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濰坊市不法之徒對大法弟子施以血腥暴力和性侵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8月8日】2000年2月26日,山東濰坊市某鎮12名大法學員依法進京上訪。剛到北京,就被警察截住,將她們帶到「濰坊駐京辦事處」。女警對她們非法強行搜身,她們身上帶的錢全部被警察搜出後裝進了自己的腰包。學員們堅決抵制邪惡的要求,男惡警便拳打腳踢,並用電棍電,大法學員張素珍(女,42歲,李家莊村原輔導站站長)被打昏在地。當大法學員質問看管人員「為甚麼如此殘暴地對待好人時」,看管人員說:「我們沒有辦法,這是上級的命令。我們知道法輪大法好,為了保飯碗,只能這樣幹。」

晚上,坊子區公安分局副局長董建華(男,42歲左右)及12名大法學員所在鎮黨委副書記李力(男,36歲左右)等人來到辦事處,再次對她們非法逐人審問並毒打。惡警們用腳狠跺學員的膝蓋,猛搧學員的臉,把學員的臉都打腫了。它們的暴行,連辦事處的工作人員都看不下去,叫它們快住手,別再打了。大法學員們煉功、講真相,惡人們就把張素珍、王風平(女,46歲,望莊村村民)、房益香(女,48歲左右,後鄧村村民)等人背著手銬到院子裏的燈柱子上。次日,仍將她們背銬著押上車,與其他大法學員一起拉回當地派出所。之後,惡徒將這些大法學員兩人銬一起,關進車庫。

車庫裏的灰塵很厚,地上原有一條編織袋,一惡徒說:「你們還想坐?」邊說邊將編織袋拿走了,並從外面將鋁合金捲簾門鎖死。車庫沒有窗戶,不通風,不透光,黑乎乎的。惡徒們連續幾晝夜不給開門,不供給飯水,大小便也被迫便在裏面。期間,毫無人性的惡徒上班之後,還輪流去用腳踹鋁合金捲簾門,並把點燃的爆竹從門底縫扔進車庫內,響聲特別大,以此驚嚇、騷擾學員。大法學員們被關在車庫裏分不清白天和夜晚,直到被非法審問時才知道已經被關了5晝夜了。

第6天,惡徒們開始非法審訊。非法審訊王秀玉(女,35歲左右,望莊村村民)的是鎮黨委副書記李力。王秀玉曾經兩次進京上訪,令惡徒們異常惱怒。李力氣急敗壞地罵王秀玉,邊罵邊兇狠地將王踹倒在地,在她身上亂跺一通。在身上跺不解恨,還喪心病狂地跺她的頭、跺她的臉。惡徒李力跺累了,又指使惡警和打手們再輪流跺她。暴徒們像踢皮球似地狠命地把王秀玉踢過來踢過去。暴徒們打累了,就改用電棍電。它們電她的脖子、後背,還將電棍插進她嘴裏電她的舌頭。惡徒李力還惡狠狠地說:「吃了你也不解恨。」然後將王秀玉又關進車庫。幾小時後,惡徒李力帶了3名25歲左右的打手來到了車庫,其中一人扛了一根一米左右長、比手腕還粗的木棍。惡徒李力用手一指王秀玉說:「打!往死裏打!」兩惡徒不由分說上前一人一腳,將王踹倒在地,用銬子將她兩手背銬起來,接著一暴徒便掄起木棍猛打。惡徒李力在旁邊大罵道:「王秀玉,我今天非打斷你一條腿不可。打!狠打!」見此暴行,旁邊的一名大法學員實在不忍心看下去,便哭著求李力不要再打了。滅絕人性的李力非但不聽,反而更加囂張地吆喝:「你們這些XX,上北京鬧甚麼?」王秀玉說:「我們去說真心話,我們煉功做好人。」李力撲上前惡狠狠地打了她兩個耳光,說:「你懂不懂共產黨和國民黨?」又衝著打手說:「打,把王秀玉往死裏打!」旁邊的暴徒又掄起木棍打得更狠了。

