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大陸同修歷盡苦難堅強不屈的正法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0月7日】投稿者的話

1997年那年,我和同修H在同一個煉功點學法煉功。那時我就知道H的心性很高,在來去煉功點的路上,路面上的石頭H總是揀走,碎玻璃碴子總是一塊一塊揀起來放到垃圾箱裏去,他處處為別人著想。同修H是一位年輕的大學畢業生,有常人很羨慕的工作,除了工資之外還有很多油水,自從學法輪大法以後不要了。有一次集體吃回扣,他分了幾千塊錢硬是沒要,把領導氣得夠嗆,因此把他調到了邊遠地區。

我很想知道同修H的消息,直到2000年初冬的一天,一次偶然的機會見到了同修H。99年7-20以來,他曾三次到北京上訪,去說公道話,三次都被非法關押,三次都受到殘酷迫害,但他總不懼怕,他是一個好人。有一次在天安門廣場上,有十幾個同修圍成一圈在打坐煉功,同修H也去煉功。不大一會兒,惡警就把他們一個一個拖到警車上了。幾個惡警把同修H抬到警車上後,其中一個惡警用拳頭照H的頭上狠狠地打了幾拳,H說沒咋疼,可那個打他的惡警疼的直甩胳膊。到了前門派出所,同修H一進監室,就跟同監的犯人說:「我是因為煉法輪功進來的,在外邊沒煉完,現在繼續煉完。」說完H就開始煉功。犯人說警察讓他們管著,不能煉功。H根本不聽犯人那一套,還是繼續煉功。犯人告訴了警察,警察把H換到了另一個監室。H在另一個監室裏還是繼續煉功,犯人打H,H根本不怕,犯人又告訴了警察,說管不了,警察又把H換到了第三個監室。這個監室的犯人特別兇,跟H說:「你在別的監室裏煉功可以,在我們這個監室裏就是不行,你也不睜開眼睛看看我們都是甚麼人。好吧,你如果真要煉功,必須吃住三拳。」同修H沒聽這一套,照樣煉功。惡犯人氣急了,拿出吃奶的力氣狠狠地朝H的腹部猛擊三拳,H沒有倒下。這時惡犯人樹起大拇指說:「好樣的,有骨氣。我們跟警察說,警察如果不讓你換屋,以後你就隨便煉功,我們決不管你。」

不管邪惡之徒怎麼折磨H,H就是堅信師父,就是堅信大法,金剛不動。H說只要有一口氣在,他就學法,他就煉功,他就助師正法,他就向世人講清真相。H被開除了工職,老婆離婚了。H才從看守所放出來不長時間,打工掙一點錢,全用在向世人講清真相上來。他經常站在繁華的地方散發真相資料,坐在行駛的火車裏向站台裏飄散真相資料,經常在夜裏到大街上用油漆寫「法輪大法好」……H告訴我,邪惡之徒這樣污衊師父,這樣污衊法輪大法,他覺得憋屈的慌,打工掙點錢還去北京。

又快兩年沒見到H了,有人說H在北京關押著,有人說在本市關押著。前幾天家人跟我說,H來我家找我來了,H剛從監獄出來,被打得可厲害了,走路邁著很小的步子,剃著光頭,頭上打了幾個大包,頭骨都變形了。第三天晚上,H找到了我。我給了H師父的新經文《網在收》和《清醒》,他能看到師父的新經文了十分高興。H一直在勞教所裏被殘酷迫害著。前一個時期因為他不屈服,邪惡之徒往死裏整他。惡警用尼龍繩子從H的手腕開始,一圈一圈地勒緊,一直勒到肩膀,兩隻胳膊都一樣。惡警再把H的胳膊擰到背後,綁住雙手。然後失去理智的惡警用腳踢H的雙手,打H的雙肩。H的肋骨都被打彎了,插在心包裏。H多次被打昏。H跟惡警說,他就說法輪大法好,他就不會屈服。邪惡之徒看到H快要死了,欺騙H的家人把H領出了勞教所。大法是神奇的,前天H到我家來的時候瘸著邁著小步,這天看不出瘸來了。

正法的路上H有說不完的故事,我讓他寫點文章,但H托人帶來的文章,卻對他本人的事情一點也沒寫,只是寫了自己的呼聲:

(一)「轉化」甚麼?
學法輪功的人,脾氣變的非常好,性格變的溫和,更加善良,更加通情達理,更謙虛,更講禮貌,更正派,更寬宏大量了,也就是說學法輪功的人在學做好人,正在做好人。99年7-20以後,江氏政權把這些法輪功學員關進了洗腦班、投進了拘留所、看守所、勞教所、監獄……進行所謂的轉化,目的是把他們的這些好的品質否定去掉。不言而喻,如果一個人沒有上述的品質還能算個人嗎?那不就是行屍走肉了嗎?一個政府想把老百姓人品中好的一面變成壞的,把好人變成壞人,政府就高興了,就滿意了,這正常嗎?

