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為大法獻出一切的我不再迷惑:我的護法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6月14日】我是一個大法弟子,1997年得法,得法前我爭鬥心很強,為了考上重點大學報答父母整天讀書,曾被評為市三好學生,然而我常常不知道自己為何生存,我看透人間的一切名利紛爭,我常想出家,但我不知道自己要去何方。為了讀書只有十幾歲的我得了嚴重的精神衰弱,經常夜不能眠,每天胃病痛得不得了,我苦苦思索人生的真諦卻一無所獲。我有幸得法後,我知道自己一直等待的就是大法,十幾年的光陰都是白活了,從此我的生命煥發出真正生命的光彩,重獲新生。在大學的三年來,大法所賦予的智慧使我歷任班長、學習委員,年年獲得三好學生,優秀團員,畢業時因為成績優異被授予學校的最高獎。

1999年7月21,災難從天而降,我和同修去省府和平請願,被非法關押半天,22日,煉功點被警察包圍,所有學員被告知不允許煉功。23號我和同修兩人堅持到煉功點煉功,煉第五套功法不久被警察所包圍,非法收去身份證、單位出入證,並被告知下午叫單位領導去領證。就是這時我和另一大法弟子決定到北京上訪,然而由於放不下對人的根本執著,親人以死相迫,我們走到南昌時被迫返回。

2000年6月,我拿著僅有的三百塊毅然孤身一人上京,從未出過遠門的我心裏卻出其的平靜,在火車上當我正在看著師父的新經文「走向圓滿」時,旁邊一位我讓坐給她的大姐知道我所看的是甚麼後,告訴我她是警察,叫我不要去上訪,並警告我隨時可以叫人把我帶走,我坦然相告「大法是正法」,並告訴她:我今天能坐在這裏早已放下生死。後來她告訴我信訪局地址後,不久便下車了,而我一直平安無事到達北京。

進京的第二天,我和其他大法弟子到天安門護法,大概十一點鐘,我們在廣場打出大法的標語,邪惡之徒從四面八方衝來,我們用身體衛護著,一個邪惡之徒搶我放在後袋的錢包,我拒不配合,國家的公安人員居然公開搶錢包,簡直是聞所未聞。後來我們被帶進天安門分局,當時每間房子都關滿了大法弟子,大約有幾百人,大家一起背論語,洪吟。聲音環震蒼穹。

黃昏我被帶分流到海澱區清河看守所,我由於人的根本執著放不下,對形勢的複雜情況不了解,當單純的我被告知,收去的鞋要有我的姓名才能拿回,我糊糊塗塗地報了姓名,後來我才悟到我執著於人間的鞋,報了自己的姓名,執著於親情報了地址,一個星期後我被帶到廣東駐京辦事處,這裏大約有四間房子。每間都關滿了大法弟子,一個懷孕的大法弟子拒不報名,還有兩個大法弟子因不報姓名被掛起來打。後來我被帶回本地被拘留半個月後,被帶到轉化學習班,非法關押10天後被家人帶回,直至今天邪惡之徒仍然不斷騷擾我。

總結走過的路,由於自己在難中,不能用正念對待一切,有怕心才被無休無止迫害。今天已經明白了更深法理的我,可以為大法獻出一切的我不再迷惑,用理智去證實著大法,用慈悲去救渡一切世人與眾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