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中提高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7月6日】我是一家花卉生產公司的質量控制部主管。我和太太都是大法弟子。

一九九八年八月的一天,是我們終身難忘的日子,經法輪功朋友介紹,我們開始接觸大法。記得當時他們送給我們一本《轉法輪》,並教給了我們五套功法,讓我們看看這本書和煉煉這個功。回家後,我就開始讀《轉法輪》。當我讀了前幾講時,告訴太太寫得很有道理。太太一聽就要爭著看,沒辦法我就讓她先讀。當她讀了差不多二講時,頭腦就感覺發脹,睏得不行,一睡就是一整天,我想正好你睡吧,該輪到我了,我就拿起書繼續讀。當讀了第二講時,我也感到迷迷糊糊了,睡過去了,也差不多睡了一整天,當醒來時,我就覺得奇怪,怎麼這本書讀後渾身像散了架一樣,四肢無力,我從來沒有過這種感覺。後來才知道這是師父給清理身體呢。就這樣我們一口氣讀完了《轉法輪》並開始煉功。我們得法前從未練過任何其他氣功,對修煉的事和佛教基本沒甚麼了解,也沒有甚麼障礙。只覺得煉功也沒甚麼壞處。通過一段時間的學法才認識到氣功修煉這麼博大精深,人還能修成佛道神,返回天國世界,挺好奇也挺有趣。就這樣開始了修煉的路。

煉功不久,我就感受到了法輪在兩臂之間的旋轉,抱完輪後,兩手每個指縫都是紅的。而我太太卻沒有任何感覺,直到九個多月,有一天打坐,她感覺整個身體起空了,並螺旋式向上旋。剛開始煉靜功時,我們遇到了很大的困難,由於從未盤過腿,所以單盤都很吃力,腿翹得很高,後背必須靠在牆上或沙發上,否則人整個就倒了過去。99年3月份紐約法會後單盤不到十五分鐘,腿就疼得直哆嗦,我們兩人狀態基本相同。我們知道這是在消業,知道師父在管我們。雖然腿疼痛難忍,但心裏很高興。就這樣堅持著差不多一年時間,最後我們終於相繼雙盤上。

得法的第一年也就是99年,我們幸運地連續四次見到了師父。第一次在洛杉磯見到師父時,激動地一宿都沒有閤眼,那時的幸福情景仍然記憶猶新,無以言表。在這一年裏我們過了許多心性關。這裏僅舉我個人的一例。得法不久,對我來說首先要過的關就是去掉對酒的執著。由於多年形成的壞習慣我基本每天晚飯前都喝酒。白酒、紅酒和啤酒樣樣都願意喝。由於酒後也不鬧事,所以太太也從不管我。來美後基本上喝遍了所有啤酒品牌,對威士忌、葡萄酒及烈性白酒也很感興趣。有時也和同事一起去酒吧,願意追求酒後那種輕飄飄、迷迷糊糊的感覺。經過反覆學法,特別是第七講吃肉問題一節,認識到這是一個強烈的執著。每當自己的慾望上來時,我就記起師父的教誨,極力排斥。就這樣差不多半年才徹底去掉了這一執著。以後每次出差,同事讓我喝酒時,我就坦誠地告訴他們,我是修法輪功的,不能喝酒。

得法的第一年,由於對法理解只停留在感性認識階段,沒有在法上認識法,我們基本上沒有出去洪法,也沒有熱情,只是買了幾本《轉法輪》寄給了在美認識的幾個朋友。心裏只想先把我們自己修上去再說吧。認為每天學法修心,堅持煉功打坐就是實修。後來我們開始加長學法時間,每天晚上我都堅持讀一到二講《轉法輪》,然後再讀《精進要旨》和其他大法書籍,太太每天讀三章《轉法輪》。我們被師父深入淺出的論述所折服,越學越感覺大法的博大精深,感覺整個心胸在不斷地擴大。正如師父在「排除干擾」經文中所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

99年7月,當江澤民一夥對大法實行全面鎮壓時。我們就意識到這又是他們的一個大陰謀,是一小撮別有用心的人想藉著攻擊誹謗大法,撈取政治資本以達到向上爬的卑鄙政治目的。心裏清楚壞人又在造謠,說謊欺騙世人。我和太太當時並沒有多想,配合當地大法弟子的行動,到領館前抗議,申明我們的態度和真實情況。記得7.20當天,我們在領館前活動完後,許多弟子隨即決定去華盛頓特區。由於我們離家單程就要2個多小時車程,太太就決定住在其他弟子家裏一晚並去超市買了幾件臨時換洗的衣服,直接去了華盛頓特區。第二天她打電話給我說華盛頓特區需要更多的弟子,在這種情況下,你不應該呆在家裏,也應該過來。這幾句話對我觸動很大,我認識到作為一個學了大法近一年的人我確實應該走出去告訴人們事實是甚麼。我就找公司管人事的經理,並坦誠地告訴他法輪功在中國被鎮壓的情況,我說我必須將我的休假提前用掉。出乎意料之外,他很理解我。就這樣我和兒子一起連夜開到了華盛頓特區加入到向美國政府說明真相的行列中。回來後,我們徹夜難眠,認為連師父都受到惡毒的攻擊,大法都受到了威脅,那我們還修煉甚麼?因為當時不知道如何做才是真正的對,但是根據師父在新西蘭法會上的講法,我們悟到走出去不是參與政治。感覺如果不出去擺明我們的態度向世人說明一下事實,就對不起師父為我們付出的,也不配再修大法,因為修煉是嚴肅的,就在這種情況下,我們遵照師父的話仍然堅持每天學法在2小時以上。

