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盛頓DC之行記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8月1日】一、初航

我年近半百尚未出過國門,以前因心臟不好、體力不佳以致不敢參加公司舉辦的任何國外旅遊。此次華盛頓DC舉辦「SOS緊急救援中國法輪功學員」活動,讓我深感意義重大非凡,遂毫不思索地報名,並徵詢我那年已九十歲的母親同修願否同往,她的答案讓我甚是驚訝,她說:「如果是去玩就免了,既然是要去護法、弘法就去了」。母親是個老實的鄉下人,生性簡樸,得法剛滿一年,這也是她初出國門。出發前幾天心理確實有些忐忑,怕長途的飛行及緊湊的行程會讓年事已高的她跟不上、吃不消,再者她牙齒不好,太硬的東西及麵包根本吃不了,又聽說國外吃的方面非常不方便,許多怕心都翻了出來,想著想著就不自覺的流下淚來。還好這些擔心只一兩天就過去了,心想:有師在有法在,還有甚麼怕的呢?於是整頓思緒,開始給她做行前心理建設,告訴她此行勢必要吃些苦,不像家裏方便,要「吃苦當成樂」(洪吟),她張大天真的眼睛,一一點頭說好。於是我們在七月十六日下午四點三十分從台北搭機出發,抵達紐約已是隔天晚上十點鐘左右,出關及轉搭巴士到華盛頓已是凌晨近五點。在旅館卸下行李,因未到進住時間,全團人員只好離開到約二十分路程的便利商店去買簡單的早餐,再到附近的公園去煉功及發簡介資料。一直到十二點過後才得以進入旅館,但仍未有房間,再加上途中輾轉,直到三十六個小時之後,到下午四點鐘後才順利進入旅館房間休息。此時離我們離開台灣已有三十六個小時了!大家已倦容略現,母親在吃過一碗泡麵後就心滿意足的入睡了(她覺得泡麵非常好吃)。

二、行程

第二天一大早,大家再到附近公園煉功、發正念,並分發簡介及「SOS緊急救援」資料,稍晚再搭巴士到華盛頓紀念碑煉功及發資料,在這裏我們見到了美國人的友善及禮貌,他們很樂意接受我們的資料及簡介。約十一點左右我們抵達了惡名昭彰的中國大使館前,在其對面的一個公園內發正念鏟除迫害大法的一切邪惡,並煉功弘法。大使館一直重門深鎖,讓人感覺他們裏面確實深藏了一群見不得人的邪惡小人。下午一部份學員搭地鐵到圖書館參觀師父傳法圖片展,並發送大法資料,晚上又作了分組交流。

十九號清晨五點半,我們照樣再到附近公園煉功、發正念,並分發資料。回到旅館匆匆用完早餐,再趕搭巴士到國會山參加「呼籲緊急救援」大集會。會中我們看到國際輿論的正義呼聲,包括美國國會數十位議員、參議員,國際人權組織以及自由之家、法輪功之友,大赦國際,美國世界反酷刑組織和華盛頓和平中心等諸多組織的負責人出席了本次新聞發布會並發表講話。他們盛讚大法修煉者的勇氣和信念,並譴責中國政府對大法修煉者的邪惡鎮壓。新聞發布會在下午二點結束。我們於三點半用完便當並稍作休息後,於晚上七時全部與會弟子在獨立紀念碑舉行燭光悼念晚會。會場莊嚴肅穆,我們手捧蠟燭,感念為真理而獻身的同修,同時也立掌於胸前,發出最純淨的正念鏟除三界內破壞大法的一切邪惡。晚會大約在晚上十點鐘結束。回到旅館已近十一點,我的母親和同修吃了一碗方便粥當晚餐,洗了個熱水澡,很快就安然入睡,似乎有點兒累了。

三、遊行

二十號我們依然起了個早,再到附近公園去煉功弘法發正念。十點鐘左右抵達白宮附近的一個公園參與「呼籲緊急救援」大遊行,約有三千名法輪功學員的隊伍,手持「中國停止虐殺」及天安門殘酷鎮壓的真實畫面,以及受到酷刑凌虐的死難同修照片,張張揭示了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的瘋狂作為已到了人神共憤的極點上。沿途善良的美國警察為我們作交通管制以及隊伍的引導。在普渡、濟世音樂的帶領下,學員們沿途散發資料,綿長嚴肅的隊伍在美國應屬罕見,我們見到了美國人的好奇及關心,在路上有一位騎單車的美國女孩跟了我們一陣子,臨走時用英文告訴我們:「我愛你們,祝你們好運」。我感到人類的良知正在逐漸清醒中。在台灣學員隊伍中,各行各業男女老幼一應俱全,甚至還有曾因小兒麻痺而殘疾的學員、有脊椎彎曲行走困難的老年學員、也有懷抱幼兒的婦女學員、更有兩位九十歲的阿公阿媽學員,他們都勇敢的堅持走完全程,大法的威力在此時展現無遺。約下午一點鐘全部隊伍抵達中共國大使館前。由於人數眾多,除了一部份學員停留在大使館對面的公園發正念及宣讀「停止殺戮,停止酷刑」的文稿外,其餘學員一直走到附近的一個公園停下來發正念,再次有力地鏟除一切破壞大法的邪惡。

