捨命護法 窒息邪惡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月5日】12月25日懷著5個月身孕的我,和兩個功友帶著橫幅來到天安門廣場,這時已是晚9點了。聖誕節晚遊人很多,也有許多弟子,他們有的煉功,有的打橫幅。

我們迅速打開橫幅,邊喊邊跑:「法輪大法好!」,「還我師父清白!」。聲音在夜晚的廣場上空迴盪著。這時一群地痞、特務圍上來,將我們拖上車,送到天安門分局。警察問我們姓名,地址,我們拒絕回答。警察說:「你們煉功人堂堂正正,光明正大,為甚麼晚上到廣場打橫幅,而且還不說姓名?」我們回答說:「正因為我們的心堂堂正正,我們才下火車就到廣場打橫幅;正因為我們做的事光明正大,我們才不對邪惡小人說姓名;誓死留在北京為我師父,為大法洗清陳冤!」警察聽後說:「那好,那你們明天再來吧。」當場釋放了我們。

第2天,我們準備回家,但想起了警察的話。我們一悟,不能回家。於是又一起去了廣場煉功。我們高興的看到很多大法弟子打橫幅、煉功,十分壯觀,其殊勝、偉大催人淚下。我們又被地痞,便衣拖上警車,送到天安門分局。在這裏不說姓名的近百名弟子被關在露天車棚,說了姓名的關在鐵籠子裏等待各地辦事處領人。後來,我們被關在平谷看守所,邪惡的警察強行照相,我們不配合,它們就打耳光,揪頭髮往牆上撞。我們閉上眼,扭過頭,即使照了也認不出來。問我們姓名,我們不回答,它們就叫我們蹲馬步,坐飛機等各種體罰。我們不配合它們,它們用手銬反銬將我們吊起來,我懷著5個月的身子,它們竟毫無人性的用我的頭撞牆、拷打、揪頭髮。怎麼用刑我們也不說,它們就把我們關在暖氣室。這裏空氣異常乾燥,我們口渴難忍,它們就故意大聲喝水。約半小時後,只剩一個警察了,他很同情的打開窗戶,然後說:「你們不說姓名,報個假名交我們交差行嗎?」我們說大法弟子不能說假話。沒有辦法,他們就給我們編假名,假地址,讓我們別說出去,我們不答應,就趕我們到外邊凍著。20分鐘後沒有效果,它們就將我們關到監室裏。監室裏一共關了16名弟子。我們一致認為不配合它們,集體絕食,提審不去,灌食不去。當提審時,我們就抱成一團喊:「窒息邪惡!」警察慌了,沒辦法走了。下午來了更多警察,一個警察拽一個學員強行灌食。

第三天中午,開始無條件放人,用車將我們拉到路邊,將我們趕下去,並說:「前面有車,你們攔吧。」就一溜煙的跑了。我們坐大客車準備回家,在燕京檢查站被警察截住,問是不是煉功的,還讓我們罵師父。我們嚴正地拒絕了它們。他們就叫了一輛長途客車,讓我們在天津下車。我們一悟。為甚麼在天津下車呢?是不是法正人間很近了,於是到天津後又回到了廣場打橫幅,被送到昌平看守所。那裏的警察不打不罵,照相按手印不配合也不強行。一個警察問:「把你槍斃了,你也不說姓名、地址嗎?」我坦然回答道:「為大法死也沒有遺憾的。」我們又被送回監室,集體絕食。警察不提審、不灌食,也不理我們。過了三天,到了中午,將我送到北京的一個派出所,讓我說姓名、地址,我不講。這時警察BP機響了,回電話,我就從派出所走了出來。迎面來了一輛的士,司機說:「我就是來接你的。」隨後我踏上了回鄉的旅途。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