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中考驗和提高心性(譯文)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7月1日】

大家好!

我的名字叫蒂姆,來自俄亥俄州,我想和大家談一些我最近的修煉故事和體會。在過去的幾個月內我參加了幾次心得交流會,對我的幫助真的是很大。二月份我參加了加州法會,第一天早上我們舉行了新聞發布會,然後是在中國城遊行。在遊行過程當中我注意到每當人們被我們的遊行隊伍攔截而不得不停下來時,他們並沒有感到煩惱和沮喪,大多數是表示好奇並衝我們微笑。遊行結束後是午餐時間,和我在一起的朋友因為有個會議要參加所以我就一人去吃飯。在離開了大家聚集在一起的廣場我仍然穿著黃T恤,我感覺有些不舒服,我擔心過路人也許會認為我來自一個神秘團體或其他甚麼組織,這都是我自己的怕心和執著心造成的,但最終覺得還是穿著好。我穿過了一個戶外集市,有些人好像在注意我但我並不覺得尷尬反而很輕鬆。

我最後去了一家生意特別好的墨西哥餐館,當我正在看菜單,有兩位婦女過來詢問我的T恤並說:「穿黃T恤的是些甚麼人?甚麼是法輪功?」我向她們解釋了一些關於我們的修煉,她們立刻表示出了非常大的興趣並邀請我和她們同桌,這樣可以多向她們介紹一些相關事情。這真是太好了,餐館特別地忙而我可以直接坐下來並向兩個善良的人們講述法輪功。我知道這個時候能有人問起法輪功,這是多麼值得珍惜而又神聖的時候。雖然有時我對法輪功也有不是很明白的時候,但我能清楚的意識到自己的執著並以真實和平和的口吻向感興趣的人介紹法輪大法。我想也許這次機會也會使她們得以修煉。整個午餐時間我們一直在談論法輪功,她們對此表現出了極大的熱情和興趣。雖然其中有一個婦女講要改善大法在中國的現狀,我們必須得到很多知名人士的大力支持,我向她解釋事情做起來有些複雜和困難,但我心裏想這裏畢竟是加州。

三月份的一天,我們辛辛那提的幾個功友一起進城去徵集簽名。前10到15個人很婉轉的拒絕了並且根本不想和我談話,我感到有些難過和不自然,我覺得這也反應了我的修煉──我可能還不是一個好的修煉者。星期天的下午並沒有多少人在城裏,並且風特別的大,天氣也特別得冷,我非常洩氣。但是漸漸的人們開始停下來並願意和我談論法輪功,有些人開始簽名。有時我想從過路人的外表來預見哪些人可能簽哪些人不會,但我總是猜錯。對我來講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教訓,我不應該憑我的主觀猜測而剝奪任何人有緣得法的機會。許多窮人和無家可歸者對大法弟子在中國的遭遇表現出了極大的關心,並非常高興地簽了名字,這是他們在自己很貧窮痛苦的時候表現出來的同情心。有些無家可歸者感到很尷尬和慚愧因為他們沒有住址可以寫在徵簽表上,我就告訴他們其實他們的心比他們的住址更重要。許多黑人對此也給予了極大的熱情和幫助。

我向一位老太太徵集簽名時當她正等著過馬路的時候,我希望得到她的支持,但她說她有白內障,大多數的時候是看不見的,她不想簽任何字在她讀不了的東西上。我對她說我可以給她念徵簽信和介紹一些中國的現狀,她說好吧。當我講完後她還是很猶豫,我不想給她太多的壓力就說不簽沒有關係。這時有對年輕的夫婦經過這裏對簽名非常的感興趣,所以我向他們進行了一些介紹,他們倆都簽了名。那位老太太一直站在我的旁邊看著,當夫婦倆走了以後,我又向她介紹了更多的有關大法的情況和在中國的遭遇。她後來問:「這些煉法輪功的人是否信上帝?」我告訴她他們都信神,她想了一下說她將為法輪功弟子們祈禱,我說那樣也很好。她還是沒有離開,我又一次詢問她是否願意簽名,看上去她很願意,但好像有甚麼東西在背後還是拖著她。我希望她能簽名但我知道這得是她自己的決定,她又呆了一會兒還是沒有簽,走了。我感到一絲難過,直到我們那裏最年輕的修煉者西西從馬路對面跑過來告訴我一位老太太剛剛過了馬路並簽了名。聽了西西的形容我知道是同一個老太太,我為她感到高興。

