕食到第四天時,先前絕食的功友已經絕食十八天了,這天管理科長還有幾個管教一起來到我們號,大發雷霆,命令犯人把我們抬到後面去。我們三人抱在一起,形成一個整體,結果還是有一個功友被拖到後面去了,她大喊「法輪大法好」。我和絕食十八天的功友緊緊抱在一起沒有被拉開。我們要求無條件釋放,我們沒有罪。後來惡警企圖用計將我們分開,逐個迫害,他們對絕食十八天的功友說:「你不要求釋放嗎?走吧,跟我走,我領你找原辦單位釋放你,走吧,放你出去。」可是大法弟子怎麼能被邪惡的小丑所欺騙呢!這位大法弟子發自內心地說了一句:「我要求釋放所有的大法弟子。」聽到這句話,同修們流下了眼淚,惡警也啞口無言,無計可施,就恐嚇、叫囂要去找男犯人來教訓我們。可大法弟子堅如磐石,沒有了怕,心裏默念正法口訣,並告知對方「你們不配考驗大法,你們說了不算,我師父說了算。」結果男犯人真的沒有來。從此以後號長、管教更不管我們了。

不管我做的好與不好,但我知道在修煉的路上每一步都在往前走,而不是退縮。有一天做夢,感覺夢兆特別好,夢裏很快就回家了,回家看到家裏開了一個餐館,名字叫「老四川」,醒來後悟到是師父點化「老是闖」、「老師管」很快就能回家。以後每當我不堅定時,我就想到「老是闖」,抑制自己的怕心,按師父的要求做,就堅定地走了過來。

我從第一次在派出所審訊沒有簽字,到第二次提審拒絕回答一切問題,並痛斥惡警的卑劣行徑,到第三次給送勞教票子時,我當著惡警的面將票子撕毀,越來越堂堂正正,越來越能放下自我,完全站在法上,全盤否定一切邪惡勢力的安排。

由於當時看守所裏人太多了,不好管理,大法弟子很快被一批一批地送往勞教所。每當想起此情此景,不禁心裏難過,大法弟子沒有整體提高上來,沒有及時將環境正過來。如果所有學員都參加集體絕食或用其它的形式來抵制迫害,我想會有更多的大法弟子闖出去。可是很多人都是消極承受,等待的就是繼續被迫害。

最先絕食絕水的功友,在絕食絕水的第二十一天被抬走了,(後來消息證實是闖出去了)又過了兩天管教謊稱與我談話,由於想向管教講明真相而疏忽大意,被騙了出去,綁上了車,拉去一個郊區醫院灌食。一路上我向管教們講清真相,揭露邪惡,到了醫院向準備給我灌食的護士和大夫講清真相,他們都不忍心對我下手,後來由於正念不強,還是被灌進去了。回來後他們不敢把我送回原牢房,他們怕大法弟子集體絕食抗議對我的迫害灌食。他們給我戴上二三十斤重的鐵鐐子,手腳銬在一起,送到樓上的一個單間裏,我被銬著不能行走和移動,連上廁所都得由人抬著不能自理。四個犯人輪班看守我,我就向她們講起我的修煉經歷,被抓的過程,年幼孩子被迫失去母親。她們聽後都心酸落淚。其實在看守所裏,每一個犯人都知道大法好,他們都很佩服大法弟子,甚至有些犯人都走進了修煉的行列,他們說出去也要到天安門去正法,有的犯人也因修大法而得到福報被提前釋放。

第二天我大喊,要求他們給我摘去鐐子,大聲斥責他們的卑劣行為。他們怕我繼續抵制迫害,填了一個假釋放證,說要釋放我。由於急於出去的心,我上當了,結果是被送去勞教所。我手裏拿著勞動教養單,大聲斥責惡警喪盡天良、造謠、誣陷,他們都自知理虧。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