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國際廣播電台:法輪功學員趙明談在巴黎起訴中國有關官員對法輪功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十三日】法國國際廣播電台12月10日晚新聞節目和《法國與歐洲》專欄節目報導法輪功學員起訴「610辦公室」負責人李嵐清(根據錄音整理):

新聞

法新社消息:法國法輪功組織的律師波爾東(BOURDON)週二在巴黎宣布對控告中國副總理李嵐清一事持樂觀態度。李嵐清是中國國家機構「610辦公室」的負責人。法輪功組織方面指控這一機構在中國使用了酷刑。有關法國法輪功組織控告李嵐清的詳細情況報導請大家留意收聽本台今天第二套節目中由曉山主持的專題節目《法國與歐洲》。

《法國與歐洲》專欄

記者:各位聽眾,由來自法國、愛爾蘭和加拿大的四名法輪功學員提起訴訟,並通過兩名歐洲著名人權律師提交法院。法國司法將第一次就法輪功信徒指控受到迫害而對中國政府相關官員進行司法訴訟追究。這四名法輪功信徒是法國人派蒂(PETIT)小姐、陳祝梅,愛爾蘭居民趙明和加拿大居民王某。兩名律師是曾經司法指控皮諾切特的比利時大律師波提(BEAUTHIER)和法國大律師波爾東。受理此案的法庭原先在法國尼斯法庭,現在正轉由巴黎法庭立案受理,而指控的罪名則是對法輪功學員施行酷刑。由此訴訟案指控人法國人派蒂小姐和愛爾蘭居民趙明以及受理此案的兩名律師星期二下午在巴黎舉行關於此案的記者招待會。本台對趙明先生做了採訪。下面請聽採訪的內容。

趙明先生,很高興能夠採訪您。您先作一下自我介紹,您叫甚麼名字?在愛爾蘭做甚麼?多大年齡?

趙明:我叫趙明,今年31歲。我現在是在愛爾蘭的三聖學院攻讀計算機專業的碩士學位。

記者:您甚麼時候開始煉法輪功的?是在愛爾蘭接觸的呢還是當您在中國的時候就了解了法輪功?

趙明:我在中國的時候就開始修煉法輪功了,已有8年了。

記者:這次是怎麼樣和派蒂小姐一起來聯合起訴中國當局,包括610辦公室主任李嵐清?

趙明:對法輪功的迫害到現在已經持續了三年多,快四年了。在整個過程中我們遭受了很多的折磨、洗腦,甚至有很多人被折磨致死。但是我們一直本著和平的方式在呼籲,希望能解決這個問題。現在我們想運用法律手段來保護我們的合法權益。根據聯合國的有關法律,這是可行的,是可能的。我們也找了律師諮詢,確實是可行的。前段時間李嵐清在法國訪問,我們就收集了有受迫害經歷的原告在法國起訴,維護我們的合法權益。

記者:在愛爾蘭有沒有法輪功的組織呢?

趙明:在愛爾蘭有很多煉功人。我們也註冊了一個法輪大法的協會。實際上我們所註冊的組織沒有辦公室,也沒有經費,只是為了搞活動時有一個名稱,方便申請。也沒有領導的關係,完全是靠自願者來自願教功、組織一些活動。僅此而已。

記者:您和其他幾位聯合指控人在這之前就接觸認識嗎?

趙明:因為我們都有過被迫害的經歷,在不同的活動中都有所了解。也都被媒體報導了很多了,都了解。我跟派蒂小姐以前也見過。

記者:您在愛爾蘭煉功感覺到受到迫害或者是鎮壓?或者是受到影響?

趙明:愛爾蘭是完全自由的,我們在那兒非常自由地修煉。而且對於我的釋放,愛爾蘭政府給予了很多幫助。我們在愛爾蘭搞活動,有時遊行,慶祝法輪大法日,和警察都配合得非常好,騎警甚至騎著馬領著我們遊行。那兒是非常自由的,沒有問題。

記者:那您是煉了法輪功以後又回到中國,希望在中國為法輪功做點事情而受到警方逮捕的?

趙明:是99年底,我在愛爾蘭念書,我當時聽說中國發生這樣的事情。我是趁聖誕節假期回去度假也想順便看看到底發生了甚麼,也真的希望政府能夠糾正錯誤,能夠正確對待這件事情。就是本著這樣的想法。

記者:在中國被逮捕受到迫害,您能具體講一點嗎?