當我到達日內瓦的國際法會,第一天早上我參加了集體煉功,是在靠近大椅子和聯合國總部廣場,那天下著雨,又冷又泥濘,這種濕漉漉的天氣讓我感到很不高興。當我們站成一隊準備煉功,有些弟子負責把大家的隊列排整齊,一個弟子讓我往左邊移動一點,一會兒另一個弟子讓我又往右移動一點,這讓我感到更不高興,我甚至對第二個弟子發了脾氣:「到底要怎麼樣?是向左還是向右一點?」說完後我立刻感到極其的尷尬,周圍的人都驚訝地看著我。我們開始煉功了,我越來越意識到是我自己的思想業在一次次的擾亂著我,在煉完幾套動功並打了一會兒坐以後,我感覺自己像空氣一樣的輕,我很驚訝,剛才試圖把我拉向不好一邊的業力也沒有了。

在日內瓦,我義務負責去聯合國和官員進行談話並校對一些從中國來的翻譯稿件,我和另一個功友約好一起去。我在人群中找到了她並說好了和她一起先去吃午飯。在離開煉功場的路上我對她說我覺得這裏如何的祥和又是如何的偉大。她說她最近思想業很重,嚴重時甚至不讓她煉功,不能讓她參加法會。其實那時我自己也在和思想業做鬥爭,所以我們自然有很多共同的這方面的心得可以互相交流。我覺得我們的開誠佈公的談話,說出我們的疑問和擔心,這對我們都是有好處的。我想也許李老師就是這樣安排的能讓我們在去聯合國之前相遇,這樣我們就有一個更好的心態和更清晰的思路當我們再去和聯合國官員們見面的時候。

在從日內瓦回來的飛機上,上洗手間時我看到有一個巨大的巧克力的籃子,我想空姐一會兒一定會發給我們巧克力;他們還將放映電影,我覺得這真是太好了,我最喜歡邊看電影邊吃巧克力。但當我回到座位上我又有了另一個想法,我想也許我可以在飛機上打坐,因為旁邊沒有人所以我的胳膊可以伸開,當我發現可以時我拿出了光碟開始放第五套功法的音樂。我希望我可以盤腿坐一個小時,在這之前我頂多坐45分鐘,我總是害怕最後15分鐘將要襲來的疼痛。這次我整整坐了一個小時,而且是當我在飛越大西洋時,我感覺簡直太好了。當音樂結束我做了合十的動作,這時空姐正好來到我身邊問我是否需要巧克力,我覺得很好玩──巧克力就像給一個剛剛付出一點努力的弟子的一個小獎勵一樣。

在最近的紐約法會上,我第一次參加了沒有思想業的干擾、沒有在聽稿件時犯睏的法會,在這之前我總是發生這種事,我很高興自己有了很大的變化。穿著黃T恤參加遊行,當聽到中國來的一群人在旁邊叫囂時我的心裏很平靜。在聽學員發言時,來自紐約的諾亞談到他經常聽別人講如何被大法的莊嚴殊勝而感動地落淚,而他自己從沒有過這種情況,他還談到打坐時看到了中國字「心」的故事。我當時想其實我也從沒有被大法感動地落淚的時候,但一個非常清晰和誠實的念頭迅速的出現在我的頭腦中,就是:「因為你有太多的執著心!」我有些難過但很快就轉念了。這時候在我的前額有一陣巨痛,我突然想起了那位最終還是簽了名的老太太,我真的被感動了,我為她高興,我知道也許為此她已經等待了幾生幾世,而今天的一個舉動也許會改變她生命的永遠!

