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也別想再把我關進去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7月6日】 6月13日早晨8點鐘左右,聽見有人敲門,公公開了門,進來一個主任,一分鐘後又有人敲門,進來一個惡警和一個主任,進門就問我還煉不煉了,"煉,這麼好能不煉嗎!""那就跟我們走一趟,到派出所簽個合同。" "我不去,那不是我去的地方。" "這可由不得你,趕緊跟我們走。" 愛人上來推我去配合他們,並說:"你在人家管轄內,你就得聽人家的。" 我告訴他們:"我不歸他們管,他們說了不算。"

後他們強把我帶走,到樓下我堅持騎自行車,他們怕我跑不讓騎,我說:"你們不就簽個合同嗎?法輪功我是煉到底了,我自己能去,我不會坐你們的車的,我還要上班呢。"他們沒辦法就讓我騎了自行車,我推著自行車他們四五個人跟著到了派出所,他們並沒拿甚麼合同,而是讓我等,我說有事快辦我還要上班呢。旁邊一個不知是地痞還是流氓罵了一句難以入耳的話,當時我便發念清除邪惡。

後來他們把我帶到樓上,到樓上沒人理我,我就問那個主任:"這是啥意思,有事為啥不快辦,我還得上班呢。" "你先等等。" 不一會那所長來了,進門就說:"你不是都決裂了嗎?怎麼又練上了,你的苦頭還沒吃夠吧?你不是還給我寫過道歉信嗎?你怎麼出爾反爾。"他的幾句話反倒提醒了我,是啊,以前因學法不精進,在勞教所期間在高壓下違心的寫了"五書",我錯了一次不能再錯了,我便回答他:"以前我做錯了,以前的不符合法的一切全部作廢。"不能再給大法造成損失了,內心更加堅定了我的正念"法正乾坤,邪惡全滅"。"你煉法輪功有甚麼好處,非煉不可呀?" "你知道我是保外就醫的,你也知道我沒有職業,沒有錢,法輪功最起碼能讓人有個好身體,能讓你在身心上都受益,你說不好嗎?" "那你的心臟病好了嗎?" "你看我像有病嗎?" "那你就等一會吧。"他轉身出去了。

等了一會他們把我叫到樓下,準備把我送到興隆山農校新辦的洗腦班,我當時心有一念,你們別想把我送去,就是送去也不會收我。這時他找來一輛出租車,便讓我上車,我說"我還沒跟老闆說一聲呢,櫃台那也沒人。" 他們連喊帶罵,強制我上了車,不准我說話。我知道"強制改變不了人心",我的心再發正念。上車他們便說是派出所拿路費,還是辦事處拿,那個惡警回頭對我說:"這錢該你出。" 我厲聲說道:"別說我沒錢,就是我有錢,也不會給你們出。"那個惡警自語道,這樣的人應該勞教。

來到了興隆山,一幫惡警來審我一個,看著它們個個都面露兇相,我提醒自己,時刻都要用正念去正視惡人,它們問了我一些沒用的話,還說就這態度直接勞教她,給她送黑嘴子去,然後惡狠狠地說"就這樣頑固不化的就是打的輕,一會兒看我怎麼收拾你!"送我來的那個惡警說:她現在勞教期還沒滿呢。旁邊一個惡警說:"那你們咋把人給送這來了,送勞教所去呀,我這不收,去問問領導能收她嗎?"我知道我的正念在起作用,師父在保護我。一會來了一個所謂的領導,進門就問:"你從勞教所怎麼出來的?""保外就醫。" "甚麼病?""心臟病。" "甚麼症狀?" "三連率。"他轉過身去對送我來的那幾個人大聲說:"你們咋把這樣的人也抓來了,你們不是拿人家來充數來了嗎,趕緊把人給我送回去,別說我這不能收,哪也不能收,人家是保外就醫的,你們知不知道 。"送我來的那惡警求他把我收下,他堅決不收,送我來的那個惡警便和辦事處聯繫準備送我去勞教所。我心很坦然,我想起師尊講法中說過一句話"好壞出自一念",這一念太主要了。

