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學員瑞典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6月24日】一日,忽然想到:「我將回到那麼高的位置,那麼,我的威德在哪裏?」我發過傳單,投過信箱,徵集過簽名,在網路洪法上做過許多工作。但對此一問,仍感難以回答。

後來我想到:「應該出國一次。」悟到就非做不可。母親講:「中國特務會給你拍照,存檔記錄,以後會有麻煩的。」因而不願意我出國。其實她了解江澤民在中國幹下多少邪惡罪行,只是不敢觸碰。我說:「假如一個人做壞事,有一千個人出來指責他,那他是否從此再不敢做壞事?如果一個人做壞事,只有二、三個人,甚至沒有人出來指責他,那他是不是會更肆無忌憚?」此後她再也沒有提過這個問題。

在瑞典,我幾乎不敢相信,我可以這麼長時間保持正念,可以挖出這麼多的常人心,並在這麼快的時間內去掉它們。

到達法會地點哥德堡時,已是午夜。睡的地方很擁擠,起床時,心裏想:「昨晚沒睡好。」常人心一出來,沒抓著,就變成後來的關。早上,到中國領事館發正念,路上一直提著兩袋東西,邊走邊想:「好重」。到了下午,又冷又累,常人心累積多了,開始過關,思想中開始埋怨,訴苦,還自怨自艾。驚覺狀態不對時,常人心已累積太強,無法用正念消滅它們,況狀幾乎無法挽回。此時,我向師父求救:「師父,救救我,常人心好多啊。」一想,它們就減弱了,最後真的消失了。

為甚麼能去掉它們,師父說:「你能夠去掉那些不好的東西是因為你不承認它是你,這是至關重要的。因為你不承認它是你,所以才能把它消掉。」《法輪佛法─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

第一天傍晚,河上洪法,同修紛紛上彩船遊河。我在岸邊,冷得直發抖。看著河水,我想,一定非常冰冷。同修在中國,為護法,刀山火海,義無反顧,生命可以不要,身體可以捨棄。如果我生在中國,如果邪惡威脅要把我丟進河裏,那我是不是就害怕了,妥協了?那怎麼行?怕冷,怕痛,不都是常人嗎?

第二天下午,走了很多的路,遊行時,兩條腿又酸又痛,常人心全起來了。感到念頭不對,怎麼辦?我就想:「人的身體制約不了神」,人的身體再酸再累,也只能擋得住人,卻擋不了神做他應該做的事情。念頭一轉,就不再想到累的問題了。

第三天下午,活動因常人發生暴動而取消。交流中,聽到同修講:「遊行時,佛道神排在道路兩旁,全在流淚。」我思索,為甚麼我們的遊行,是這麼偉大?悟到:「是因為歷盡艱難,為的都不是自己,而是為了宇宙的大法。」法理,師父早已講過,但直到悟到時,才真正地懂了。

第五天,在丹麥廣場煉功洪法時,我和另一位同修拿橫幅,面積很大,風來時,幾乎站不住,拿得手酸。此時我想,能用功能把橫幅定住就好了,一想,不起作用。再撐一會兒,突然悟到:因為人的身體是最無能的,所以反過來用人的身體做正法的事,就是最了不起的。

走在街道上,看到敗壞的人類社會的表現(暴動、放縱等),只要念一正,一想:「敗壞」,師父的口訣自然從腦中出現:「法正乾坤,邪惡全滅」。正念一出,無可動搖。

瑞典之行,最大的收穫,就是學會了如何站在神的觀點上去思考問題。如「人的身體制約不了神」,就是如此悟到的:因為神不會把人的身體看得那麼重,所以不管你人的身體再怎麼累,你都不能不做你應該做的,否則就不夠格當一個神。

這就像師父說的:「比如說有的學員被抓進去了,在嚴刑拷打中承受不了,就寫了悔過書。可是呢,他心裏想:我這都是騙他們的,出來之後我還煉,我還出去正法,還上天安門。可是這是不行的。因為這種觀念在人這兒也都是敗壞了以後才形成的,而那些神他不會這樣,他沒有這樣的思想,他認準的路一定會走下去。」(「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的講法」)

其實師父早就開始把我們當神看了,師父早就在用神的標準在要求我們了,只是我不悟。回來後,師父的要求更嚴格了,我常人心一出,師父立刻點化。悟到:時時刻刻都得用神的標準要求自己,從神的觀點看待問題,思想中不能出現神不該有的念頭。師父早已把我們當神看,我還馬馬虎虎,隨時放鬆一下,那怎麼能行呢?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