在過去的幾個星期裏我一直在我的工作上過關。和我一起工作的人有些行為非常的惡劣,而我自己真的想成為一名好的修煉者,儘量不和他們生氣,但是實際情況是他們的行為和我的氣憤一天比一天糟。我在一家旅遊商店工作,所以總是很吵鬧,而和我一起工作的同伴從來都不打掃他們的地方,弄得店裏很髒,有時也有重體力活,現在正是繁忙季節,我每天都工作很長時間,一天下來我是又累又髒,對於工作和我自己都不滿意,我想一定是我的業力造成的,我做得不夠好,我有一個觀念:好人應在一個乾淨的環境裏工作,而且周圍也都是非常好的人。我也試圖告誡自己這其實是一個非常好的修煉環境,但是我總想得到舒適和輕鬆,所以我也一直和這個執著糾纏著。每一次當我又要和同事們發火的時候,其實我感覺到自己表現更糟。每天我的不開心都隨著時間在增長著,我想每天煉兩個小時的功但很難堅持。有時我想早點起來煉一小時動功這樣到了晚上只需煉一小時靜功就行了。但每天早上我都覺得非常疲倦,能去上班就不錯了。我甚至為此感到惱火,因為我需要煉功。午休時間我讀《轉法輪》或《精進要旨》,這讓我更清晰的查找自己的問題。但是只要我吃完飯我仍會覺得特別的沮喪,對自己也很失望。我於是給另一位大法弟子寫了電子信件,這對我很有幫助。有一天我的這種執著又使我很痛苦,我甚至驚訝我會有這麼多痛苦,於是我決定盡可能的找自己的問題,我想到了過去我是一個脾氣暴躁的人,經常對別人說很髒的話,就像我的同事現在一樣,我還想到我很小的時候我的哥哥對待我也像我的同事一樣粗俗,那時我總是非常氣憤的回敬他。我認識到今天我應該利用這個機會用我的善來回敬這一切,無論別人的行為是甚麼。想想在中國的大法弟子,在那樣一個可怕的輿論環境下,警察的行為又是那樣的無恥,他們還能始終如一的堅持自己的信念。過了一會兒我覺得自己不是那麼的生氣和痛苦了,相反我感覺好多了。就在那天,突然所有的人都下班了就剩我還得完成一些事情,我工作了12個小時,但回到家裏我一點都不覺得疲倦。我慶幸這個問題終於解決了,然而,第二天當我又去上班時我的同事的行為更壞,我又一次生氣了,我真是覺得太失望了。我在給另一位弟子寫的電子信件裏說我通過不了這個心性的考驗,我根本就不是一個好的修煉者。那天我讀了李老師的文章:

「惡者妒嫉心所致,為私、為氣、自謂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無怨、無恨、以苦為樂。覺者執著心無存,靜觀世人,為幻所迷。」(《境界》)

當時我想我就是惡者,我總是抱怨周圍對我的不公,我徹底的失敗了。我的大法朋友希望我們交流的電子信件轉發給我們當地的其他大法弟子們,因為他覺得這對於大家的提高都有好處,我想我是一個反面典型,但我還是同意他的做法。我那晚也沒有煉功就睡了,我覺得這是我有生之年活的最累的時候。我的朋友把我們通信的電子信件發給了其他功友,在給我的回信中充滿了鼓勵和更明確清晰的思想。當晚再去上班我和我的另外兩個同事談論了一些無關緊要的話,僅僅開了一些關於貨物的玩笑。問題似乎就解決了。我不再衝他們發脾氣,他們也表現得好了一些,工作也比以前努力了。李老師也許將來會再給我這種考驗心性的機會。有些弟子告訴我說我的這段經歷也給了他們很大的幫助, 其中有一封電子郵件讓我很感動,一位弟子說她有段時間 對自己也是很失望並是如何擺脫出來的,我覺得這是我第一次誠實的與別人分享自己最難過最困難的經歷,雖然她的思想對於我來說還有些晦澀,但做為大法弟子我們彼此的交流對我們的提高都有好處。那晚在我的睡夢中,我看到了法輪在閃耀,就像其他人描述的一樣,那麼的美麗,那樣愉快的感動的我的心靈,她們是那樣的無瑕、智慧、愉快和善良。

我還有很多很多的經歷想要與大家分享,但我想我已經說的時間太長了。我還想說上個星期我們參加了辛辛那提的節日活動並在活動中做了表演,我是那樣高興地去和人們談論法輪大法,我想我們都是的。

謝謝李老師,謝謝所有的大法弟子。

(2001年芝加哥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