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鄭州十八里河女子勞教所的上繩酷刑:手臂如遭刀割 兩肩血肉模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1月8日】2001年底至2002年初,惡警給勞教所的全體堅定的法輪功學員「上繩」(酷刑),其手段之殘忍令人難以想像,上至62歲的老人、下至18歲的少女都沒有放過,重者被折磨得不省人事,遍體鱗傷,輕者腿腳不能走路,胳膊抬不起來。大法弟子被「上繩」折磨後還被強制「軍訓」,如做不到位就又被拉去「上繩」。受刑時,大法弟子被強行扒去棉襖,只穿毛衣,有的被強行扒去毛衣,只穿秋衣,彎腰低頭,腿呈半蹲姿勢,有的在膝部加有木棍和磚頭用以折磨,手臂被繩子勒緊背到後面,無限度地向上達到極限,手臂勒緊的痛苦如刀割一般,兩邊有人不時地抬動手臂,意在折磨,有的大法弟子被用繩子將脖頸和腳踝拴在一起,頭抬不起來,手臂被勒得呈黑色。

崔秋菊被這種酷刑折磨三天三夜,被打成重傷,後關入禁閉。這裏的幹警對外謊稱其有病來掩蓋他們的罪行。他們還揚言,只要不死,怎麼折磨都行。

王桂花因拒絕做操,被折磨四天四夜,腰部嚴重受損,至今已半年有餘,走路仍很艱難,每天還要承負繁重的勞動。

韓福蘭因煉功被折磨兩天兩夜,秋衣被繩索勒得撕開很長的口子,兩肩被繩子勒得血肉模糊。只因她不妥協,邪惡之徒一直不放手,她一直處於昏迷狀態,不知白天和黑夜,三天後處於昏迷中的她被抬回來。更令人憤怒的是,邪惡之徒怕她喊出聲音,用繩子勒住她的嘴。她的嘴被繩子勒得腫起來很高,吃飯都很困難,全身被打得浮腫,幾個月不能洗澡,至今肩部留下兩處很深的疤痕,這就是被迫害的見證。

王愛芳因煉功被吸毒犯人將小腹踢得青紫,後被拉去上繩。

丁香芹被折磨後回來昏倒在地,此事在網上公布後,三大隊隊長賈美麗召集叛徒為其做偽證,矢口否認此事。這種做賊心虛的伎倆欲蓋彌彰。

惡警的殘忍已達到瘋狂的程度,為在精神上折磨大法弟子,他們還在三十幾度的烈日下進行「軍訓」,保安手持電棍充當打手,稍有不滿,便大打出手。

大法弟子被酷刑折磨後,腳不能走路手抬不起來,還要被強行軍訓、超負荷勞動,每天勞動十幾個小時。後來韓雙芬因拒絕唱誣蔑大法的所謂「歌」而被「上繩」。在這個人間地獄裏,沒有法律,惡警的話就是「法律」。到期的堅強不屈的大法弟子不讓走,隨意就給加期三、四個月,還逼寫甚麼「保證」。

勞教所裏每天都播放攻擊誣蔑大法的錄音,二隊的大法弟子為抵制迫害,全體不報數,不幹活,被上繩後,傷勢很重,深夜裏傳來的慘叫聲撕人心肺。四隊的大法弟子用絕食以示抗議,被強行灌食。

這裏的廁所也封閉得很緊,每次只開半個小時,二百多人排著隊擠在只有七個便池的廁所內,關門時間一到,很多人都沒有解手,便被催促,喝斥著去勞動。每次接見日,勞教所的人員都讓接見家屬在寫有攻擊大法的內容的紙上簽字,否則不讓接見,他們利用這種手段陷害著更多見親人心切的法輪功學員家屬。

這裏的警戒科科長陳蘭英兇狠歹毒,多次毒打、打傷大法弟子,將一大法弟子的腿用木棍打斷,至今仍逍遙法外,而她卻很是自鳴得意,等待她的是償還不盡的痛苦與惡報。

三大隊隊長賈美麗(真醜惡)百般刁難、折磨大法弟子,她以封閉式手段對大法弟子進行洗腦,新綁架進勞教所的大法弟子都被幾個叛徒監視,不讓和其他人接觸,其中一名大法弟子被強制關在一間屋子裏,讓兩個吸毒犯人看著,每天晚上二點以後才能睡覺,早上四、五點就讓起來,百般折磨她一個月。但是,這個大法弟子對大法的信仰始終堅如磐石。

善惡有報是天理,多行不義必自斃,兇手、劊子手行兇逞惡只是一時,他們是逃不過天理的懲罰和人間法律的制裁的。

酷刑還在繼續,大法弟子在這裏雖倍受摧殘,但我們要更加精進,堅修大法緊隨師,任何外在壓力都不可能改變我們大法弟子堅修大法的心。我們在此呼籲世界上所有善良正義的人士給我們以援助,共同制止這場慘無人道的迫害。

起訴狀

我們是法輪功修煉者,由於我們修煉法輪大法和信仰真善忍而被獨裁者江澤民關進勞教所,在勞教所裏我們倍受折磨,遭到令人髮指的嚴酷迫害,有以上所述事實為證。在中國我們已投訴無門,所以只能通過明慧網發出我們的起訴狀,希望國際法庭予以受理,為我們這些在中國勞教所裏每天都在慘遭迫害的法輪功修煉者申冤。

原告:被中國河南鄭州十八里河勞教所劫持的全體被迫害的大法弟子
被告:中國河南鄭州十八里河勞教所所長、迫害大法弟子的幹警及其他相關人員

十八里河勞教所惡警警號:
所長武宏儒4143001,周小紅4143062,王燕4143002,張秀華4143077,三大隊隊長賈美麗4143083,胡兆霞4143119,任遠芳4143059
中隊長:王囡4143127
管理科:張楠4143183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