(二)如此「感化」

我們經常看到造謠媒體上說,XXX學法輪功的在勞教所或看守所被「感化」過來了,而且其本人也在電視上講其如何感謝政府及管教人員的「感化」。那麼,這些人是怎麼被所謂「感化」的呢?

請看事例一:河南鄭州某大學法律系教授,她講到:管教讓刑事犯人包夾她,監視控制她,不許她煉功,幾天不許她睡覺,管教把她投入小號,酷刑伺候,把她吊起來幾天。講到這裏她自己都強調,這不能對外面講,只能在司法系統內部講,否則人家會說違法。看看,這位女教授畢竟是學法律的,她說承受不住了,就寫了所謂的「轉化書」。

請看事例二:黑龍江鄧某的「演講」。她初期堅持不屈服,被管教關進禁閉室,雙手銬在地環上長達一個半月之久,吃喝和大小便都得靠「政府」(註﹕大陸勞教所惡警自稱「政府」)和包夾人員高興時的恩典了。這是人性皆無的法西斯暴行!鄧女士就是被這樣「感化」的。

請看事例三:陳子秀是山東的農民,因堅持修煉法輪大法被惡警輪番毆打十幾個小時折磨致死,邪惡卻聲稱是意外事故。惡警打死人就不犯法?就是意外事故?現在在法輪功問題上中國的法律就是這樣被界定和執行的。

看來所謂的「感化」就是屈打成招,「強制改變不了人心」,善惡必將有報!

(三)到底誰在違法?

權大於法,江XX一句話中國的憲法就得改。「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這只是騙人的一句空話。學法輪功的人講重德,講真善忍,講做好人,可江XX就是要迫害,就是要抓你,就是要打你,搞的你家破人亡,四處流浪。這哪裏是「法制」?哪裏有老百姓的民主哇?!那麼他違反破壞了憲法之後,再修改法律並制定新的條款,說你犯法,這和流氓無賴有甚麼兩樣!

(四)誰在殺人放火?

被劫持的大法弟子經常聽到惡警公開叫囂:「你不要嘴硬,打死你跟玩似的。」現在全國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至少有一千多人了吧。隨著時間的推移,謊言被一個一個揭穿。「天安門自焚」事件是假的,劉春玲是警察用硬物打死的。師父告訴我們:「煉功人不能殺生,這是給煉功人提出的條件。」真正殺人放火的是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

(五)大慶勞教所揭秘

繼王斌被迫害致死以後,大慶勞教所殘酷迫害法輪功群眾的事件時有發生。每當中央電視台栽贓陷害法輪功時,不法官員和靠近他們的犯人就會對大法弟子進行精神和肉體上的摧殘,請看下面幾個鏡頭:

(1) 2000年10月份,王斌被迫害致死後,被劫持的大法弟子要求有煉功的自由,結果有幾個大法弟子卻被上繩。上繩就是用尼龍繩從腕部一直纏緊到肩部,兩隻胳膊都使勁纏緊,再反剪雙手,惡警還踹肩踹背並把他們串掛。有二十幾個大法弟子絕食抗議這種暴行,也同樣遭到了這種酷刑,有的胳膊被勒腫,有的肩關節鬆脫,有的昏了過去……

(2) 2001年3月份,有幾個大法弟子煉功,惡警指使犯人把大法弟子打成重傷,惡警在一旁說:「打死也是白死!」

(3) 勞教所無辜超期關押到期的大法弟子,大法弟子集體絕食。有一名大法弟子被上繩、灌食、毆打,造成胸部重傷……。

(4) 2001年10月大法弟子因反對惡警的迫害絕食請願,結果二十幾人被強行灌食、上繩、坐老虎凳……。

(5) 2002年1月一大隊有4個大法弟子遭惡警毆打及上繩,他們被打得很重,昏死過去。

(6) 2002年4-7月份,黑龍江司法局搞的所謂「百日安全轉化」,致使三十多名大法弟子被毆打、不許睡覺、體罰、關小號,並有犯人看管。大法弟子有的被打昏扔到床下。

後記

打完了同修H寫的系列文章,我的心不能平靜。這些小文章是H的心聲,是H的呼聲,是H的吶喊。H雖然沒寫自己,但我彷彿看到H在殘酷的迫害中堅信師父,堅信大法,那樣金剛不動。江氏政權迫害法輪功已經三年多了,已經是窮途末路,黔驢技窮。邪惡勢力是秋後的螞蚱,蹦躂不了幾天了。我們大法弟子要抹去淚,等待我們的是最美好的一切。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