為了不受邪魔的干擾,我們決定將家中的小耳朵衛星天線撤掉,不受中央電視台的欺騙宣傳。堅定對大法的這顆心。正如師父在「溶於法中」所說:「人就像一個容器,裝進去甚麼就是甚麼。」我們自己認為大法是好東西,是正的,就應該在這條路上走下去,為甚麼要看別人如何做呢?我們體悟到,修煉不就是修人的心嗎,說白了就是看對法堅不堅定。「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去掉最後的執著》經文。在這段時間裏,我們規定自己除了看明慧網外,不瀏覽任何其他網站。由於感到每天時間都不夠,有上其他網站的時間,還不如用來學法。後來太太和其他弟子一道,一去就是3個多星期,參加了紐約,DC及西雅圖等地方的大型活動。我也參加了DC和紐約的行動。看到太太對大法那顆堅定而又純潔的心,我很受感動,對我的促進也很大。後來只要是全國和周邊地區的集體行動,我們都積極參加。直到後來不管颳風下雨、下雪只要週六不在溫室值班,往返四個多小時車程去領館前參加集體煉功,發材料向世人講清真相。記得有一次週六,由於下著大雪,路很難開,回到家已經是下半夜了。

去年紐約法會後,我們看到了和別的弟子的差距,師父把我們放到小鎮上也一定是有原因的。以前沒有利用自身的條件去周圍小城鎮開展洪法和講清真相的工作。愧對師父的洪大慈悲。我們住的地方,周圍幾千人到萬人的小城一個接一個,星羅棋布,這不正是向當地人介紹大法,揭露邪惡和講清真相的好機會嗎?首先我們驅車到方圓幾十里內的小城將自行複印的材料放到每個城市的圖書館及周邊的旅館,加油站,同時在十字路口和超市前向過往車輛及買東西的人發放材料,收到了良好的效果。為了讓更多的人知道大法,我們在當地一家最大的英文報紙上登廣告辦2小時洪法班,教功並向他們講清真相,在周邊幾十里外的許多圖書館、教堂、老年中心和健康博覽會上,都介紹過大法。心中只有一念,讓更多的善良人了解大法,讓有緣人得法,清除他們對大法的誤解,當法正人間時,能有機會擺放一個好的位置。這是我們應該做的。

由於我和太太的照片幾次登在當地的報紙上加上有家中的電話號碼,所以經常有人到我們家學功。現在幾十里外的小城已有幾個在學大法。同時,這給我們向公司的同事洪法和講清真相,揭露邪惡創造了良好的條件。上至公司總裁,下至普通員工現都知道了大法和中國發生的事。我們公司的老闆和人事部主管都是虔誠的基督徒。當我把《法輪功修訂本》,大法報章和法輪功的和平歷程一併給他們看後,儘管他們不能放棄他們的理念,但他們認為這是教人向善的書,認為應該維護法輪功的基本人權,江澤民集團的做法是不人道的。經過洪法,現在公司正有幾人在學大法。

隨著講清真相,揭露邪惡的深入開展,去年一些大法弟子悟到向美國各級政府和主流社會講清真相、申請對大法的褒獎對洪揚大法、抑制邪惡有著不可估量的作用,特別是中國領事館正將黑手伸向各大中城市,他們向市長們和市議會寄去了許多攻擊、誣蔑大法和師父及欺騙世人的黑材料。甚至還派專人去送材料和打電話給市長辦公室。在這種情況下,我們牢記師父的教誨:「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我們認為,只要心存正念,做而不求,不管能否得到褒獎,這都是向美國人介紹大法、揭露邪惡的好機會同時也是慈悲的。此念一出,我們渾身感到充滿了力量,毅然決定利用公司年末一週的假期將準備好的材料親自開車送到周圍近20個城市,來回開車上千英里。雖然天氣很冷,有時還下著雪,但想到師父為了我們提高所承受的,無數國內大法弟子在環境非常惡劣的情況下,前赴後繼證實大法,自己做的太少了。我們時刻心發正念,要揭露領館的邪惡,心要在法上,所以大部份城市都親自見到了市長和主管此事的人。當一個城市的市長知道我們來回開車近四個小時就是為了送這些真相材料和申請對大法的支持時很受感動。其中有兩個城市的市長和市議會負責人即時讓我們介紹了大法和中國江澤民政府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情況達50多分鐘,正如師父在美國西部法會上所說:「邪惡不去迫害我們,我們根本就不會向人講甚麼真相,我們也不認為現在的上訪與講清真相是干擾任何人,在不公的對待下得允許人說話,這是人的最基本權力。」後來雖然來自領館的壓力和干擾很大,許多城市還是給大法頒了獎並將它們的醜事在當地幾家報紙上曝光,狠狠地給了邪惡一記耳光!從這件事情上我們看到了在師父清除了高層邪惡生命以後的天象變化,看到了大法的威力,慈悲和真善忍的力量。

正法已經進入了新的歷史階段,邪惡已經到了最後垂死掙扎的階段。清除三界內所有的邪惡已指日可待。真善忍大法將蕩盡宇宙中的一切污泥濁水。慈悲偉大的師父再一次給我們機會參與正法,這是我們的無上榮幸,也是宇宙開天闢地以來所沒有的,我們決心堅修大法緊隨師,再去人的觀念,發揮神的一面。在正法的歷史關頭,以法為師,始終把自己當作一個煉功人,不斷地向自己的內心找。抓緊學法,只有多學法才能保持清醒的頭腦,不讓邪魔鑽最後的空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