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亞太弟子共勉同行的公務之旅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1月1日】每次出差師父都安排了許多機會,讓我與不同的世人,同事及功友接觸,讓我講真相,洪法傳功,與功友交流切磋。

最近一次出差是亞太地區。當從台北機場海關走出後,第一眼就看見三位台灣弟子舉著「法輪大法好」的牌子向旅客講真相。我心中一熱,顧不上其它,趕忙與台灣弟子相見,互相詢問大法在台灣及北美洪傳的情況及經驗。在機場交流後,我趕往台北,一路上與台北附近的大法弟子打電話交流。當坐出租車趕到另一弟子家中時,正巧趕上集體學法。在這間從未到過、但又十分熟悉的房間裏(「法輪大法在台灣」的錄像片中曾多次出現過這間房間的鏡頭),又巧遇一位歐洲大法弟子也是出差到台灣並趕來這裏參加集體學法。遠隔千山萬水,歐、美、亞三洲弟子在此不期而遇,一起學法交流,就像久別重逢的親人一樣,熱烈討論,難捨難分。歐洲弟子趕飛機離開後,我又到另兩位得法不久的台北弟子家中交流學法過關的經驗,連吃晚飯的時間都不願耽誤,也不覺飢餓。回旅館用過晚餐時,已近深夜。是大法把我們聯在一起,是師父的安排,讓我們相見、學法、交流,一起講真相,發正念,一起兌現史前的誓約,助師世間行。

在台灣子公司高級主管們舉辦的工作晚宴中,我向子公司的同事們講述了自己人生的坎坷經歷,得法修煉的過程,解答了他們對大法的疑問,及他們對中國江XX政府鎮壓法輪功的不解。我也簡單介紹了北美及公司總部大法洪傳的情況。一位經理晚宴後告訴我,他看過《轉法輪》,知道大法好,並說他聽了我的親身體會與講述後決定開始真正修煉。出差期間,我按照大法要求,對待同事努力做到至真至善至誠,使工作得以順利進行,也使我獲得了子公司同事們的信任與合作。更重要的是,使更多的人知道了真相,對大法有了更多的了解。子公司的同事們也驚訝,沒想到世上有這麼多高學位和有職位的人都在修煉法輪功!

完成了在台灣的工作,我來到了泰國。一天,在完成緊張的工作後,回到泰國南方一個小城市的旅館,我信步走在海灘繁忙的碼頭前,打算在那裏吃晚飯。熙熙攘攘的人群,各式各樣的打扮令人眼花繚亂,突然,一個清秀的人影閃現在我前面,我馬上感覺到她明顯區別於周圍的那些觀光客。很快,我聽到了熟悉的天安門真相的錄音,正是從她的DVD裏傳出。我心中又慚愧,又驚喜。我驚喜的是,師尊傳法十年,大法幾遍全球,連這偏遠的泰國小城市都能看到大法弟子洪法講真相。我慚愧的是,自己和泰國弟子相差甚遠,只想自己吃飯休息,不能抓緊每時每刻洪法講真相。我開始甚至不好意思走向前去。但想到,既知自己做得不夠,就加緊趕上。於是我走向她,合十做自我介紹,並和另外兩位泰國同修一起抓緊每船到岸之間的間隔交流洪法心得和經驗,體會師尊對我們的期待和要求。等船到岸後再一起向遊人中的華人發放真相資料等等。等最後一隻船離開時,已過十點半了。清掃完我們發資料的地方後,我們一邊繼續交流一天講真相的體會和收穫,一邊離開碼頭。這三位泰國弟子(其中一位剛剛得法一年多),從曼谷趕來這裏,克服人力、財力等種種困難,一起吃住在這小城市裏,從早到晚,在遊人集中的地方洪法講真相。依依不捨地告別後,第二天,坐在飛機上,我的腦海裏依然清晰的顯現出他們不倦的向可貴的中國人講真相的畫面……

在去澳大利亞的差旅中,我有機會碰到兩位大陸子公司雇員。在工作晚宴中,我有充足的時間直接向他們講真相。當晚所有人中,只有四位中國人。而特別巧的是,其中一位中國人正是我三個月前在亞太地區出差時向他介紹法輪功而得法的台灣子公司同事。當大陸同事邀我去大陸訪問時,我開始了我的洪法話題。我告訴他們,我可能不能成行,因為我是法輪功修煉者。他們驚訝地問,早就聽說煉法輪功的人都有很高的學位,果不其然,你也是修煉法輪功的?這時,我指著他們身旁的台灣同事說,不光是我,我們4個人中,就有兩個法輪功修煉者,他也是。大陸同事們更覺驚訝。我們一步一步地向他們講述國外大法洪傳的壯觀局面,各國政府和人民對大法的支持。又用我們親身的經歷講述大法的美好。

我接著向他們講述大陸法輪功弟子受迫害的事實,我問他們可知一二?他們轉為為我擔憂,告誡我如果回去,一定不要說是法輪功學員。並告訴我大陸不法之徒是如何打壓法輪功學員的。他們還告訴我,雖然大陸禁止法輪功,但他們身邊還有人在修。我們談了很多,也解釋了許多他們頭腦中的疑問。我相信,通過這次經歷,他們對大法弟子堂堂正正的做人和思想境界有更深的感受,也進一步了解了大法海外洪傳的真相。

和我一同出差的西人同事與我在亞太地區分別前,邀我共進午餐。餐中,他拿出20美元給我。我問他為甚麼?他鄭重地告訴我,他要買下我給他的《法輪功》一書。我告訴他,你若喜歡,你若有緣,儘管留下,就算是我的禮物。他執意要付錢。我又向他揭穿所謂師父斂財的謊言。我告訴他,師父為無數弟子祛病消業,為了弟子提高,更為我們做了無數事情,卻從未要我們一分錢。儘管弟子無數,師父卻只靠書費錢維持生活。同時師父告誡所有大法弟子,不求名利,不圖錢財,義務傳功。我說,回北美後,我會還他買書多餘的錢,絕不會多收他一分錢。他笑著說,你若非得還,請我喝杯咖啡就可以了。我也笑了,因為,我看到我們西人同事中,可能又有一位新學員入道得法。

與亞太弟子共勉同行的一點經歷,若有執著或錯誤之處,懇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