當天下午,所有大法學員都被押到鎮政府辦公樓一樓內。惡徒們逼她們坐在地上把腿伸開。惡徒王克勤(男,42歲左右,黑方長臉,鎮人事主任。它在迫害大法學員時曾狠毒地揚言道:「我把你們打死了,我被車碰死我也願意。」)冷不防從背後照王秀玉腰部狠狠地踢了一腳,說:「我叫你們搞串聯。」惡徒李力等又把王秀玉單獨押到二樓進行迫害。它們逼她坐在地上,把腿伸開,又將電棍插進她的嘴裏電她,還將電棍從脖子伸進內衣裏去往下亂電,惡徒李力還感到不解恨,又叫打手搬了一把椅子壓在王秀玉頭上,兩個人在上面用力按住,使王動彈不得。披著鎮黨委副書記這張「皮」的李力,不僅兇狠殘暴,還是個衣冠禽獸的下流胚,它竟然在眾目睽睽之下耍流氓──淫邪地用電棍電王的大腿內側、陰部。這還不夠,它又端起一杯水倒進王秀玉的胸口,水順勢淌了滿身,惡徒李力又將電棍伸進她的內衣裏亂電,並又用電棍直捅其陰部。王秀玉堅決抵制。在場的其他人員也實在看不下眼了,就勸李力住手。李力大罵:「王秀玉,你XX給政府添了這麼多麻煩,害的我們三年不能提幹。」王秀玉說:「我沒有給你們添麻煩,我只是說真話。」李惡狂言道:「我今天豁出去打死你!我打死你,也沒有人敢怎麼的,打死你白死!你沒看著濰坊一個個被打死的,白死!活該!」

王全峰(男,48歲左右,白黃臉,戴眼鏡,1.6米左右,坊子區公安分局國安大隊大隊長)等惡徒在迫害張素珍時,無恥下流地將她的褲子扒掉,猛打她的腰部、臀部,將碗口粗的木棍都打斷了。張素珍被打得遍體鱗傷,全身浮腫,直到將她打昏才罷休。張素珍被人扶去解手時,發現她的下半身呈青黑色,血肉模糊,血肉與內褲粘在一起,脫衣很費力。自己不能行走(後來惡徒們又殘忍地將她送到濟南非法勞教)。

惡徒於進祥(男,42歲左右,黑方長臉,1.8米左右,鎮武裝部長)和王全峰對房益香進行了慘無人道的迫害。它們用腳跺夠了就用電棍電,用木棍打,從腳趾頭一直打到頭。惡警王全峰等還專打其膝蓋和小腿的迎風骨,惡徒於進祥竟喪心病狂地用棍猛擊房益香的頭部,將房益香的頭打破,血淌得滿臉都是。它們把椅子壓在房的腿上,將她的雙手銬在椅子背上,用電棍電她的全身,並無恥下流地電她的陰部。惡徒於進祥狂叫:「把腿分開,我專踢你的要害,踢死你!」房益香說:「你就不能講點道德嗎?」惡徒於進祥叫囂:「對你還講甚麼道德!」。歹徒們連續四天四夜不給她吃,不她給喝,不讓她睡覺。房益香被折磨得全身黑紫,沒有一處好地方,臉腫的都無法看了。

坊子區公安局來人將王風平帶到派出所非法審訊。它們問王風平還煉不煉,王風平堅定地說:「煉!」惡徒畢效臣(男,30歲左右,瓜子臉,1.72米,坊子區公安分局國安大隊警察)等便瘋狂地搧她耳光,對她拳打腳踢,用電棍電她。到了晚上,鎮黨委的惡徒李力、孫永剛(男,35歲左右,方臉,1.6米左右,黨委副書記)、孫有水(男,40歲左右,鎮黨辦主任)、於進祥、張勇等對她進行了慘無人道的折磨。李力用四稜木棍敲打她的腳趾頭、手指頭,用電棍電其全身;於有祥殘忍地將電棍插進她的嘴裏電她的舌頭;孫永剛則用腳猛跺她的腰和腿。

在非法審問王慧霞(女,36歲,駙馬營二村村民)時,因她拒不配合邪惡之徒的指使,被惡徒們輪流跺腿、跺膝蓋,還不解恨,它們又用一塊木板打她的大腿,用腳踩她的手指,並將電棍插在她的嘴裏電她。

