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沒有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9月9日】想到成千上萬的大法弟子被邪惡迫害、被關押、勞教和判刑以及自己的親身遭遇,我決定在2001年10月1日(中秋節)去天安門證實法,盡一個大法弟子應盡的責任。

當我提前一週到達天安門廣場時,看到廣場正在國慶節的準備之中。考慮到邪惡集團會在「十一」加強防範,我決定於9月29日提前去。當天下午四點我自己走上天安門廣場,把一張事先寫好寫著「法輪大法好,善良的人們啊,讓我告訴你,真、善、忍沒有錯。」的白紙藏在衣服裏,把外衣扣上。當警察過來時,甚麼也看不出來。等我走近遊人時,把外衣拉鏈拉開,指給遊人看我胸前這張白紙,同時告訴過往的遊人說:「朋友,善良的人們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沒有錯。」走過了半個廣場,被警察從後面追上,用警車把我拉到公安局廣場東角的分局。

馬上開始審訊,我一句話也不說。他們自己亂編了諸如身高、籍貫等數字,就把我關進鐵牢。在那裏已關進了四位大法弟子,他們都是當天在廣場上證實法的,大家互不相識。其中一位當天就被本地辦事處人員認領回去,剩下我們四個,二男二女。晚上八點鐘時,我們四人被拉上車,送往朝陽看守所。我們四人分散關押,我被關在302倉。進去我就開始絕食,第二天被朝陽國保提審,他們問我名字、地址、單位、籍貫時,我一概不言。當他們問我為甚麼去天安門,不知道要過中秋節和國慶節了嗎?我坦誠地告訴他們,正因為這些才去天安門證法,邪惡把數以萬計的大法弟子關押起來,使他們無法和家人團圓,我也是一名大法弟子,有責任說句公道話。

前後共提審了幾十次。有一段時間我乾脆拒絕提審。其中有兩次,朝陽國保警察張英男和杜XX都動手打過我,他們房間有根棍子,長約0.4米,是專門用來打大法弟子的。記得那是一個星期六,上午十點左右,杜XX把我提到審訊室,用手銬把我雙手銬緊,看著他用複印機把師父的照片複印幾十張,然後他用手撕師父像,一邊撕一邊說,你是甚麼大法弟子,都不能保護你的師父?當我看出他的用心時,平靜地告訴他,我師父不用我的保護,是師父在保護我。他一看陰謀沒有得逞,就開始用《轉法輪》在我的臉上抽,抽了幾十下,我一直在發正念,他們沒有辦法只好放我回牢房。邪惡用盡了各種手段都沒有查出我的身份,給我一個編號。其中有位好心的管教說,你可以編名字的。我告訴他們,那我就叫李正吧。他們說不行,說「理正」一聽就是法輪功。

當我絕食到第三天中午時(國慶節)他們叫犯人把我抬出去灌食,想把我捆在木板上,我用力反抗,抵制邪惡。幾個勞動號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把我身體抬起來後,壓在木板上捆住,開始插管,我盡力抵制,讓他們插不成。最後302倉管教劉寶中用手抓住我的頭髮,用膝蓋壓住我的太陽穴,使我的頭動不了,灌食才得逞。在後來的絕食中,他們送我去公安醫院,我全盤否定邪惡的安排,一步路都不走。他們讓犯人把我從號裏抬出來,強行戴上鐵鏈子,抬出大門丟在車上,同車的還有另外兩個同修。當車到達公安醫院門口時,朝陽看守所管教朱傑把我從車上拖下,拉住腳上的鐵鏈子,拖著走。就這樣把我從大門外拖到急診室。辦完手續後,又拖到地下室洗澡間,讓我們三人洗澡。並且說,如果我們自己脫衣服就洗熱水,他們脫就洗冷水。我們全力抵制,堅決不配合。惡警羅子松用巴掌抽我的臉,也不知抽了多少下,我還是背著正法口訣。他們把我的衣服撕下,用洗衣粉洒在我身上,用冷水管對著我身上沖,用掃帚在我身上掃,之後把我抬起來穿上病號衣。穿好後,四個警察把我抬進病房,走一步就往我肛門上踢一腳,也不知道踢了多少腳,肛門從痛到麻,後來肛門失去知覺,以後便了幾個月血才好。

接下來就是強行輸液,把我的手、腳分開銬住。三天後,他們把我拉回看守所。我每天堅持煉功,給犯人和管教講大法如何好,教有緣人背《洪吟》和老師的經文。有幾位有緣人得了法,把《洪吟》和老師經文背寫下來給大家傳著看。八個半月,我身體發生了本質的變化。最後戰勝了邪惡。得知要放我時,在押的犯人都高興地說:「第一次看到法輪功戰勝了XX黨。」(原話)。我知道,雖然我們不把任何人當成敵人,更無意戰勝甚麼政黨,但真、善、忍純正的光芒會使一切邪惡膽寒。

經過八個半月的時間,我堂堂正正地走出了朝陽看守所。臨出看守所大門時,有些警察朝我豎起了大拇指。通過這段經歷,使我更加堅信大法。記得一位同修曾說過,生命只因和正法聯繫在一起才有意義。

很可惜有一位和我關在一起的同修沒有認清邪惡的真實面目,沒有抵制邪惡而被所謂的轉化了。當他以為可以回家時,卻被告知被判勞教一年半。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