四、法會

廿一號一樣到公園晨煉及發正念,上午九點鐘集合出發抵達甘乃迪紀念中心,參加2001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會場布置簡單隆重,三四千名學員齊聚一堂,不分種族、膚色,大家微笑頷首問好,有如和平的人間天堂。法會於十一點正式舉行,會中有歷盡艱辛經過長途步行及腳踏車隊的學員,發表沿途的弘法及「SOS緊急救援」的經過情況,其意志之堅定,毅力之強盛直可讓天地為之動容。另外多位學員的發言,同樣感人肺腑,大家對法的堅定、無私無我的奉獻更是催人淚下,在艱難的環境中大家已更趨圓融與精進。

下午二點鐘左右,我們企盼已久的師尊終於來到會場,頓時掌聲雷動,大家起立恭迎師尊,感覺上,時間似乎靜止了,一切有如身置夢中。師父熟悉的話音剛起,那早已流淌千百回的淚水忽而止住,腦中一片空白,原本起伏不定的心海亦同時平靜無波,我感覺似乎被鎮住了,原本敏銳的感覺在此時竟是一片空無,不知是否慈悲的師父怕我此時控管不了潰堤的淚海,而讓我的感官暫時停止活動。師尊對大家作了約四十分鐘的講法,但感覺上才一下子而已,在我的「感覺」尚來不及恢復的同時,師父要離席了,此時真有一點泫然欲泣的感覺,但淚水只打了幾個轉就止住了,心中依然靜靜的。掌聲再度響起,大家起立恭送師尊離席。下午四點半法會圓滿結束。感謝師父,感謝美國的同修,藉著這次國際法會的舉辦,讓我們得以一償夙願,見到我們偉大的師尊,此生無憾矣!

五、歸程

廿二、廿三號同樣的晨煉,同樣的發正念,同樣的弘法發資料。總希望在此期間,能夠多作一些弘法、護法講清真相的工作。廿二號上午我們再度來到中國大使館前煉功弘法、發正念,誓不鏟除邪惡不罷休。近午時分再度移師國會山草坪煉功弘法,正午的太陽展現了滾燙無比的威力,大家不畏炎熱,接受陽光的嚴酷考驗,有學員腳底燙出了大水泡,但仍然堅忍不屈煉完五套功法,讓我們感佩不已。下午大家在樹蔭下與國外學員互相交流,「比學比修」「共同精進」,也檢視一下自己的不足,力求精進再精進。

廿三號下午三點鐘,我們終於要踏上歸途。先坐五六個小時巴士抵達紐約,再於紐約搭乘晚上十一點五十分的班機返回台北。在機上,幾分離情,心裏跟師父道再見,期待有朝一日能夠再見師父,希望不只是遠遠地看著師父,而是能夠近觀師尊慈顏,同沐法光。

廿五號清晨六點鐘,終於抵達中正國際機場,大家在晨曦中互道再見,結束了這前後九天的華盛頓DC之行。

六、感言

此行要感謝的人很多,感謝幫我們辦理整套出國手續的各位同修,感謝辛苦帶隊的團長、副團長、小組長等同修,再感謝認識與不認識的同修的互相幫忙,使此行能夠順利圓滿。

七、後記

順便交代一下我那九十歲的母親同修,此行可真收穫豐碩,她非但適應良好且是大家的精神指標,看到她神采奕奕的樣子,很多同修都說:「阿媽!看到你,我們一句累都沒了」。在國外,日本人誇她很「ㄎ一類」,美國人讚她beautiful(美麗),我們的學員更常請她當弘法樣本。她甚麼都不會說只會笑,外國人跟她握握手,她就笑笑拍拍對方的手,一樣達到弘法的效果。感謝師父的巧妙安排,讓她在這把年紀能夠得法,同時也能不落人後地以她特有的條件在正法期間去弘法、發揮粒子的作用。感謝師尊的偉大慈悲!

與同修分享一件有趣的事,回來後我問她母親:大家在法會中都有特別的感受,你有嗎?她說:我甚麼感受也沒有,只看到右邊那個法輪一直轉不停。我說你怎麼不早說,她說:不是大家看到的都一樣嗎?我以為那本來就會轉的。師父說「老年婦女與小孩沒有執著心」,確實是的,我想她正走在返本歸真的回家之路上。

感謝師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