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以色列向少年兒童弘法的一些經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1月6日】有時候我們經歷了一些事情卻不記得或不理解其意義的深遠,直到有人提醒我們的時候。起碼在我向兒童弘法的經歷這件事上是這樣的。當別人要我寫去夏令營的心得體會時,我才想起來一些很有意義的經歷。我特別指出這一點,因為我知道每一位在座的修煉者都經歷過有意義的事情,卻不是每次都清楚這一點,或者是小看了他的價值。

兩個月前,我和另外兩個學員一起到一所小學在美術專科年終做法輪功展示會。這次經歷很感人,孩子們要求再次舉辦展示會,並想知道如何更深入地學習功法。他們跟著煉功,而且多數都能入靜。後來讓學生們根據自己的感覺,或者用他們認為合適的顏色,畫出和真善忍法理有關的題材。結果好極了。他們的老師指出,學生們這次畫的作品特別的好。另外,雖然我們沒有談到法輪,有一個學生畫出了法輪。一個學生畫了一個我們還沒有演示的功法,別的學生根據我們帶來的簡介畫出中文的「真、善、忍」。一些說「忍」字最難畫。一個學生畫他自己打坐,「真」字和「善」字在他身邊飛舞,希伯來文的「忍」字在他的心上。顏色很諧和,可以感到孩子們和法之間的輕易而純潔的結合。雖然時間晚了,可是孩子們堅持要把畫畫完。

在跟邀請我來參加這次活動的學員談話的時候,她說她對向孩子洪法的願望持懷疑的態度,害怕這是一種執著心而給大法帶來損失。我記得當時我告訴她,該發生的就會發生,不該發生的就不會發生,沒有甚麼可擔心的。

我想我跟她說的時候很確定,因為我自己也對阿拉伯社區有一些猶豫。但是每次我都戰勝了猶豫。我在煉靜功時問自己是不是給法帶來損失,總是發生一些事讓我繼續下去。我清楚了該發生的事就會在適當的時候發生。由於這個過程每次延續幾個月,我看到又一扇門微微打開。我明白了所有發生的事,每一扇這樣打開的門,是跟提高心性有直接關係的。我只要不停的提高心性,就會有更多的門打開。但是我還明白了洪法和講清真相也不完全在自身的提高。有一天,就在我在同一些問題上猶豫的時候,我收到了一封電子郵件關於三千名回教徒在馬來西亞煉功的報導。我讀到他們的精神領袖說大法就是法,不用再尋找了,還說他們的經書曾說到中國去,現在不用去中國了,因為法已經從中國來到這裏了。報導中說這件事證明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逐漸地在消失,所以更多的人能夠得大法。

從這篇報導我明白了我們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我們是否能夠成功地讓人們得法和講清真相和我們每一個人,和我們作為一個修煉者的整體的提高是相關的。整體連著我們,我們也連著整體。如果整體不提高,個人工作就難進行。但是作為大法粒子,如果我們不提高,我們會給整體工作造成困難。那段時間登了很多學員的文章,關於發正念的重要性。我自己也開始懂得了發正念的重要性,因此我儘量多發正念。我覺得我發正念發的越多,我內在的東西被正過來的就越多,越乾淨。法在淨化我。

我記得我向另一位弟子描述我發正念的時候,有時感覺好像在純淨的水池裏一樣,這使我懂得我們每個人發正念是多麼的重要,他能夠堅固大法修煉者的整體,只要每一個粒子都清除邪惡和業力,這個整體就被淨化,就能使大法工作更容易做。

剛才我說在雅加達那件事之後這扇門也在以色列打開了。看起來時機到了。時機一到所有的門都會打開。我看到了人們對大法的嚮往,他們倆倆相繼而來。

我們回到那位對向孩子洪法表示猶豫的學員的故事,過了沒幾天,我被邀請到青少年夏令營辦功法展示會。那位學員被請到猶太孩子的夏令營,我被請到在瓦地.阿拉(阿拉伯人口居住地區-譯者)的阿拉伯孩子的夏令營。夏令營選出成百的孩子和幾十位成年人。這個場面,這麼多夏令營,這麼多孩子,使人不得不承認該發生的就會在正確時機發生。

同年夏天我在法國住了一段時間。我和一位學員在一個附近的遊樂場旁邊煉功。遊樂場裏有很多的小孩又玩又鬧。我們下午煉功的時候,周圍聚集了很多孩子,小孩子和大孩子。剛開始是開玩笑似的模仿我們,可是慢慢地他們儘量把動作做得正確。當我們向他們解釋的時候他們仔細地聽,而且問了問題。

煉靜功的時候他們都能入靜。他們的父母叫他們吃晚飯,可是他們不願離開。懇求地說:再等一會兒,再等一會兒。他們的父母笑了笑,在旁邊等他們。

那位學員告訴我,有一個小女孩看了簡介之後問我關於中國迫害的事。她說想在她的課堂上講這個題材。她要了一些相關的材料,後來把她所有的朋友都叫來,教他們功法,還幫他們糾正動作。

我看到這個現象,問我自己這些孩子是不是大法下一代的精英。我又一次看到了,該發生的就會在正確的時機發生。那麼正確的時機不正是要看我們自己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