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歐洲向中國遊客講真相的故事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2月12日】我從中國大陸來到歐洲半年多了,是師父的慈悲,給了我直接向可貴的中國人講清真象的機會。我想把我身邊的同修,和我自己在講真象中的一些經歷寫一寫。

為了講真象,大法弟子不辭辛勞。在法國,一個大法弟子兩年來一直做著大量的講真象的事情。她家裏有兩個上小學的孩子,負擔很重,可她將原來的全天工作改為半天,用工餘時間找中國餐館,送報紙,發材料,經常忙到晚上11、12點才回家。她母親快70歲了,天天在中國餐館門口發報紙,風雨不誤。一個從國內來法國不久的大法弟子,發材料時每天中午只吃兩片麵包,夾個雞蛋。她本可以用這時間掙錢的,但她把大法放在第一位。還有個同修,給人家打掃衛生,工作很累,但堅持天天到餐館來發材料,餓了只買個麵包充飢。

到歐洲旅遊的中國人很多。在很多旅遊點上,會有一車又一車的中國遊客下來觀光,我們就分頭給他們講真象,給他們看圖片、照片,告訴他們全世界60多個國家都可以煉法輪功。這些真相他們原先是不知道而又很樂意聽的。有時,剛給旅遊團的一個人講了真象,後面的人再問我的時候,前面聽過真象的人會說「自焚是假的」,其他人也笑嘻嘻的聽著。受邪惡宣傳的欺騙,有些人會不相信我們是煉功人,因為我們看起來年輕漂亮,精力充沛,我們就拿著煉功照片給他們看。也有的人說我們被人花錢雇來的,我們就告訴他們,如果真是那樣為了錢,我們把領來的材料直接扔了後去領錢豈不更簡單,何必費口舌跟你們講?我們並把複印材料的收據給他們看,告訴他們是大法弟子自己掏錢,為的是能讓他們知道真相不再受騙。有一天,一個人聽了我們講的真相後,說:「你們都不容易,我給你們點錢吧。」說著就要掏錢。當時我們就對他說:「只要你了解法輪功,知道我們是好的,比甚麼都重要,我們不要錢。」還有人要跟我們合影,說我們跟他的孩子一樣大。

在奧地利,很多西人學員每天在中國人必經的公園煉功,看到中國人來,就給他們發材料。有的中國人說,「這可以煉?」另一個就說:「人家隨便。」有個女孩看了材料後,當時就說「噢,自焚是假的。」在奧地利有一個19歲的西人大法弟子,她得法一年了,在這一年中,她一直堅持給中國人發真象材料。每當看到中國遊客,她都會快跑過去,並用中國話說:「送給您,免費的,我喜歡中國。」有時候,沒人拿材料,她就大聲說:「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所有的人就跑過來拿。她說,這是大法的力量。有一次,她碰到有個50多人的大團隊,都不拿材料,她就拿出「小蜜蜂」(MP-3放錄機)放煉功錄音,師父剛一講話,人們都跑過來拿材料了。她白天工作,沒有太多時間,就利用中午休息的半小時和去銀行的途中給中國人發材料。很多中國人都很喜歡她,都跟她合影。

有一次在德國,我們碰到一對老夫婦,在給他們講真相時,男的對我們去中南海不理解。我們就耐心的向他解釋,並說,你看過去老百姓還可以到縣衙門擊鼓鳴冤,現在說話都不讓了。他的老伴說,「你們不知道呀,現在國內都亂的不像樣了,我看就你們法輪功最好。」

有一天,碰到兩個出差的中國人,我向他們講真相後,又幫助他們找中國餐館,告訴他們哪兒景色漂亮,怎麼坐車去。他們說,終於碰到了好人。有一次,一個團隊的人說:「你是煉法輪功的,上來煉一下吧,沒關係。」我就坐在車的前面,給他們演示第五套功法,告訴他們法輪功不像國內欺騙報導的那樣,並希望他們看一看手中的材料。他們都認真地聽著。

有一次,碰到一個大旅遊團,有的人拿材料,有的不敢拿。旅遊團的一個人就跟我說,「他們有的不敢拿,你多給我一些,回去後我給你發。國內都看不到呀,你能把《轉法輪》這本書給我嗎?國內都買不到呀。」我就把書送給了他。我的《轉法輪》總是新的,因為總有人要走。

也有一些態度惡劣的。有一次,一個旅遊團特別兇,並把材料扔到垃圾箱裏。可在另一個旅遊點我又碰上他們了。當時我正好坐在路邊吃東西。大概是看到我簡單的午餐,他們有所觸動。我就對他們說,了解了解法輪功有甚麼不好?這次他們不再兇了,都低著頭默默離開了。我知道這一幕一定會深深的印在他們的腦子裏。