惡徒們在對王秀玉、張素珍、房益香、王鳳平、王慧霞等5名大法學員進行了殘酷的折磨迫害之後,第7天,又將她們押到坊子看守所非法拘留。雖然拘留了她們,但該鎮的邪惡之徒們還是不肯放過,惡徒李力親自帶領於進祥、於紀順(男,26歲左右,黑長臉,戴眼鏡,1.65米,鎮農機站工作人員)等天天開車去看守所繼續毒打、電擊迫害她們。看守所的人怕出了事承擔責任,不讓它們打。李力等惡徒就用報紙包著電棍偷著帶進去迫害學員。它們逼迫大法學員王風平站在方凳上90度的彎腰,伸平雙手臂長達兩個小時,還不停地敲打她的手指頭、小腿幹及膝蓋,把手和腿都打腫了。王風平實在堅持不住了,暴徒們又逼她躺在一個方凳上,頭懸空,兩手及兩腳撐地。卑鄙的暴徒們無恥地敲打她的胸部,並用電棍肆意在她身上亂電,致使她全身好多地方紅腫,發青發黑(王風平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期間,鎮上的邪惡之徒還將她的女兒抓到鎮上去迫害。它們恐嚇她,逼她罵師父,後又硬逼著王的家人交了2000元錢才放了她女兒)。房益香被暴徒們折磨的臉浮腫、眼眶烏青,看守所一女惡警還毫無人性地譏笑她:「房益香,你看你像個熊貓一樣」。另一惡警則無恥地說:「哎,你成了國家一級保護動物了。」在被暴力折磨的同時,看守所還逼迫大法學員從事強體力勞動。

在將王秀玉等5名大法學員拘留後,惡徒們便又瘋狂迫害張世榮(女,60歲左右,鄧村村民)、王小娟(女,20歲左右,院上村村民)、趙文明(男,年近30歲,北京醫科大學學生,房益香之子)等大法學員。為了迫使大法學員妥協,惡徒們費盡了心機,連續幾天不讓學員們睡覺,幾十個人倒著班折磨迫害他們。

邪惡之徒對趙文明的迫害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李力領著一群惡徒用電棍電他的全身,用煙頭燒、刀子插、螺絲刀子捅,致使趙文明的脖子多處受傷,其肩部血流不止。惡徒怕出人命,遂將其送到鎮醫院搶救。在場的護士都目不忍睹其慘狀。趙文明被按著強行注射了鎮靜劑後,就被送到了坊子看守所非法拘留,之後,惡人們又將其送到王村勞教所非法勞教。(趙文明的父親趙一豐不修煉,因家中的東西被惡徒砸爛,在親友家流落半年後才回家。)

惡徒於進祥逼迫年近60歲的老人張世榮仰臥在地上,叫她兩隻胳膊、兩條腿向上舉起並伸直,然後,惡徒於進祥再將茶碗放在她腳底上。她腿一哆嗦,茶碗就掉在地上摔碎,惡徒於進祥便將碎片收集起來,塞入張的衣服內,讓她躺在碎片上。致使張世榮背部被碎片扎得鮮血直流。就這樣將老人迫害了一整夜,又威逼其寫了「保證書」,並非法罰款3000元之後,才放她回家。

惡徒們將王小娟帶到一房間,付恩波(男,45歲左右,黑長臉,大眼,1.6米左右,鎮黨委書記)、孫永剛、劉憲勛(男,32歲左右,黑臉,1.7米左右,鎮XX主任)及派出所警察等6、7個人逼她跪在地上。它們問她還煉不煉,王小娟堅定地回答:「煉!」話音剛落,暴徒們的拳腳、棍子、電棍就一齊落到了她身上。一名惡警用腳猛踹她的腰部,劉憲勛用電棍電她的嘴唇。又一天晚上,鎮上來了十幾個人,它們見王小娟態度還很堅決,就拿了一根電話線纏在她的手指上,搖電話放電電她。還逼她做倒立、蹲馬步、站板凳等各種動作來折磨、凌辱她,還有一惡徒拿點著的煙頭放在她的嘴裏,並不時發出魔鬼般的狂笑,這一切都沒有動搖她的堅定正念,最後惡徒們非法勒索了3000元錢後才放了她。

