擺脫邪惡 助師護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12月8日】 身陷邪惡包圍之中,30多個日日夜夜,經歷了幾次真正的生死考驗,是對大法,對師父的堅信及正念使得自己奇蹟般地從邪惡的包圍中脫身出來。

10月29日半夜時分,市局到我家抄家後又帶走我,問我油印機在哪裏?我拒絕回答。神做的事為甚麼要讓邪惡知道?

他們二話不說就給我上繩。我疼得昏了過去。在我昏迷時刻被送進了醫院。但並非是給我治療,而是為了對我進一步迫害,家裏人說我死睡了一天,在我還沒有清醒過來的情況下,繼續對我施以重刑(所謂的電療)。

他們在我的命門穴上放了一塊浸過水的鋼板,然後用通電的鋼滾在我的兩腿上來回滾動,長達10多分鐘,處於昏迷狀態仍然感到像有幾十根鋼針從我的骨肉間穿過。事後家人告訴我,用刑時,整個人在床上顛起一尺多高,事後身上的兩件毛衣全被汗水濕透,舌頭也被自己咬破,嚇得陪護的親人哇哇大哭。等我清醒過來時,原本特別健康的我,兩條腿全都動不了了,連翻身也要親人幫忙。

就是這樣,他們仍舊逼迫我交待油印機的下落,我沉默。他們就惡狠狠地說:「你要不說,就把你送到精神病院,弄得你精不精傻不傻的,看你怎麼辦!」

10多天後,他們真的把我送進了精神病院。為了掩蓋它們的罪惡,它們到處說我是練功著魔,使周圍的人都不敢靠近我。

在精神病院裏,沒能在肉體上摧垮我,他們又妄圖從精神上摧垮我。他們從我入院開始,就對我施用國際上禁用的「迷魂藥」,他們竟然無恥地稱此種行為叫「淨化人的心靈」!

被強迫用藥後,心裏開始變得極為恐懼,一閉上眼睛就有人在跟自己說話,看哪都像鬼似的,說長就長說圓就圓,我感覺自己都快發瘋了。若是這樣下去,就真的要被他們從精神上摧垮了。這時,我告訴自己,我是一個修煉的人,只要我站在法上就能夠戰勝惡魔的侵擾,我開始不停的背法,我對那些惡魔說,我是李洪志大師的弟子,我誰都不怕,這樣一說,惡魔一下子都不見了蹤影。

老師說:「目前它們迫害學員與大法,所有採用的行為都是極其邪惡的、見不得人的、怕曝光的。一定要將它們的邪惡叫世人知道… …」親身經歷了邪魔的瘋狂迫害後,對師父的話有了更深的體悟。

我悟到,絕不能順從邪魔的迫害,一定要走出去向世人講清真相,揭露邪惡。悟到做到,我決定以生命護法。12月初的一個夜晚10點多鐘,我冒著生命危險從醫院的二樓窗戶跳了下去。等我跌落在地時,腰椎骨縮在了一起,像羅鍋一樣動不了,腳脖子也摔傷了。

儘管如此,我的心依舊是坦然的:爬也要爬出去,讓邪惡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我知道這一切並非是人力所不能及的,冥冥中有師父法身在引導著我。令自己也不可思議的是2米高的大牆也爬了上去,只聽「咕咚」一聲,整個身體從牆上落下來了,鐵絲網也絲毫沒有傷害到我。

從牆上翻下來,我繼續向山上爬去,一下一下,好像自己有著無窮的力量,草叢、籐條、冰雪也奈何不了我。這樣用了4個小時40分鐘,爬過了幾個山頭,來到了師父法身引導我到達的地方,被善良的人搭救。

現在我又加入到了洪法護法的行列。紙裏是包不住火的,我相信,了解了真相的善良人都會清醒過來,法正人間的日子很快就會到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