趙明:第一次被捕是在北京中央信訪辦。這裏是一個完全由政府公開的聽取群眾意見的一個機關。位於永定門,每天門口都有一群群的來上訪的農民和百姓。談各種事兒的都有,在地方解決不了,就到北京來。可是奇怪的是你談甚麼都可以,談法輪功就是非法。沒有這樣的法律吧?談這個合法,談那個就不合法。只要你談法輪功就被抓。當時我被抓,遣送回老家長春,並沒收了我的護照。第二次被抓是在2000年5月,我在一個北京功友的宿舍裏聊天。我們沒有做任何違法的事情。便衣、警察沒有出示任何證件,沒有逮捕證、搜查證,甚麼都沒有就隨便抓人,完全就是綁架。這次被抓被送到拘留所,後來又未經任何審判就被勞教。

記者:你們現在一起指控中國政府官員李嵐清是以個人呢還是以法輪功集體?

趙明:當然是個人的名義。我是受害者,以我受害的經歷。因為李嵐清是中國610辦公室的頭目。這個組織就像中國文化大革命期間的中央文革一樣,它貫穿了國家各層政府。它有特權掌管各級政府、法院,警察、秘密警察,還有所有的媒體。它操縱這所有的一切去針對我們這些煉功的平民百姓。形成的氣氛是非常恐怖的,是外界、西方人難以想像的。我被釋放後的24小時還被秘密地緊緊監視、跟蹤。我出去上商店,出去找人隨時都被跟蹤著。

記者:這個訴訟案政治象徵大於司法實際的作用嗎?

趙明:這是在歐洲首例針對中國迫害法輪功的官員的案子。在北美有過類似的案子。我想今後這樣的案子會越來越多,而且我想會越來越有效、會越來越起作用。我相信最終我們將把迫害法輪功迫害人權的中國有關官員繩之以法。

記者:您覺得在海外煉法輪功和在中國煉法輪功從法輪功的意義上來說有甚麼不一樣?在煉功的環境以及心境或者身體上的感受有甚麼不一樣?

趙明:實際上全球法輪功修煉者煉的都是一個功法。我們學的都是一樣的書,煉的都是一樣的動作,我們進行的活動都是一樣的。早晨願意自己煉就自己煉,願一起煉就一起煉,互相交流。現在世界上50多個國家和地區都有法輪功在傳,他們都在自由地修煉著。而且很多國家和政府給了法輪功褒獎,褒獎法輪功為提高人們的身體和心靈的素質所作出的貢獻。只有在中國被禁止了,實質上完全是非法的,而且是不公正的。

記者:中國政府對法輪功的鎮壓也好,對它的宣傳也好,跟法輪功的真實性有甚麼不一樣?

趙明:在文革時候有一句話:「要打棒子,先扣帽子。」對法輪功的迫害也完全是這種情況。實際上在99年開始鎮壓之前,他們就漸漸開始造法輪功的各種不實的謠言了。許多文章完全是「文革」式的指責和罵人。鎮壓之後,所有媒體都被利用來造法輪功的謠,說法輪功是這個是那個。很多中國人真的不知道真相。比如我在愛爾蘭接觸了一些中國學生,他們剛從國內出來,真的以為我們是甚麼古怪的人,完全被欺騙了,而且很多人我給他們講真實情況,他都不理解,覺得「跟我無關,我也不管。我不聽共產黨的,也不聽你們的。」我覺得主要原因是他們完全被這種宣傳洗腦了,整個國家都被這種宣傳洗腦了,他們不知道真實的情況。實際上今天法輪功的情況,跟中國每一個人都有關,不是跟他們都沒有關係。他們認為沒有關係,是他們不知道真實的情況。這場迫害耗費了國家巨額的錢財,他們在經濟上和社會穩定秩序上都在把這個國家推向崩潰的邊緣。這一切人們不知道是因為完全被這種宣傳所掩蓋了。這個危機僅僅是被推遲著,被掩蓋著。當它真正呈現出來的時候,將是非常嚴重了,將是難以挽回了。那時候人們就會發現我們今天所說的事情、所做的事情實際是對中國最有利的。我們希望挽回這件事情,希望阻止這件事情。不是跟人們沒有關係,跟每一個人都有關係。

記者:那你覺得法輪功今後的前景呢?

趙明:我堅信有一天我們將在中國自由地修煉。我堅信有那麼一天!

記者:謝謝趙明先生接受我們的採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