他們沒辦法把我帶回辦事處,下車了那個惡警說,態度好點,做好配合,我沒理它。我心想,我是不會配合邪惡的。來到樓上,它們幾個圍著我說些反面的話,其中有一個一臉病態的女人說了誹謗師父的話,我警告她:"閉上你的嘴,不准你再這樣說。"頓時房子裏非常肅靜,他們也就不說了。我問他們你們領導怎麼不來,有事為啥不辦?這時又有一個女的坐在我旁邊說:昨天某某還來到這做報告,看人家"轉化"的多好,那還都是大學生呢。我嚴肅地告訴她:"你不要把我和她們那些邪悟的人相提並論,我是我,她是她,自己的路自己走,誰也代替不了誰,誰造業誰自己還。我不能一錯再錯。" 她又說: "好你就在家偷著練唄,你就寫個保證不就讓你回家了嗎。" "我們修煉人要做到表裏如一,煉就堂堂正正,幹啥還偷偷摸摸的,那不是我們所為。" "那你就練別的功唄,還非得煉法輪功?" "你練甚麼我不管,我就煉法輪功,因為法輪功能讓我身心都受益,道德回升,能使人真正變好。"一會那個女人說:"你們這些煉功人甚麼都不顧了,也不要家了,也不要孩子了,咋還能說好呢?""誰不要家了?誰不要孩子了?就因為想做一個好人都難,我們也要上班,也得養家糊口,也得照顧老人、孩子,可你們讓嗎?你們讓我回家嗎?這不都是你們造成的嗎?""那共產黨不讓煉你們就別煉了唄,不就讓你們回家了嗎?" "共產黨讓你清正廉潔,你們做到了嗎?某個人他代表不了黨。"

這時她們領導回來了,進來打個招呼就不見了,我問旁邊的人:"回來怎麼不來見我,讓我等到啥時候?" 等了好大一會她來了,偽善地坐到了我的旁邊:"老妹咱們坐下來推心置腹地好好談談,我尊敬你,我不說誹謗你師父的話。""那我謝謝你。" "你就寫個保證我就讓你回家,你看行不?" "你就放心,別說讓我寫保證,就是讓我口頭保證也做不到,我對任何人也保證不了,我已經錯了一次,我不能再錯。" "那你就對大姐負點責,我就讓你回去,也不用你寫了。" "我告訴你,如果我們煉功人要對你們不負責,就不會走出來講甚麼真相,我們向世人講清法輪功真相才是真正對你們負責。"她對說:"我希望不要在這再見到你。"我說:"你放心吧,你永遠也不會在這再見到我,這不是我來的地方。""那你就回家吧。"然後她派人把我送回了家,這時已是下午4點多鐘。

第二天我下班回家剛吃完飯,我在陽台上往下一看昨天送我的那個惡警又帶了一個便衣上樓來了。我進屋讓婆婆上床,(婆婆心臟病)別嚇著老人家,然後我把孩子領到屋裏,我來到門口。公公同它們一起上樓來開了門。那個惡警進門就問我:"你保外就醫的票子給我拿來。"我知道他們這是藉口:"我從勞教所回來不就給你送去了嗎?""給誰了?""給你們所長了。" "那你就跟我們到派出所取點材料就回來。""我不配合你們,昨天就說簽個合同就回來,你們扣了我一天,今天又來了,我不會跟你們去的。""昨天是辦事處找你的與我們無關。""那不也是你去的嗎?你們到底想怎麼樣?""別說廢話,趕緊去一趟就回來,啥事沒有。"這時我愛人上前來說:"我告訴你們有事我跟你們去,別在我家裏鬧,我媽要有個三長兩短,我找你們算賬,昨天把我媳婦抓去扣了一天,今天又來了,我不會讓她去的。""看你那樣連媳婦都管不了,還是男子漢。""別管我能不能管了,反正我不能讓她跟你們去,走我跟你們去。"這時我單手立掌發正念。那個惡警上來問我,"你別跟我來這個。" "法能正一切。"愛人把我推進了屋裏,我坐在床上單手立掌念師父的口訣,愛人把他們推出了門,這時公公走到我跟前,打了我兩個耳光,我站起來告訴他:"你再打人會遭報應的。"他便說:"你給我走,這個家沒有你呆的地方,今後你永遠也別回這個家,就是他們不抓你,明天我也把你送進去。"我知道這是邪惡指使常人做最後的掙扎。

這時愛人回來了,我問他:"你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他說:"樓下警車裏坐了六、七個惡警。」他就沒跟他們上車,我知道這是師父在保護著他,這是法的力量,這是正念在發揮著作用。我坐下來跟愛人說,我不能在這個家住下去,我就把剛才公公打人的事跟他說了。他說為啥抓你,我說,讓我寫保證,他說那就寫了吧,寫完我送到派出所去,不然咱就沒有安穩日子過了,你才從勞教所回來幾天哪,苦頭還沒吃夠嗎?我非常堅定,我不能寫,無論如何我也不能再放棄這個法,既然這個家不要我,那我就離開這個家,我沒有甚麼都行,就是不能沒有法,當夜我離開了家。

如今我在外流離失所,幾天後我給愛人打電話,愛人告訴我派出所又到家裏來了,說找到你不算完,非要把你送進去。我告訴愛人,放心它們不會找到我的,誰也別想再把我關進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