在這次迫害中,大法學員人均被非法勒索3000元,共累計36000餘元。無怪乎惡徒劉憲勛說:「沒有法輪功,就沒有我們的工資。」期間,邪惡之徒李力還曾揚言:「怎麼對待法輪功都行,都不過份,只要打不死就行。」

2001年5月1日,該鎮有兩名大法學員(其中一名是王小娟之母)發放真相資料時因惡人舉報被抓,後又被非法勞教。鎮上的邪惡之徒藉機又將另外幾名大法學員騙到鎮上,並抄了他們的家,非法扣留學員7天不讓回家。在這期間,惡徒們輪流值班,不讓學員睡覺。有一學員因長時間被罰站,堅持不住暈倒在地,心臟跳動緩慢,惡徒們卻置之不理,直到過了一段時間後看看實在不行了才將其送到醫院。因交不上押金醫院拒收,惡徒們便不管該學員的死活又將其拉了回來。

邪惡之徒不放過任何斂財的機會,這次又強迫每人必須交納500元的「罰款」才能放人。有一老年女學員,因家中無錢,兒子又被非法勞教,悲憤交加,不禁放聲痛哭。這時,惡徒孫永剛(新提拔為鎮黨委書記)順手抄起一拖把,直搗她的嘴,這位學員頓時口鼻出血,一時緩不過氣來昏死了過去。惡徒孫永剛不僅不管,而且還惡狠狠地叫嚷:「讓你哭!」幸虧有人及時用手指掐她的「人中」,她才甦醒了過來。最後她還是被逼迫交了500元錢後才被放回家。

邪惡之徒們瘋狂斂取錢財到了不擇手段的地步,王小娟的父親不修煉也被騙到了鎮上,與王小娟一起被非法罰款1000元錢後才放了他們父女倆。惡徒在給王小娟的收據上寫著:「法輪功處置費1000元,經手人王進偉」。7.20以來,僅大法學員王風平一人就先後被邪惡之徒非法罰款7420元。

參與對大法學員迫害的犯罪惡人還有:
邢建偉,男,30歲左右,戴眼鏡,瘦長臉,1.72米坊子區公安分局國安大隊警察
李建民,男,36歲,圓臉,1.65米左右,鎮長
陳兆啟,男,36歲,長瘦臉,1.6米左右,鎮委副書記
蔡緒孝,男,40歲左右,方臉1.75米左右,副鎮長
劉玉平,男,35歲左右,白臉大眼,1.75米,團委書記
孟慶站,男,42歲左右,鎮政府XX主任
王曙光,男,鎮派出所警察
孟凡廣,男,30歲左右,圓臉,1.7米,鎮派出所警察
段XX,男,24歲左右,方臉,1.7米,鎮派出所警察
張勇,男,35歲左右,1.75米,白方臉,鎮司法助理東北口音
孫迎明,男,33歲左右,黑胖臉,戴眼鏡,1.7米,鎮司法助理
朱XX,男,30歲左右,黑長臉,1.73米,鎮司法助理
吳望國,男,24歲左右,白方園臉,1.74米左右,鎮農機站工作人員

天理是公平的,善惡之報只是早晚的事。惡人們也知道真煉法輪功的人都是些善良的好人,但他們這樣昧著良心以惡欺善,滅絕人性地迫害好人,肯定是要遭到天理懲罰的。

其實,現在已經有很多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徒遭惡報了,像那個坊子區公安分局的副局長董建華遭車禍連同其妻子一起被燒死在小轎車裏;那個曾叫嚷:「我把你們(大法學員)打死了,我被車碰死我也願意」的王克勤,它本人遭車禍成了殘廢,其妻子得了胃癌,胃被切除一半;其岳父得了肝癌,不能進食;其父也遭了車禍。真是一人作惡,殃及家人啊(也不知王某現在還「願意」不?)警告這些犯罪人員,現在只有立即停止助紂為虐的邪惡迫害,善待那些煉法輪功的學員,並從心裏真正轉變對法輪功的觀念,才能使自己絕路逢生啊!否則,不久的將來在善惡報應大兌現之時,恐怕自己連後悔的機會都沒有了。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8/21/255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