有一次,剛給一個旅遊團隊發完了材料,他們帶隊的就過來跟我說了一陣話。他說,自焚是個人行為,國內不應做這麼大文章。我就把光碟送給他,並告訴他自焚真象,並告訴他要轉告給身邊的人。我又給他講了大法弟子陳子秀被迫害經過,講的時候,我的眼淚都要掉下來了。後來,他說:「我很佩服你們,你們敢講真話,不容易。我也想像你們這樣,可我得和政府打交道,他們都是愚民政策,不讓老百姓知道真象。」

有一天下雨,我沒帶傘。當時有一車中國遊客,都不肯接受材料。當他們吃過中飯出來,看我們還在雨中等著他們,有很多人就過來要材料了。還有一次,在一個大公園,一個旅遊團的人都不拿材料,我們就給他們放關貴敏唱的「法正乾坤」,並告訴他們關貴敏也學法輪功,他們雖然沒有拿材料,但是大法弟子的歌他們都聽進去了。

就這樣風吹日曬,一個夏天下來,每個大法弟子都曬得黑黑的發亮。在旁邊賣工藝品的人,經常笑著說我們:「你們不掙錢的比我們掙錢的還積極。」

在我們經常發材料的公園,有兩個賣畫的。一個對大法很支持,另一個經常在講真象時過來搗亂,我們告訴他真相,他不聽。我跟他說,你看另外那個賣畫的很善良,畫賣的多好;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他卻對我的話嗤之以鼻,說:「難道是你們法輪功使他賣好的?」可沒過幾天,一個同修告訴我說這個人竟變好了。原來,這個人近來生意一直不好──他一來賣畫就下雨,有一天警察還把他的東西都沒收了。他很沮喪,問「我得罪誰了」,那個對大法很支持的賣畫人告訴他說「你得罪法輪功了」。他明白了,轉變了態度。

隨著正法進程的不斷加快和邪惡大量的被除盡,很多人很願意接受給他們的材料,並笑著說「噢,是法輪大法呀。」一天,在公園,來了一個大使館的人帶著兩個客人。旁邊一個人告訴我他是大使館的。當時我有點發怵,忽然這個人說:「越是這樣的人,你越應該給他。」我悟到這是師父在點化我,我就把大法光碟和真象材料送給他們,他們笑著收下了。

最近幾個月,不是我們去找中國遊客,而是他們在找我們。有時地鐵坐錯了方向,出了地鐵口,就撞上一個大團。有一次走錯了路,到了很偏僻的地方,可迎面就碰上了一個旅遊團。我知道,這都是師父安排他們來的。

一天,我穿著大法的T恤在街上走,在地鐵口撞上了一團中國人,當時身邊沒材料了,我特意繞到他們身邊。他們看到我後,竊竊私語,「法輪功」,「法輪功」。我就對他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並告訴他們自焚真相,我們都在做好人,重道德,法輪大法是好的。他們都默默的聽著,微笑著。

有一次,奧地利和德國的大法弟子在一次洪法中,正好碰上了一個旅遊團,當時大家都穿著鮮豔的黃T恤,圍著黃圍巾。給他們材料時,他們不拿,所有的西方學員就一起唱「法輪大法好」這支歌。團隊的一個中國人說:「從來沒見過這麼多大法弟子,還有這麼多老外在學。」我知道,這是這一團人的福氣。

有的時候,為了得到更多的資料,中國遊客會把我的包都拿過來翻個底朝上,問「還有別的甚麼嗎」?我常常帶著滿滿一書包材料出門,到了晚上回家時,書包都空了。雖然有時累得都有點走不動了,但是心裏特別的高興。如果哪一天沒去發材料,就覺得少做了點甚麼。有一次,剛發完材料,一個外國人走到我面前,拍拍我的胳膊,說「真好。」我知道那是說我今天做得好。
  
有時候,自己也有狀態不好的時候,誰也不拿材料。當時想起師父的話「你不反對共產黨也好,你不反對誰也好,但是我告訴你,你別反對大法,為甚麼?我告訴你真相。」(《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眼淚就要下來了,師父是多麼的大慈大悲呀!我知道,自己還要多學法,自己的慈悲心還不夠。
 
寫這篇文章,一直下不去筆,總覺得沒甚麼好寫的。很多同修大概也有同感。我知道我做得遠遠不夠,很多大陸的同修,在那樣的惡劣環境下,做著大量的正法和講真相的事情。我也希望那些想要走出來的,和還沒走出來的同修,快快加入這正法的洪流之中來吧!
  
  最後,我想引用師父的兩段經文,結束這篇文章。

  「宇宙的法怎麼能被人破壞呢?誰也破壞不了,但是呢,當誰要來迫害這個法,那麼作為一個弟子,作為大法的一粒子,你應該如何做呢?你不應該去把真相講出來、叫人知道是怎麼回事嗎?這是站在你自己角度去講,你是大法的一粒子,你就應該起這個作用。」(《導航》-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 

  「如果那個人的思想不扭轉過來,大家想一想,那就完了。作為一個學員,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想從慈悲這個角度出發也應該做這樣的事情。把真相講給人,告訴他,也是在挽救人。」(《在美國西部法會上的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