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永川監獄惡警教唆犯人對我進行毒打和凌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0月31日】我叫羅向旭,男,31歲,家住重慶江北通用新村185-9,是重慶江北區的一名法輪大法修煉者。於2000年7月23日早晨2點鐘在家被綁架。江北區法院在2000年12月22日開庭,2001年1月18日又秘密開庭,2001年1月20日對我進行所謂的公開宣判,以莫須有的罪名非法判我四年徒刑。在法庭上,法警完全不顧法律,當著許多旁聽者的面對我進行毒打;過後又把我押到辦公室,幾名法警對我進行毒打。2001年4月28日,我被送往永川監獄集訓隊。

法輪大法教導修煉者同化真善忍,作為一個修煉者在任何環境下都要做到一個好人,做一個比好人還要好的人,做一個完全為了別人的人。然而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卻對大法弟子進行殘酷的迫害和流氓的折磨。

我把在永川監獄遭受迫害的真實過程寫出來告知世人,希望善良的人民幫助制止正在中國發生的對法輪功和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還法輪大法清白,還李洪志大師清白。

* * * * * * * * * * * * *

在集訓隊裏,由6個幹警、6個犯人組成的小組對我進行洗腦。這些犯人是:劉勇、羅大明、廖建、任建軍、楊駿祥、周浩田。在這期間,這6個犯人都不准和其它犯人講強迫我屈服的經過。其它幹部不得過問。連早上檢查清潔的幹警都不能進我的這間牢房。我白天由4個犯人和一個幹警押著出去勞動,挑煤、挑糞、挖土、鋤草等;晚上由兩個犯人看管著,不准我睡覺。

有一次晚上犯人折磨我時,帶班的幹部聽到我的哭聲,叫犯人讓我休息。犯人卻說,帶班幹部無權過問此事,繼續折磨我。有時候晚上用一種「老虎凳」的體罰,二點多鐘我昏過去了,倒在地上。第二天副中隊長對我說:「你死了,集訓隊最多出80元火葬錢。」

由於遭受毒打、強體力勞動等,我的背腫起來了。有一次它們叫我寫幾句罵師父的壞話,我不寫,羅大明、廖建就把我的手指一根一根地撇,又擰手腕、擰胳臂。同時,劉勇打我的臉。過後這些犯人又對我進行毒打,強行撇手指按手印(它們以我的名義寫的「揭批書」)。交上去說不行,又由周浩田寫,幹警黃飛看後強迫我抄,我不抄,它們就又對我進行毒打。毒打後三個犯人:羅大明、廖建、劉勇把我的衣服褲子脫了,把我按在床上進行雞姦。

又有一次,它們叫我給家裏寫被「轉化」了的信,叫我到其它中隊去「轉化」其他功友,我不答應,它們幾個打了我一下午,用十指壓頭、用大拇指壓太陽穴,撇手指、擰手臂、和各種毒打等。過後還強迫叫我笑(但我一直沒笑過)、強迫叫我唱歌,帶我到操場去打羽毛球,這樣好像是我自己很樂意「轉化」一樣。

和我一起勞動的4個犯人可以輪流休息,惡警卻要我一直勞動。在外勞動時,有些武警家屬和犯人家屬知道我是煉法輪功的,就說:「XX黨把這麼老實的人拿來這樣折磨。」等等……

任建軍私下告訴我,中隊對它們說:監獄管理局下了命令要求必須轉化,對我的轉化可以使用一切手段。

為了封鎖它們採用的流氓手段,中隊長趙XX在全所大會上說:「組建互監小組是經過上面同意了的。其它任何人聽到舍房裏有甚麼響動去看、去聽、包括執班人員去管都是違法行為,任何人亂說都要受禁閉處理。」曾經有一個犯人說了幾句被禁閉七天。

今年4月20日,監獄還像強盜一樣無恥地組織所謂的「轉化」心得交流會。在會上,許多功友站起來反抗,喊口號、揭露邪惡的迫害。我也站起來喊口號,當場揭露它們為了叫我抄「揭批書」,叫變態的犯人對我進行雞姦、毒打的罪行。我被帶出了會場。在會場外,我一上午都不時的聽到裏面的口號聲。

表面上,監獄處的領導唐處長當著許多人的面答應我:要把強迫我抄寫的一切當著我的面燒掉。過後中隊長黃飛也說把強迫我所寫的全部當著我的面燒掉,聲明那些流氓所做的一切與它們無關,並保證以後決不可能再發生此事,一定要處理肇事者,給我一個交代。但實際上,它們在準備另外的陰謀。

5月10日,我突然被從集訓隊轉到四區七中隊進行重新洗腦。永川監獄使用犯人張永紅、周成兵、江山、王等人來折磨我。這些犯人強迫我認罪並對我進行毒打,不准我上廁所、不准睡覺、進行各種體罰等。

有一次這些犯人強迫我承認有罪,從晚上9點折磨、毒打一直到早上2點鐘。

有一次,這些犯人就強迫我寫認罪書、悔罪書等。我不寫,張永紅、江山、王、周成兵、彭先勇、石小偉等罪犯對我進行毒打,從早上8點鐘一直打到中午12點多。

這些犯人用籃竹塊砍我的踝骨、膝蓋、小腿、身上,又用小凳子打等。平常這些犯人對我進行體罰。有一次下午跑步,因天氣炎熱,我嘔吐不止,它們看我中暑了才讓我休息。

這些犯人還經常毒打我,把凳子倒過來叫我跪四個小角,跪凳子的稜角等。

有一次它們叫我把褲子提起來看我的傷,這些犯人看到我雙腳都被跪爛了,問我哪邊最痛,我說右腿最爛、最痛,它們就用竹塊打我最痛的地方。事後,罪犯周成兵私下告訴我:「劉中隊長說的,對你的轉化打斷兩塊骨頭都沒有甚麼。」

它們為了通過上級的檢查,製造我是「自願轉化」的假象,強迫我學笑。有一次它們拿著鏡子要我學了一下午的笑,不學笑就毒打我。只有被迫抄寫了它們的誹謗的話後,中隊長劉XX才來表示「關心」,其實我的臉被打青了、腿被打爛,腳都站腫了不能走動等,這些中隊長劉XX都是看見了的。

* * * * * * * * * * * * *

我在此嚴正聲明:永川監獄集訓隊與永川監獄四監區七中隊強迫我所寫的、所說的一切作廢。我要堅定地修煉法輪大法。以後,在任何環境下我都要堅修大法、證實大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