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一切不夠正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一年七月六日】在師父最近幾篇新經文發表後,大家都感受到當前正法進程的迅速,同時也看到自身在正法中不能及時跟上的問題,特別是師父賦予大家用正念清除三界內破壞大法的邪惡的能力,告訴大家甚麼是功能及如何運用功能正法,把大家在修煉中被鎖住的功能(本能),也就是神通打開,使得大法弟子在正法中能夠更加有力的證實大法、清除邪惡。但是在正法中,由於自身對法認識不夠或者片面的理解,使得自身存在的漏洞被邪惡利用來破壞大法,干擾大法弟子證實法。最近一段時間有一些學員被抓,尤其是一些發生在身邊的事情,由於自己對正法理解不夠和片面給法帶來的損失、教訓和體會,寫出來和大家交流。

從做真相資料以來,在邪惡的不斷破壞中,積累了許多經驗和教訓,還有很多行之有效的方法。比如說,學員之間的聯繫怎麼樣能夠在複雜的環境中保持通暢而又不會因為個別學員的問題而影響整體;怎麼做能夠將有形的形式化為無形使邪惡無從下手;怎麼樣能夠把做好的真相材料順利的送到學員手中而不被邪惡干擾;怎麼樣能夠保證學員的安全;怎麼做能夠不讓邪惡掌握我們的行蹤,不讓邪惡之徒竊聽到電話等等許多辦法,也可以說是在大法中修出的智慧在人中的體現。在實踐中證明,在險惡的環境中我們一步步穩健的走過來了,並且很多學員都在這麼做著,極大的抵制了邪惡的破壞,在揭露邪惡講清真相中發揮著很好的作用。但是在學了〈甚麼是功能〉後,對法產生了片面的理解,一些學員因此而做出的事情,不能夠圓容的認識正法,結果被邪惡鑽了空子,在人員、器材等方面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損失,教訓可以說是深刻的,這其中包括我自己。

師父說:「作為大法弟子是全盤否定一切邪惡的舊勢力安排的。」(《精進要旨(二)》〈大法堅不可摧〉)在正法中要清除的就是舊勢力所安排的、所幹的一切,包括舊勢力本身也要清除,因為它們破壞大法不知悔改。除惡是正法的需要。那麼反映在實踐中就是我們正念清除邪惡,同時也採取很多辦法不讓邪惡所安排的這一切得逞。它們要抓捕學員,我們就不讓它抓到;它們要破壞學員做講清真相的事,我們就想辦法不讓它破壞;它們抓學員辦洗腦班,我們就離開家,不進邪惡洗腦班。種種方法,目地都是一個,就是我們在正法中所做的一切都不能讓邪惡破壞和干擾。因為我們維護的是正法,對於一切不夠正的都不能配合,對於一切邪惡的安排都要否定。

師父賦予了我們證實法、清除邪惡的能力。但是我理解,這種能力不是今天理解了,明天就能夠百分之百的達到標準,像一個真正的神的狀態。雖然師父把法理已經講的很明瞭,但是我們畢竟在迷中看不到真相,還有要悟的成份,還有對法堅定的成度,還有自身修煉中要去除的不好的思想、變異的觀念和業力,還有邪惡利用學員存在的業力、執著等檢驗大法、破壞大法的因素。在錯綜複雜的環境中,怎麼樣能夠圓容的認識正法是很關鍵的問題,因為任何片面的理解和偏激的做法都會被邪惡鑽空子迫害大法和學員。

從修煉者本身來講,用正念和神通除惡最終要達到神的標準,去掉一切人的觀念、思想、方法,但是在還沒有達到之前,在證實法、修煉的過程中,就要理智、圓容的看待在正法中的一切。我們利用人的經驗、辦法是為了在我們還不能完全達到神的大智大慧、神通大顯的狀態之前彌補我們自身在證實法中不夠正造成的漏洞,不讓邪惡利用我們還沒有去掉的漏洞達到它們迫害法的目地。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去助師正法、去清除邪惡、去理解法,更好的證實大法;同時,我們在發正念、用神通除惡的過程中不斷堅定對法的正信,不斷強大我們的正念,不斷放棄人的思想、經驗、方法,不斷從人中解脫出來達到神通大顯的成度,真正的像一個神一樣來證實法。我體會在正法修煉中就是這種圓容的關係,在不正中正一切不正的,其中包括破壞大法的邪惡,包括自身存在的不正的一切,從而達到證實法、維護法、清除邪惡的目地。因為我們畢竟還在正法修煉中,還在迷中,就在這個迷中去破這個迷,但是這個迷可能很快也會隨著正法的飛速推進而被迅速破開。

在功能的具體運用中,同樣存在這個問題,有人開著修,有人甚麼也看不見,沒有任何感覺,有人用的時候管用,有人就不靈。在實踐中,我發現,導致功能不起作用的原因其實就是師父說的:「心裏對邪惡的害怕或運用功能時心裏不穩、懷疑會不會起作用等不良心理,都會影響或干擾功能的作用。」(《精進要旨(二)》〈甚麼是功能〉)就是在這種不穩定的狀態中去堅定對法的正信,比如說,就表現給你看就是不管用,你是否還能夠堅信師父說的法理。反過來講,如果真的能達到絕對的堅信,也就不存在悟和摔摔打打的過程,也就不存在迷了,功能(本能)就會自然發揮作用,因為它是受你的意識支配的。從另一角度講,任何一種片面的理解和做法都會產生問題,比如,在還不能達到應有的狀態之前,雖然在道理上明白了一些,但是還不能夠紮紮實實的做到,而在實際中又把以前在講清真相中積累的經驗、教訓、方式方法一下子全部丟掉,一切問題想用自己理解的功能去解決,走到另一個極端上去,這就會在認識到的法理和實踐之間造成一個大的空缺、漏洞,從而被邪惡鑽了空子,達到它們迫害大法和學員的目地,因為你並沒有真正的明白和做到。

前一段時間,聽到的一些關於做真相資料的學員被抓的事,很大成度上是在這方面存在的問題。再反過來講,一味的抱著那些經驗、方法不放,同樣是執著和進一步認識正法的障礙,因為我們最終是要脫離人的,這一切也都是要放棄的。對於做真相資料的學員來講,安全是大家最關心的問題,主要目地是不讓邪惡破壞講清真相這件事情。但是在和學員的交流中,我也發現,在某種成度上,對於安全的考慮、為整體考慮、不讓邪惡破壞我們,也成了一些學員掩蓋怕心和執著的不易察覺的掩蓋,這個掩蓋是很害人的,同樣會被邪惡利用。如果真的能在講清真相中既能夠跟上師父正法的進程,不被邪惡鑽自身的空子從而迫害大法和學員,又能夠面對邪惡瘋狂的破壞看清自身在證實法中、修煉中存在的問題,修正這些問題,清除那些邪惡,真的能夠在這種表面惡劣的環境中做到,真的很了不起。

個人的理解,僅供大家參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